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核军控进入“后中导时代”
来源:中国国防报 2019/08/07 10:29:54 作者:季 澄
字号:AA+

导读: 美方一意孤行,使国际军控体系处于全面崩盘的边缘,全球将面临更大的系统性安全风险。

随着美国于本月初正式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这一维护后冷战时期美俄乃至全球军控体系基本稳定的重要条约成为“一纸空文”,全球核裁军与军控进程正式进入“后中导时代”,国际社会普遍对此表示惋惜与遗憾,美国此举势必对美俄关系、欧洲乃至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产生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总体上看,美国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是特朗普政府长期战略考量的结果。究其实质,就是在“美国优先”理念的牵引下,摆脱条约对自身发展核武器的限制,通过追求所谓“绝对安全”,在军事、政治和安全领域实现对竞争对手的全方位优势,其具体影响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首先,美俄两国间的战略平衡将愈发脆弱,并可能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几乎在美方宣布退约的同时,俄方高层相继做出强力回应。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指责美方对待国际重大安全问题“态度轻率”,将欧洲安全“视若儿戏”,并宣称一旦美国决定在欧洲部署条约禁止的陆基核导弹,俄不排除在靠近美国的地区部署类似武器。俄国防部前高官伊瓦绍夫更加直截了当地表示,俄军方可能会在古巴或委内瑞拉部署导弹。对此,美军方毫不示弱,表示近期将测试一款新型非核巡航导弹,以应对俄方威胁。由此可见,美俄围绕新型核力量的新一轮竞赛已经展开,两国很可能将大力研制《中导条约》禁止的武器,并将其部署在敏感地区,两国在战略武器领域的“安全困境”将进一步凸显,战略竞争也将进一步加剧。

其次,欧洲地区面临的战略安全环境将更加凶险,并存在向全球其他关键区域蔓延的可能。中导问题的核心是欧洲的安全与战略稳定。美国的退约行为,将使欧洲国家从以往的条约“受益方”成为潜在“受害者”。从目前情况看,无论欧洲国家选择强化自身军备建设,或是依靠美方提供“核保护伞”,都将面临俄方的强烈政策反弹与军事压力,欧洲地区将再次沦为美俄战略对抗的“最前线”。此外,一旦美国摆脱条约束缚,不排除其在不远的将来在亚太、中东等地区部署中短程导弹的可能性。

最后,美方一意孤行,使国际军控体系处于全面崩盘的边缘,全球将面临更大的系统性安全风险。《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被公认为国际军控体系的三大支柱,对于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具有重大现实意义。鉴于美方早在2002年就退出《反导条约》,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宣布退出《中导条约》的同时,又指责《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存在缺陷,美方不准备在2021年条约到期后续签。可以想象,一旦美方照此行事,国际军控体系将处于全面解体的危险境地,国际社会在军控与核不扩散领域取得的成果也将不复存在,其造成的影响不仅关乎美俄两国,更将使全球爆发系统性安全风险的几率陡增。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履约期间,美国也从未停止过战略导弹的研发工作,“说一套、做一套”成为其惯用伎俩。例如,美国在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就将研发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的常规公路机动巡航导弹系统纳入相关计划。

作为全球最大的拥核国家,美国无视国际责任,在核裁军与军控领域“开历史倒车”的做法,不但会给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其“以安全为名、求霸权之实”的险恶用心,也会被国际社会所认清,并终将自食其果。

(作者单位为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所)

原标题:全球核军控进入“后中导时代”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