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阿根廷“再度哭泣”,难以摆脱经济动荡宿命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8/16 10:39:43 作者:张全
字号:AA+

导读: 2001年底爆发的经济危机,堪称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滑铁卢”——无力偿付950亿美元到期外债的阿根廷当局被迫放弃了比索紧盯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并明确债务违约。

连日来,阿根廷金融市场上演惨烈一幕。由于反对派候选人在阿根廷总统选举初选中大幅领先,阿根廷股市、汇市、债市遭受重创。当地时间8月14日,寻求连任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宣布将给劳工及军人发放津贴,并为中小企业纾困等新经济措施。受此提振,阿根廷金融市场震荡显现趋缓迹象。

分析认为,政治经济结构的紊乱、举债度日的历史怪圈、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消极影响等因素,是阿根廷“再度哭泣”的深层原因。外界仍需高度警惕阿根廷债务违约风险引发的连锁反应,以及对金融市场信心造成的打击。

初选结果引市场恐慌

阿根廷总统大选的初选结果是引发这场金融市场轩然大波的导火索。

当地时间8月11日进行的总统大选初选中,马克里和反对派候选人费尔南德斯是今年大选最有力的两名竞争者。初选结果显示,费尔南德斯得票率超过47%,比马克里领先近15%,远超预期。路透社指出,这一差距意味着反对派很可能在10月27日的第一轮投票中胜出,无需经过11月第二轮投票。一旦费尔南德斯所代表的左翼政府上台,亲商的现政府推出的一系列货币和财政政策很可能被推翻。例如,费尔南德斯主张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救助条件进行重新谈判。与马克里政府采取加息以平抑通胀的经济政策不同,费尔南德斯表示应当通过降息来刺激国内经济增长。后者还强调提高退休福利金、建设公立学校等优先事项。这些举措很可能将福利过高、举债度日的阿根廷推向债务深渊。

面对不确定的政治经济形势,阿根廷市场恐慌情绪弥漫,股市、汇市、债市随之全线闪崩。初选结果出炉后,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12日暴跌超过20%,创下2015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股市主要股指Merval暴跌超过37%,仅一天就回吐过去三个多月的涨幅。债市同样阴云密布,2017年发行的阿根廷100年期“世纪债券”价格下跌27%。

美国摩根大通银行13日公布的阿根廷国家风险指数突破1700点(时隔一日又破1900点),达近10年来最高点。投资者担心阿根廷未来再次发生债务违约。

压力之下,马克里14日进行反击,宣布一揽子新经济举措。他说,新经济措施是响应总统大选预选呈现的民意,为1700万名劳工家庭和经历长期经济不稳的中小型企业纾困。具体措施包括,向劳工发放最高2000比索(约合人民币233元)的额外津贴;公务员和军人将获得5000比索的津贴;调高劳工基本工资等。政府还将对中小型企业推出一项新计划,即允许其10年内分期缴纳税金。受此提振,阿根廷金融市场震荡显现趋缓迹象。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认为,拉美政坛向来存在“钟摆效应”,即社会舆论和意识形态左右摇摆的周期性变化。2003年至2015年,阿根廷由前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和克里斯蒂娜“夫妻档”执政。他们所属的正义党系“庇隆主义”党,强调社会公平,执政期间经历了中产阶级增长最快的时期。与之相对,2015年上台的马克里所属的中右翼“变革”联盟在国家治理上主张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取消现行的各项金融管制,使经济重回增长轨道。然而执政三年多来,马克里的经济政策并未收到很好的效果——货币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当年支持他上台的中产阶级也纷纷倒戈支持反对派。眼下,费尔南德斯获得克里斯蒂娜力挺,初选大胜,阿根廷可能进入“右退左进”的新格局。

“拉美病”越捂越严重

有分析认为,马克里初选失利,仅仅是此轮动荡的表面原因。政治经济结构的紊乱、举债度日的历史怪圈、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消极影响等,才是阿根廷“再度哭泣”的深层因素。

