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刘少奇:红军工人师的缔造者
来源:解放军报 2019/08/12 10:03:41 作者:汤静涛
字号:AA+

导读: 3月底,刘少奇指示郭光洲等三人,代表全总执行局,深入永丰战地,看望慰问工人师广大指战员。11月中旬,刘少奇率红八军团随红三军团突破敌第二、第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临武、嘉禾、蓝山一线。

这是一支奇特的部队,从师长、师政治委员到普通官兵都由清一色工人组成;

这是一支全新的劲旅,组建、训练不到半年,就投入保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残酷的战争中。

这支全部由工人组成的红军部队,在产业工人尚不很多的中央苏区,乃至30年代中期的中国社会,都堪称是个奇迹。这一奇迹的创造者,正是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委员长刘少奇。

倡议创建工人师

1933年为了粉碎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中共中央局发出《关于在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决战面前党的紧急任务》。其中,首当其冲的“紧急任务”便是“最大限度的巩固与扩大主力红军,在全国各苏区,创造一百万铁的红军,来同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队作战。”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委员长,刘少奇忠实地执行了党的决议,迅速投入了扩红工作。

2月17日,刘少奇在瑞金主持了中国店员手工艺工人工会筹备会。在会上,刘少奇提出:3月份动员两千会员参加红军,成立中国工农红军店员手艺工人师。刘少奇的建议,得到与会者热烈响应。这是我们至今所能查到的最早的关于组建工人师的倡议。

10天以后,即2月27日,苏区苦力运输工人工会筹备会在瑞金沙洲坝枣子排村召开。会议决定:在3月份征调1000名会员参加红军。根据与会同志的热烈请求,刘少奇郑重向中革军委领导要求:将加入红军的苦力运输工人组成“苦力运输工人师”。

4月1日、5月1日,中国农业工人第一次代表大会和中国店员手工艺工人第一次代表大会先后在瑞金正式召开。刘少奇分别作了《目前的政治形势与中国农业工人的任务》和《关于革命形势和工会工作任务》的报告。刘少奇再次向中央苏区的工人兄弟们发出号召:带头行动起来,加人红军、创建中国工农红军工人师,参加革命战争,为保卫苏维埃政权、保卫中央苏区,做出贡献。

要组建一支完全是纯工人阶级的劲旅,绝非一蹴而就、朝夕之功。刘少奇便抽出大量时间,经常指导全总苏区执行局的干部及地方工会的同志进行调查,弄清每一个工人的政治立场是否坚定,身体是否强壮,家庭亲属情况等等。经过一番细致周密的组织工作,终于完成了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

1933年7月底,在刘少奇等同志不懈努力下,中国工农红军工人师组建完毕。全师共约8000人,辖3个团。

精心呵护工人师

工人师成立之初,主要担负保卫红色首都瑞金和肃清区域内反革命分子的任务。因此,工人师又名中国工农红军警卫师。

在工人师驻防瑞金整编、训练的日子,一有闲暇,刘少奇总要到工人师驻地转一转,看一看,了解工人师的政治教育、军事训练及物资供给情况。

一次,工人师政委兼代理师长梁广向刘少奇汇报时谈到,因训练任务过重,战士们草鞋消耗很大。回到枣子排村全总驻地当晚,刘少奇就召开全总执行局全体工作人员大会。他号召大家踊跃募捐草鞋,慰劳紧张刻苦训练的红军工人师指战员。

当场,全总国家企业部部长马文就与全总青工部部长王秀展开了“捐鞋竞赛”。最后,马文捐了117双,王秀捐了112双 。在马、王二人影响下,其他同志也争相捐赠。

第二天一早,机关墙报《红版》为此出版特号,用红墨水大字标题表扬马文、王秀及机关所有同志积极捐献支援工人师的革命义举。刘少奇知道这件事后,很高兴,亲自去看了《红版》,并且在工作会和生活会上多次赞扬马文、王秀这种精神。

不久,刘少奇又指示全总女工部部长刘群仙及青工部长王秀等组织妇女歌舞队、洗衣队等去工人师慰问演出,为指战员们洗衣、补衣,探望伤病员,以激励鼓舞部队士气。

1934年2月,奉中革军委之命,工人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二十三师,在中央红军西方军的编成内。在陈毅司令员领导下,开赴中央苏区永丰、龙岗前线,投入保卫中央苏区西线反“围剿”战争。

