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种族主义”暗流正让美国变危险吗
来源:环球时报 2019/08/12 10:23:40 作者:张文宗
字号:AA+

导读: 一个星期前,美国接连发生了两起大规模枪击事件,似乎都与种族主义有着莫大的联系。特朗普式的“种族主义”,是一种在美国社会普遍存在、难以消除的“种族偏见”,是象征性和隐喻性的种族主义。

一个星期前,美国接连发生了两起大规模枪击事件,似乎都与种族主义有着莫大的联系。8月3日造成22人死亡的“沃尔玛枪击案”,凶手——21岁的白人男子在行凶前数小时于网上发表了反移民的种族主义“宣言”;8月4日造成9人丧生的代顿市枪击案,凶手同样是一名白人男子,而死者中有6人是黑人。一时间,美国舆论都在关注,种族主义思想是否正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危险、可怕?

强大的暗流

近一个时期,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攻击4位少数族裔民主党女议员“不爱国”,并威胁她们(其中三位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从哪儿来回哪儿去”,美国政坛和舆论场掀起新一轮关于种族主义问题的大讨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不满非洲裔民主党议员卡明斯批评其移民政策,特朗普再次火力全开,教训卡明斯应该管好其代表的“恶心、老鼠遍地”的巴尔的摩选区。这一言论激怒了巴尔的摩的非洲裔,招致自由派媒体和民主党议员的同声谴责。

面对批评之声,特朗普辩称自己身上“没一根种族主义骨头”。不过,自2016年参加竞选至今,其一系列言行都被自由派贴上“种族主义者”标签。甚至,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还通过决议谴责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称相关言论“使针对美国移民和少数族裔的恐惧和仇恨合法化,并加剧了这种恐惧和仇恨”。

美国的种族主义根深蒂固,是这个国家最丑陋的一面。黑人奴隶制、“黑人法典”、种族隔离、对非洲裔的大规模监禁等,是美国历史的真实轨迹。所幸的是,自上世纪民权运动和政府开展“肯定性行动”后,制度和法律上的种族压迫、公开和露骨的种族歧视在美国消失了。但社会文化领域的种族偏见从公开转向隐秘,成为美国社会一股强大暗流。白人警察对黑人嫌犯滥用暴力,在美国社会饱受诟病。

几十年过去了,右翼民粹主义如今再次大行其道,种族偏见似乎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之势。在民主党精英和主流媒体看来,像特朗普这样的政治人物粗俗地表露种族歧视,在美国社会是极为罕见的。近日国会众议院支持对特朗普发起弹劾调查的民主党议员增多,这自然有大选期间党争加剧的因素,但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行,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充分的依据。

“心魔”难除

上世纪60年代以来,在美国国内强大的反种族主义声势下,不管是有头有脸的政治人物,还是平头百姓,都视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为禁忌。碰触了这根“高压线”,不论职位、阶层、种族和性别,大都会丢掉工作、声名狼藉。

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尤其是在各领域处于优势地位的白人“心魔”难除。一些白人民众攻击照顾少数族群的“肯定性行动”,抱怨遭到“逆向种族歧视”,一些白人名流甚至反击称非洲裔民权活动家、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才是大搞“种族主义”。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看,不同的种族群体有保持“差别感”的需要,有区分“我们”和“他者”的需求。尼克松的“南方战略”能够成功,实际上是顺应了南部白人对民主党政府支持民权运动的不满。白人和非洲裔在历次大选中对两党候选人不成比例的支持,都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美国种族矛盾的深刻性和复杂性。

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总统,但其非洲裔身份及其推行的自由主义政策引发强烈反弹,也是特朗普得势及“白人至上”运动复苏的原因。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再次质疑奥巴马的出生证明,得到一部分共和党选民的呼应。本质上看,种族矛盾涉及不同种族之间的权力分配,涉及不同群体政治地位、财富收入、社会福利等资源的分配。坦白说,美国一些城市的非洲裔和拉美裔社区境况不佳,和他们的就业机会、收入水平、受教育程度相对较少和较低有关,和不同种族的“居住隔离”状况有关,而造成这一现象的主因则是长期的不公平政策。因此,两党围绕医疗改革、福利政策、教育制度的斗争,都带有争取不同种族和族群选民的考量,都不可避免地带有“种族色彩”。

因此,特朗普式的“种族主义”,是一种在美国社会普遍存在、难以消除的“种族偏见”,是象征性和隐喻性的种族主义。绝大多数共和党议员不谴责这种“种族主义言论”,再次表明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是分裂的。正是有选民基本盘的狂热支持,有“沉默的大多数”提供的社会土壤,这种言论才我行我素,在“政治不正确”的道路上狂飙突进。

滥用“种族牌”

在当前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的背景下,共和党右翼和民主党左派都在滥用“种族牌”。这导致美国认同政治泛滥、政治“部落化”现象严重。

种族偏见的公开化,对美国的民族团结和国家认同是个威胁。美国政治家构建了以“自由、平等、民主”为核心的“美国信条”,并以这种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凝聚国民。这一信条对强化美国国家认同意义重大,但其内部存在着张力。少数族群和其他弱势群体,就是利用这个信条和宪法赋予的权利,不断抗争,以提高自己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当这种提高冲击了白人的特权和优越感时,隐性的种族主义或种族偏见就凸显出来。“夏洛茨维尔骚乱”中,白人至上主义者喊出的“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街道”等口号,只是自认优越感丧失的白人以一种极端形势爆发而已。

从历史长河看,当前美国种族主义不是最严重的。即使最猖獗的种族主义者,也不得不以隐秘的面目出现。历史回不去,但未来往哪个方向走,的确是美国面临的一大挑战。是以进步主义改革继续推进种族平权,真正使美国进入“后种族时代”,还是以各种方式强化白人主导地位,这会对美国及其在世界上的地位产生不同影响。可以确定的是,不论选择哪条路,美国都会在认同政治凸显、种族矛盾激化的十字路口盘旋一阵。(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原标题:张文宗:“种族主义”暗流正让美国变危险吗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