美国府院“大战”穆勒听证会
来源:法制日报 2019/07/29 11:43:04 作者:陈小方
字号:AA+

导读: 今年上半年彭博社公布的2019年最健康国家指数显示,西班牙超过意大利,成为全球最健康国家。该指数根据促进整体健康的因素对全球169个经济体进行排名。西班牙排名从上次调查中的第六跃升至榜首。

美国政治中的“通俄门”之争,并没有随着4月调查报告的发布而淡出人们的视野。7月24日,国会众议院民主党在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举行的针对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公开听证会,又将国会民主党和白宫在这一问题上的争斗推向了新高潮。

各方的重视程度和精力投入,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政治背景和时机,使这次听证会格外受到密切关注。时下,美国已经进入了2020年大选的政治氛围,而美国国会也即将进入8月休会期,这是议员们联系选民、并推动各自选战议题的重要机会。

不过,当天的听证会几乎是老调重弹,没有曝出任何新料。尽管如此,一些分析认为,基于穆勒听证会的争议性,这可能会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带来一些麻烦,但民主党希望从中渔利也非易事。

民主党火力全开

民主党将这次听证会视为是“戳穿”特朗普和司法部长巴尔关于“通俄门”调查结论谎言的“最后机会”

一位民主党资深助手称,让穆勒亲自向美国民众陈述其调查发现就是民主党的一大胜利。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称,穆勒报告发现了特朗普妨碍司法的10个例子,发现了总统指示调查人员向美国民众说谎。他说,司法部长巴尔在4页的报告梗概中歪曲了穆勒的结论。

为将这一机会“最大化”,民主党全力以赴,在听证会之前就发起了专项“信息突击战”,并成立“作战室”予以推进和落实。

报道称,民主党从7月23日开始,接连3天在推特上发起“信息轰炸”,以将民众的注意力吸引到穆勒报告上来,使听证会成为对特朗普的公开谴责。

民主党领导人的助手们称,他们的领导层也将参与到行动之中,在相关栏目中发布报告摘要,特别是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联系以及特朗普干扰穆勒调查的具体细节等。

同时,众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还联手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将448页长的穆勒报告中最具伤害力的材料汇编成一份6页的要点,供民主党议员们在听证会上提问时参考。这份备忘录被称为“揭露真相”。

共和党积极应战

面对民主党的凌厉攻势,共和党一方面指责民主党此举只是“徒劳”,另一方面也积极备战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联手特朗普团队“火速”成立了作战室,回应民主党的“信息突击战”。

报道称,共和党的作战室包括快速反应小组和社交网络团队。“特朗普必胜”地区负责人里克·格卡称,快速反应小组将及时剪切和发布听证会激烈交锋的片断。他说,他们还有一个“预约行动”,安排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听证会期间和之后接受媒体采访。

格卡称,民主党一意孤行地要在“猎巫”行动上浪费更多的时间,“我们将全力揭露他们的政治意图”。他说,共和党的宣传将突出民主党的“虚伪性”,对他们吸引舆论的这一最新举动进行问责。

报道称,听证会没有改变众议院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态度。一名曾经公开指责特朗普的共和党人贾斯廷·阿马什很快受到了排挤,并于7月初宣布退出共和党。目前,他已成为众议院中唯一的独立议员。

而参议院共和党人则纷纷采取“罢看”的姿态。他们说,他们实在忙不过来,不会去看听证会直播。有的则说这是浪费时间,也是多余的,因为穆勒报告早就发表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理查德·伯尔说:“这是一次媒体炒作,他早已说过只会谈论报告的内容。如此而已。”

特朗普心情忐忑

面对此次听证会,特朗普态度颇有些复杂。穆勒一直是他挥之不去的阴影

起初,特朗普对穆勒听证会表示出不屑一顾的姿态,声称自己“不会观看”电视直播。他批评民主党强迫穆勒作证,是浪费时间。但随后,他又表示,自己“可能会看那么一点点”。

据报道,在穆勒听证会期间,特朗普的日程是开放性的,没有什么具体安排。

对于特朗普来说,穆勒报告既“豁免”了他的罪责,但也是他的抱怨之源。因此,他对报告的一些内容表示欢迎,但又谴责其中的其他内容。

特朗普一直批评穆勒的调查是“猎巫”。自2017年5月17日被任命为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以来,特朗普在各个场合先后提及穆勒超过300余次。

美国有线新闻称,特朗普并不感到“焦虑”,但却很愤怒。报道说,在过去几天里,他一直与助手和盟友们讨论听证会,对穆勒在国会作证感到“气愤不已”。

司法部忙划界线

在听证会召开前不久,美国司法部对穆勒作证的范围作出了明确的界定

7月22日在由助理司法部长威恩瑟梅尔签署的一封回信中,司法部希望穆勒的作证“不要超越”其3月提交的调查报告的范围。威恩瑟梅尔在信中称,信是对穆勒早前询问的回复。穆勒曾在7月初向司法部问及他在作证中应如何处理“涉及特权或其他法律条文”的问题。

