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爱国将领续范亭
来源:学习时报 2019/08/12 09:29:36 作者:王新生
字号:AA+

导读: 续范亭是中国近代革命史上著名的爱国将领,1947年9月12日因病逝世,毛泽东在挽词中称他“有云水襟怀,有松柏气节”。1931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国民党南京政府对日实行不抵抗政策,在短短4个月内,整个东北百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沦为敌手。

续范亭是中国近代革命史上著名的爱国将领,1947年9月12日因病逝世,毛泽东在挽词中称他“有云水襟怀,有松柏气节”。这是中国共产党领袖对他一生的高度评价。

续范亭生于1893年,即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的前一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此生于国难俱来”。中国在甲午战争中的惨败,给国人留下了深深的痛楚。续范亭在《病中自忆》中写道:“自从我稍有记忆力时,就记得‘长大了打日本’这一句话。”可以说,在续范亭的幼年时代,即种下了爱国的种子。

1931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国民党南京政府对日实行不抵抗政策,在短短4个月内,整个东北百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沦为敌手。日本在巩固和加强对中国东北的统治的同时,更把侵略的矛头进一步指向了华北。续范亭深感民族危机日益加深,这时所写的诗多与要求抗日有关。目睹蒋介石政权自顾打内战,他发出了“八年战乱民心丧,四省沦亡国势蹙。山河破碎家安在?我问将军羞不羞”的斥问。他亲赴南京呼吁抗日,目睹当局和达官贵人对国家危亡漠不关心、依然歌舞升平的现状,怒而写道:“男的长袍,女的短袖。不是行尸!便是走肉!”为表示对南京政府不抵抗政策的抗议,他决定在中山陵剖腹以死明志。行前,他在《绝命诗》写道:“赤膊条条任去留,丈夫于世何所求?窃恐民气摧残尽,愿将身躯易自由。”怒斥蒋政府“战死无将军,可耻此为罪”,表示“无畏精神在,身死国犹存”。自杀获救后,续范亭在中央医院写的诗中称:“将军应在沙场死,碧血胡为染绿苔。”

1937年7月,日本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全国性抗战爆发。国共两党于9月下旬实现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续范亭坚决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团结,多次发表文章,谴责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反共摩擦。他指责蒋介石政权打了十年内战,“使国家民族,受到无比的损失,招来了凶残的日寇,深入腹地,半壁河山,陷于异族,千万同胞,任人宰割,这真是千古的痛史,民族的大难”。认为国共两党“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是兄弟之党,应该携手并进”。呼吁“放下成见团结抗战,共同建国”。1943年7月,国民党顽固派借共产国际解散之机,企图发动第三次反共摩擦。续范亭得知,忧心如焚,发出通电,指责国民党当局:“调集大兵,准备进攻边区”是“误国害民之祸”,号召“全国爱国同胞”,“奔走呼号,发动舆论,制止内战,主张团结,急起直追,挽此危局”。他还撰写《警告中国抗战营垒里的奸细分子》一文,抨击顽固派借共产国际解散发动反共高潮,“破坏中国团结,破坏抗日阵营”,是“第五纵队的阴谋”,“是死路一条,是最危险的路”。续范亭这些声音,是其爱国主义情怀的强烈释放,在当时产生很大影响,在制止顽固派制造反共摩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续范亭少年时代接受旧民主主义的革命思想。然而,民国以来新旧军阀反动统治的事实表明,旧民主主义并不能救国救民,这使他陷入极度苦闷与彷徨之中。中山陵自杀获救后,续范亭一度钻研佛经,甚至想出家为僧。他曾向高僧印光大师请教,意大利法西斯墨索里尼侵略阿比西尼亚(即埃塞俄比亚)、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佛学作何解释,信佛者怎么办?印光无一能答。于是,续范亭很快就放弃了虚幻的佛学,正视现实,继续寻找真理。

1936年12月12日,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续范亭坚决地站在张学良、杨虎城一边。中国共产党为了全民族抗日大业,积极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给续范亭触动很大。特别是与周恩来等人的接触,使他对中国共产党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多年后,续范亭在《清明节后有感》中说:“‘西安事变’找到了共产党,使我认识了中国革命的总方向。”

全国抗战爆发后,续范亭先后任中国共产党建议成立的统一战线组织——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主任委员、山西第二区保安司令、暂编第一师师长,协助八路军一二○师建立晋西北抗日根据地。1939年,续范亭在延安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两人一见如故,进行畅谈。这次谈话,使续范亭对毛泽东钦佩之至,认为:“有了革命好舵手,从此不怕风和浪。”

1941年春,因积劳成疾,续范亭到延安养病。他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以及彭德怀、叶剑英、贺龙等八路军高级将领,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吴玉章、谢觉哉等老同志交往甚深,受影响很大。这时,中国共产党开始进行整风运动,续范亭虽不是共产党员,却积极学习整风文件,学习马列主义著作。他在这一时期写的诗文,反映出苦苦追寻真理,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心境。他在《学习有得》一诗中写道:“纯洁无垢,一私不挂;把握真理,什么也不怕。”在《真理所在》一诗中写道:“旧真理已成过去,新真理尚在将来;我们革命的真理,就是今天的现在。”在《读斯大林传略有感》中写道:“世界众英豪,马恩列斯毛;万般皆不济,唯有革命高。”在《苏联十月革命节有感》中写道:“四十年前星星火,十月革命放光明。六分之一红世界,照耀全球想列宁。”

续范亭积极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严格剖析自己的不足,认为自己“从十九岁参加了辛亥革命,自认为是一贯站在革命立场上的,是为大众谋幸福的,到处总觉得自己有理。现在想起来,实际上是做了三十年‘与虎谋皮’的事,几乎被虎吃了,这是最危险的。今天的我,可以说是‘虎口余生’。抗战后才走上了正确的革命道路,找到了‘与人谋皮,与人为善’的真理”。由此可以看出,续范亭是在不断否定自己,不断追求进步,最终找到马克思主义真理的。

1947年9月,续范亭在临终前致书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表示:“追求真理之志未尝一日或懈”,“以毕生至诚敬谨请求入党,请中共中央严格审查我的一生历史,是否合格,如承追认入党,实平生之大愿。”在续范亭逝世的第二天,即9月13日,中共中央决定接受续范亭的要求,追认其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并以此引为本党的光荣”。这是对续范亭毕生追求真理的高度评价和表示的崇高敬意。

(摘自2014年第8期《百年潮》)

原标题:爱国将领续范亭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