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与特朗普会成为忠实盟友吗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8/05 10:39:37 作者:孙海潮
字号:AA+

导读: 约翰逊最先接触的自然是意气相投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就预言约翰逊将是一个好首相的特朗普通完话后,因为“谈得很好”,更是不吝赞美之辞,称之为“好小伙”、“朋友”、“超级首相”、“英国早就需要他了”。

7月24日,鲍里斯·约翰逊在英国女王“想不到现在还有人想当首相”的质疑声中接过任命书,“夙愿得偿”。在就任首相后的首次国会讲话中,约翰逊发誓要使英国成为地表上最强国家,首先是使英国到2050年成为欧洲最繁荣经济体。好一个“英国优先论”者!

约翰逊最先接触的自然是意气相投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就预言约翰逊将是一个好首相的特朗普通完话后,因为“谈得很好”,更是不吝赞美之辞,称之为“好小伙”、“朋友”、“超级首相”、“英国早就需要他了”。特朗普的反欧立场是约翰逊执行“硬脱欧”政策的强有力支持,他还允诺英国脱欧后与英签署“优厚的贸易协议”,使双边贸易规模增长3至5倍。欧洲舆论指出,约翰逊就任英国首相使世界“民粹主义阵营”更加膨胀。但是,在看到民粹主义已成为国际关系中一种重要现象、“系统性”上升的同时,也要看到这种现象远没有普遍化和同质化。

“民粹主义阵营”在反对全球化、反对国际组织、反对现有国际机制、反对自由贸易等问题上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但这些共同语言并不足以把他们结合在一起。他们更愿意强化边境和海关管理、提高关税、在国际事务中强调捍卫本国利益而不是进行国际合作。由于各国民粹主义所处环境和政治与经济诉求各不相同,故难以共组民粹主义与反体制联盟,或民族主义领导者联盟。虽然同属一个集团,但在一些问题上立场一致,在一些问题上却可能相互为敌,各自为战,无法团结。欧洲议会选举后,各国民族主义政党无法组成一个统一的议会党团,如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有关国家的极右党派意见极难统一甚至相互对立,分裂状态明显。国家利益不一致,难以共举同一面旗帜,仍是一盘散沙的游戏。另外,民粹主义的武器主要是批评和煽动,执政能力有待考验。希腊极右政府在欧洲议会选举后下台,法国极右政党虽然在欧洲议会选举后成为第一大党,但政治前途并不被看好。法国“黄背心”已成为有史以来为时最长、影响最大的抗议运动,但其推出的候选名单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不及0.5%。

特朗普和约翰逊都是自我中心主义者,但利益诉求并非完全吻合。两人都声称要重建美英特殊关系,使之“成为自里根和撒切尔之后最紧密的伙伴关系”。约翰逊对世界的看法与特朗普接近,立场明显亲美,忠诚于跨大西洋关系。两人既属右派又属民粹,都反对传统的政治正确,反对权势集团,性格相像且相互欣赏,是真正的“意识形态兄弟”。特朗普称约翰逊为“英国的特朗普”。

约翰逊主要在脱欧即对待欧盟问题上显示出民粹主义和极端立场,但英国是自由贸易的创始国和积极推动者,约翰逊作为保守党领袖,不会背离这一传统。因而即使与特朗普具有诸多共同点,但跻身“非自由俱乐部”也不会如鱼得水。在反巴黎气候协定、伊核协议、自由贸易、多边主义等问题上,约翰逊的立场都要比特朗普“温和”。双方虽然互称忠实盟友,但并非完全志同道合。特朗普当选前,时任伦敦市长的约翰逊曾说不到纽约有的地方去,以免与之不期而遇。约翰逊曾以英国外相身份专程劝说特朗普切勿退出伊核协议,碰壁而归。英国按照美意愿扣押伊朗油轮,伊以牙还牙,难题留给约翰逊。

有关英国脱欧后美国将与之商签“更具雄心”的贸易协议一事,英国舆论都不看好,认为特朗普不会对英国让步,相反还会提高要价,重点将是压英国开放农业市场和医疗市场。美国要求太多太苛,难以达成协议。约翰逊领导的脱欧进程肯定与特蕾莎·梅一样充满曲折,恐怕只能通过提前大选来摆脱困局,后果难料。英国脱欧是民粹主义导致的结果,“最强英国”的承诺极可能是“最乱英国”的结局。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中国驻中非前任大使)

原标题:约翰逊与特朗普会成为忠实盟友吗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