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重启战略对话释放积极信号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8/12 10:16:01 作者:张全
字号:AA+

导读: 8月1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和日本外务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在日本长野县共同主持新一轮中日战略对话。

8月1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和日本外务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在日本长野县共同主持新一轮中日战略对话。双方再次确认,将积极落实中日领导人大阪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分析人士指出,中断7年的中日战略对话再次重启,表明双方政治互信不断加强,也为中日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创造条件。此次对话,一是为习主席明年可能访日铺路,二是在东北亚局势出现波澜、美国单边主义行径使主要国家间关系受到冲击的背景下,为中日沟通战略意图搭建平台,“相互照亮”,共同应对挑战。

恢复对话意义重大

访日期间,乐玉成于8日、9日在东京分别会见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前首相福田康夫,并同日本知名专家学者座谈。10日,他与日方共同主持新一轮中日战略对话。

乐玉成在参与上述活动期间表示,中日邦交正常化40多年来的风雨历程表明,中日和则两利、合则两利,对抗不符合双方利益。双方不应相互较量,而要相互照亮,共同发光发热,为动荡不定的世界注入更多稳定性和正能量。他还说,要“增强项,补短板”,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更大发展。

有观点认为,战略对话往往是成熟、良性的两国关系的必要组成部分。中日恢复搁置7年的战略对话,是两国关系重回正轨并稳步向前发展的新迹象。对话显示了两国就未决问题寻求新共识的真诚意愿,为进一步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提供了助力。

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介绍,2005年中日战略对话诞生时,恰逢中日关系低潮期。由于当时日本小泉政府在历史、领土等问题上的错误言行,中日关系走低,正常双边交流受阻。可见两国创设这一对话的初衷,就是为了消除误解,克服政治障碍,确定两国战略互惠关系的基本框架和重要内涵。

从2005年到2012年,中日之间共举行13轮战略对话。其间,两国关系出现过改善态势,也经历过恶化过程。尽管中日战略对话不能完全决定两国关系的整体走向,但它确实帮助两国减少了不必要的战略冲突和战略消耗,使两国政府通过相互沟通来理解对方战略意图,增信释疑,不断为关系的稳定发展确立新坐标。

遗憾的是,2012年日本民主党野田佳彦政府悍然将钓鱼岛“国有化”的荒谬行为,使对话一度“停摆”。最近几年,随着中日关系出现回暖迹象,两国间虽然开展了很多高级别对话(如高层经济交流等),但意义更为重大的战略对话机制却一直没有“起摆”。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表示,战略对话的重启是中日关系持续改善的表现。两国政府间各种联络机制,沟通对话有90个左右。随着关系转圜,中日之间政府首脑层级的访问和交流也得到恢复。眼下,两国副部级战略对话重启,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双边沟通与对话机制基本上都得到恢复,只差国家元首的相互访问了。

战略沟通恰逢其时

在周永生看来,战略对话重启也反映了中日在双边关系、地区乃至国际局势方面,确确实实存在战略沟通和交流的需要。

先看双边关系层面。2017年,安倍政府对华释放积极信号,在“一带一路”、亚投行等方面转变立场。紧接着,2018年李克强总理访日、安倍访华,标志着偏离轨道的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呈现出改善发展的良好势头。

今年6月底,习主席在大阪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双方达成十点共识。这是推动中日关系改善发展相当全面的共识,也是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达成的重要政治成果。会晤期间,安倍邀请习主席明年春天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习主席原则接受邀请。

周永生说,为了推动元首会晤取得良好效果,中日需要大量政策摸底、政策探讨,把脉双边关系发展的大方向,找准双方合作的着力点,精准施策。从这个意义上说,中日战略对话重启恰逢其时,为明年两国领导人会面、引领双边关系走向铺路。

“扬长避短”拓展合作

再看地区和国际层面。最近一段时间对中日合作会产生影响的主要有四件事:日韩矛盾、朝鲜问题、美国拟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以及愈演愈烈的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逆风。它们构成了中日战略沟通的几大重点。

就东北亚地区局势而言,周永生认为,近日不安定因素频繁显现,关乎中日切身利益。日本和韩国因为慰安妇、劳工判决、火控雷达照射等问题,陷入关系恶性循环的死结,走向了经济制裁、相互对抗的道路。

日韩激烈“互掐”,将对东亚地区和平稳定,对推动中日韩自贸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带来重大负面影响。因此,中国通过战略对话,摸清日本对韩政策的底线,对于了解和掌握日韩关系动态,促进日韩关系恢复到正常轨道,是十分必要的。

在周永生看来,乐玉成提到要“增强项,补短板”。一块很大的短板在于,如今东北亚地区缺乏自贸机制,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迟迟得不到有效推进,落后于欧洲、北美和非洲。这种情况压制了中日韩互相利用对方市场的潜能,阻碍了三国借助对方国家外力获得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如果领导人有政治远见,应当合力填补这一空缺。

上海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专家、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顾问王少普认为,美国因素在东北亚经济合作中的影响确实不可小视。中日韩自贸区谈了多年未取得成果,美国插手是一个重要原因,导致一些货币互换协议和金融安排被迫中断。

在朝鲜问题上,廉德瑰说,朝鲜连日来频繁进行发射活动,令日本神经紧张。而对美国而言,并不担心“短程导弹”,只关心洲际导弹。因此对于日本在“朝鲜导弹问题”“绑架问题”上提出的诉求,美国并不上心,也不主动。这导致目前日本对朝外交陷入困境,需要借助中国的力量。而从区域安全角度来说,中日双方也有必要就朝鲜半岛等问题坦诚交换意见。

就美国扬言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一事,与澳大利亚、韩国的“推脱”不同,日本保持了沉默,其态度令人捉摸不透。不过,日本媒体并不看好在本国部署中程导弹。王少普认为,美国的部署意向得到不少亚洲盟友国家抵制,并可能在亚太遇到相当大的困难。

就国际局势而言,周永生指出,美国到处挑起贸易争端,中国、日本等多国都成为受害对象。美国还连连施压,迫使日本与其在9月达成双边贸易协议。特朗普上台以来,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冲击自由贸易和多边体系,让世界经济背负下行压力。在此形势下,双方应携手维护自由贸易体制,推动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使中日关系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重要积极因素。

在专家看来,“一带一路”倡议为实现中日多边合作开创新契机,成为新增长点。去年,中日签署了50多个合作协议,金额超过180亿美元,充分说明这一合作完全可以成为中日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新平台和“试验田”。

总之,在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中日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为动荡不定的世界增添符合时代潮流的积极因素。

原标题:中日重启战略对话释放积极信号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