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骏:在美国,谁有资格拥枪?
来源:文汇报 2019/08/05 10:37:26 作者:陈佳骏
字号:AA+

导读: 在近年来美国发生的多起枪击惨案中,犯案者或是一些受过专业训练而又情绪不稳定的退伍军人,或是一些带有仇恨和冲动情绪的极端主义者。

当地时间8月3日,美国得克萨斯州西南部与墨西哥接壤的埃尔帕索市发生严重暴力枪击案,造成至少20人死亡、26人受伤。不到13小时之后,俄亥俄州代顿市又发生了另一起枪击案,造成9人死亡,凶手被击毙,另有16人受伤。据媒体报道,仅在过去2周内,全美就发生了5起枪击事件。

据美联社统计,自2017年10月发生造成58人死亡的拉斯韦加斯枪击事件后的近两年来,已发生近10起造成大量伤亡的严重枪击暴力事件。

众所周知,美国枪击案频发是其社会的一个严重顽疾。普遍观点认为,造成疾病难治的原因一是美国根深蒂固的枪支文化。在美国,持枪权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个人自由权利之一,1791年通过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民众持有携带枪械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二是以美国步枪协会为代表的拥枪利益集团对美国政治各层面的强力游说与干预。当前,许多支持控枪的政客与团体都将矛头指向美国步枪协会,认为他们是枪击事件频发的罪恶之源。

事实上,美国大部分民众并不反对拥枪,他们反而认为只有拥枪才能保障自身安全。此前一份皮尤民调显示,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支持私人枪支保有权的人数明显增加。特别是广受媒体瞩目和报道的严重枪击事件越多,美国人对私人拥有枪支权的支持度反而越高。

反过来,美国人更关注的问题是:谁有资格拥枪?他们希望政客们能够将枪支政策制定得越详细越好,例如要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或者禁止半自动及强杀伤力武器等。根据现行的美国联邦法律,持牌枪支经销商必须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以确保购枪者没有犯罪记录、精神病史或任何其他法律规定的禁止其购买枪支的因素。但现行法律的一个巨大漏洞是,无牌的私人卖家可不必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数据显示,大约有五分之一的枪支转移或销售完全未经任何背景调查。

在近年来美国发生的多起枪击惨案中,犯案者或是一些受过专业训练而又情绪不稳定的退伍军人,或是一些带有仇恨和冲动情绪的极端主义者。比如发生在埃尔帕索市的枪击事件的作案人就被怀疑是后者,因为他被发现在网上发布具有“种族主义和反移民”倾向的文章。这些作案者很有可能就是通过法律漏洞而获得作案枪支。

为弥补这项漏洞,今年2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份旨在推进普遍背景调查的法案——《2019年两党背景调查法案》。如果该法案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那将是“一代人中最重要的枪支管制立法”。但是希望渺茫,因为共和党控制着参议院且白宫对此也反对。

除普遍背景调查以外,还有证据表明,许可证制度——即要求人们通过警察部门获得许可证,然后才能从持牌或私人卖方购买枪支——也可以有效降低枪支暴力。比如对美国康涅狄格州和密苏里州的两项调查显示,康州在通过枪支许可购买法律后,其枪杀案下降了40%。而密苏里州在废除枪支许可购买法律后,其枪杀案增加了23%。

埃尔帕索市和代顿市的两起枪击案的发生预计还会将美国带入到新一轮的政治争辩当中。不过,目前国会正处于休会期,正在休假的国会议员们估计只会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一些表达同情或谴责的言论而不会有实际行动。

反倒是民主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纷纷借此机会展示自身存在。比如支持率萎靡不振的前代表埃尔帕索市的国会众议员贝托·奥洛克第一时间返回家乡声援,并称特朗普在美国引发的种族主义热情是该市枪击案的“罪魁祸首”。

当然,控枪也是民主党总统辩论舞台的焦点议题之一,多位候选人纷纷表明自己严格控枪的立场。例如,在6月底的第一场民主党辩论中,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称要将枪支暴力定性为“流行病”,把它作为“全国卫生危机”来对待。另一位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则称,一旦当选,她会在就任总统伊始给国会100天时间通过枪支管制法案,如果国会做不到,她就会动用总统行政权力来实施最全面的背景调查政策。

此外,民主党候选人也会借机再次攻击全国步枪协会和枪支制造商。或许现在是民主党的最佳时机,因为全国步枪协会正经历严重的内外动荡。今年4月,上任不满一年的全国步枪协会主席奥利弗·诺斯宣布辞职,原因被认为是他与协会首席执行官韦恩·拉比尔不和。而之后媒体又披露了该协会的内部文件,内容显示,协会目前正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困境。因而,美国的“控枪派”能否抓住机遇趁虚而入,胜负或将在此一搏。  

(作者系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标题:在美国,谁有资格拥枪?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