从历史上看,100年前,阿根廷经济总量在世界排名前十,人均收入居拉美之首,是个不折不扣的发达国家。但得天独厚的农业环境和矿业优势,使得阿根廷流露出明显的“去工业化”趋向。直至今日,阿根廷出口贸易仍以动植物产品(原料及初加工)和矿石原料为主。

对初级产品出口的高度依赖,使阿根廷经济极易受到外部环境以及自身气候条件变化的影响。彭博社评论称,不合理的经济结构是阿根廷繁荣/萧条转换速度惊人的诱因,也是其至今经济和政治动荡的根源。世界银行报告显示,自1950年以来,阿根廷有33%的时间处于经济衰退之中,几乎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长。

浙江大学财税大数据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侯若石指出,不仅如此,由于本土工业起步和发展较为迟滞,阿根廷政府为了保护国内的“幼稚工业”实施进口替代,其实就是变相采取贸易保护。最终结果是让“拉美病”越捂越严重——出口高度依赖农矿产品无法改观、经济效率得不到提升、被迫消耗外汇进口大量成品。如此一来自然恶性循环,经济竞争力丧失。

除了经济结构弊端,在徐世澄看来,历届政府经济发展战略失当,尤其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消极影响估计不足,也是一个“致命错误”。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失去的十年”后,1989年上台的特内姆政府全面接受了“华盛顿共识”的主张,在IMF、世行指导下实施大规模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包括国企全面私有化、对外开放市场等。

作为新自由主义改革最彻底的国家之一,改革初期阿根廷在稳定宏观经济、抑制通货膨胀、改善财政状况方面取得积极效果。但后期消极影响开始显现,包括政府宏观调控职能萎缩;90%以上经济活动被外资控制,经济主权受到威胁;国内企业大量倒闭,失业率飙升等。

2001年底爆发的经济危机,堪称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滑铁卢”——无力偿付950亿美元到期外债的阿根廷当局被迫放弃了比索紧盯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并明确债务违约。一时间,阿根廷老百姓的储蓄缩水三分之二,并被禁止从银行取钱。大规模骚乱立即席卷全国,引燃债务、政治和社会的三重危机。之后,尽管历经债务重组的“潘帕斯雄鹰”重新振翅,但整个国家经济脆弱性挥之不去。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阿根廷一直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1955年新上台的阿根廷军政府及其后的民选政府为了安抚民粹主义团体的情绪,只能维持庇隆政府的高福利政策并选择了不断印钞和借外债。直到1982年债务危机前夕,阿根廷外债总量已达到GDP总量的51.96%。随着美元升值以及美国基准利率的提高,阿根廷主权债务危机的“火药桶”一下子被引爆。截至2018年底,阿公共债务占GDP比重超过80%,是拉美地区债务负担最重的国家。

阿经济衰退几成定局

此轮震荡会给阿根廷经济带来何种影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指出,阿根廷去年经历过一波危机,货币进一步贬值、经济进一步恶化空间有限,会伴随修复和调整的过程。

分析认为,第一,马克里政府仍有政策空间,可使用货币和经济政策来平抑市场负面情绪。而维持与IMF和美国的密切关系也有助于维护市场信心。因此金融市场不至于迅速崩盘。第二,即便马克里最终下台,其政策延续性有助于扭转经济形势,为新总统上任做铺垫。第三,一旦费尔南德斯上台,可能也会意识到国家的现实处境,采取稳定经济的措施,不会像克里斯蒂娜执政末期那样,把“左派”政策发挥到极致。

从中短期来看,对阿根廷国内的主要影响是,中产阶级资产缩水、群体萎缩,底层民众生活更趋艰难。加上国内投资和消费信心受挫,今年经济的衰退几成定局。从长远来看,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必须及时纠正新自由主义政策中出现的不适合本国发展模式的情况。否则,可能会重蹈1982年、2001年经济危机的覆辙。

原标题:阿根廷“再度哭泣”,难以摆脱经济动荡宿命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