信件称,“请不要就报告被删除的内容进行作证”。信件还提醒穆勒,对特朗普的顾问罗杰·斯通和一个单独的仍在等待审判的案件,“地方法院的规定和这些案件中的具体法令严格限制了司法部对其作出公开评论的能力”。

信件还称,“司法部的主张是不讨论未受到指控的第三方”。这也排除了对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未提出指控的个人进行评论,包括你已经公开的报告所未包含的内容。”

信件还宽泛地要求穆勒不要就涉及行政特权的问题发表意见,而对于潜在的特权问题,应由司法部律师作出具体评估后再决定是否涉及行政特权问题。

报道称,这可能覆盖很多问题,因为穆勒的调查是在特朗普任职时进行的。这可能包括受执法保护的信息、审议进程、部长工作成果、总统通讯特权等。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7月23日对司法部给穆勒划出的界线作出回应。他称,司法部要求穆勒坚持报告内容显示其“相当傲慢”。他说,“这是行政当局继续试图掩盖的一部分”。

检察官中规中矩

面对民主党的多方旁敲侧击,穆勒并没有透露更多有意思的调查内情

在24日上午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穆勒在开场声明中强调了自己的调查“尽可能彻底”和“完全可靠”,陈述了调查的主要发现,并对作证的范围进行了说明。他重申,“报告就是我的证词”。

在作证中,虽然穆勒说他的调查报告并没有为特朗普“脱罪”,他的调查也不是“猎巫”,还批评特朗普对待维基解密的态度,甚至证实特朗普存在说谎,但他并“没有超出”报告的范围和底线。

在下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穆勒一开始就对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中引起的一个“误会”作出澄清。

穆勒称,民主党众议员刘云平所说的“你没有指控总统是因为有司法部法律办公室的意见”,“那不是正确的表述方法”。他称,“我无意以不同的方式概括或陈述我们工作的结论”。他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也强调了这一点。

当时,刘云平问,“再说一次,你没有指控特朗普是由于司法部法律办公室提出你不能指控在任总统的意见,这是否正确?”穆勒回答称,“这是正确的”。

穆勒听证会没有曝出新料是在各方的预料之中的。

7月22日,穆勒的发言人波普金暗示,特别检察官不会偏离他的书面结论。波普金说,在听证会上,穆勒将发表一个开场声明,其调子将与5月的首次公开讲话一样。他说,穆勒在5月就表示,“报告就是我的证词……”。

穆勒本希望5月的声明是他的最后一次,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向他发出了传票,要他到两委作证。波普金说,穆勒将明确表示他这次是因为被发传票才出来作证的。

知情人士称,穆勒素以“守规矩”而著称,又有着在国会作证近90次的丰富经验,不会在这个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事件中成为任人摆布的“小卒子”。他希望保持自己长期以来坚守的独立、并将维护检察官的形象。

听证会辱枪舌剑

在听证会上,民主党和共和党成员各执一词,争斗激烈,穆勒处境一度陷入尴尬

在回答纳德勒的问题时,穆勒在作证中驳斥了特朗普宣称的“没有勾结、没有妨碍司法”的说法。他说,“总统并没有被从据称其所做的行为中脱罪”。他进而表示,“我们没有处理‘勾结’问题,这不是一个法律用语。我们的重点放在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指控任何竞选团队成员参与犯罪阴谋”。

在共和党方面,共和党众议员科林斯第一个有机会发问。他问穆勒是否认为“勾结”和“阴谋”是两个同义词。

穆勒先是回答说“不是的”。这意味着他不认为这两个词是一个意思,让民主党看到了一些他或要“曝料”的希望。但科林斯进而提出穆勒的报告原文作为证据,显示穆勒认为这两个词是同义词。这使穆勒一下子陷入了尴尬。

科林斯指出,在报告中,穆勒写道,这两个词“大多是同义的”。他说,由于总统被澄清了没有参与“阴谋”,那也就是说“没有勾结”。

穆勒似乎还想反驳。他说:“不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看一下用语……。”但科林斯随即回击道,“你现在要与你的报告唱反调吗?”他说,“我正在读你的报告。这只有是或不是的答案”。穆勒问这个说法在报告的哪一页,在被告知后,他放弃了解释,说自己将“尊重原文”。

在随后的作证中,穆勒显得有些“慌乱不安”,频频让提问者重复问题,甚至还问提问者是在读什么,而回答只是“我在读我的问题”。穆勒还经常找不到具体是哪位议员在提问,一些议员在开始提问前不得不向其挥手,或者提醒“在你左边”或者“在你右边”。纳德勒还曾数度提醒穆勒讲话时对着话筒。

穆勒的许多回答都很简单,且常常有些“迟钝”。而面对共和党对其在调查中越权的指责,穆勒更是选择缄默,不作辩解。据报道,在整个听证会中,穆勒至少有206次拒绝回答问题,或答非所问,近40次让议员们自己去读报告原文。

原标题:美国府院“大战”穆勒听证会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