工人师开上了前线,刘少奇更加挂念万分。

3月底,刘少奇指示郭光洲等三人,代表全总执行局,深入永丰战地,看望慰问工人师广大指战员。

郭光洲返回全总后,向刘少奇做了详细汇报。

郭光洲认为,工人师正式成立虽不过8个月,但在一系列残酷战斗中锻炼得更加强大了,正向铁的红军的道路大步迈进。

郭光洲说:“工人师在政治上、军事技术上,都有了很大进步,艰苦奋斗的精神与阶级友爱的发扬,以及各方面都证明了这一点。”

最后,郭光洲还绘声绘色、维妙维肖地向刘少奇谈了工人师的几次战斗情景:配属红一军团的丁毛山战斗、独立进行的中洲反击战、上固阻击战等。

“好,好,好!工人师真是好样的!”刘少奇不是感情很外露的人,但此时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攥着郭光洲的手,连连称好,赞不绝口。

统率工人师长征

长征前夕,刘少奇随全总苏区中央执行局编入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即“红章”纵队。长征突破第一道封锁线的第二天,在于都南部仁凤、小溪地区,刘少奇接到周恩来、秦邦宪一份电令。电令称:“刘少奇参加中央红军第八军团领导工作,任中共中央代表。”

红八军团,是中央红军中最年轻的一个军团,诞生于出征前一个月。八军团辖第二十一、第二十三两师,其中,第二十三师,就是刘少奇亲自领导组建的工人师。

11月中旬,刘少奇率红八军团随红三军团突破敌第二、第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临武、嘉禾、蓝山一线。

17日,中革军委发出《关于八、九军团进行改编给各军团各纵队的命令》。《命令》指出,将红八、九军团各改编为一个师的编制,刘少奇和红三军团选派的军政干部各一人负责八军团的改编;凯丰和红一军团选派的军政干部各一人改编九军团。改编后的多余人员,分别充实到各军团、各纵队,这一工作限五日内完成。

长征以来,红八军团随红三军团之后,担负全军右翼掩护任务。天天都是急行军、夜行军,几乎天天都要边打边走。上有敌人飞机,后有敌人追兵,形势十分险恶。加上“大搬家”式的突围,掩护着甚至连印刷机、造币机等坛坛罐罐都抬出来的庞大中央纵队,总摆脱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这一切,无疑是对新组建的红八军团异常严峻的考验。

19日,刘少奇率红八军团冒着连日阴雨进入黄泥井、黄泥铺一带,进行缩编。

缩编工作刚铺开,刘少奇又接到军委命令,即刻开赴宁蓝圩阻击敌周浑元纵队。25日,中共中央、红军总政治部为渡湘江,发出《政治命令》。翌日,红军总司令朱德下达军事命令。军事命令称:敌有阻击我于湘江东岸,并由南北夹击之企图。我军为迅速前出湘江地域,并渡过湘江之目的,决分四路前进……八、九军团为第四纵队,经永明县城三峰山向灌阳、兴安前进。

这样,八军团未及完成改编工作,刘少奇又率部火速投人湘江战役之入关战斗。

在湘江战役中红八军团损失惨重,整个军团全垮了,仅剩两千余人。但刘少奇和他的战友们,以自身巨大的牺牲,突破了蒋介石第四道封锁线,保障了中央机关安全渡过湘江。

12月3日,红八军团进入西延山脉瑶民区域。4日,翻越长征以来第一座高山——越城岭主峰老山界。

在险峻陡峭的老山界,刘少奇接到了军委的急电。命令八军团扼守老山界,阻击桂军第四十四师王赞斌部等追敌,掩护全军通过。这样,刘少奇的红八军团,又接替了红五军团,成为全军的后卫,单独扼守老山界两天两夜。

黎平会议后,中央红军进行整编。红八军团、教导师奉命撤销,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合编为军委纵队。红八军团主要领导调军委待命,只留中央代表刘少奇一人随部并入红五军团。不久,刘少奇被任命为红五军团中央代表。

作为从未做过军事工作的职业革命家,刘少奇和他亲手缔造的中国工农红军工人师,休戚与共、出生入死,经受住了万里长征之初最为严峻的考验!

 《解放军报》汤静涛 1998年11月23日

原标题:刘少奇:红军工人师的缔造者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