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正洞西山战斗:阵地进攻战的神来之笔
来源:学习时报 2019/08/20 11:19:22 作者:赵博
字号:AA+

导读: 正洞西山战斗,是抗美援朝期间我志愿军创造的阵地进攻作战中打小歼灭战的光辉范例,也是首次组织的多兵种协同战斗,更是反“兵不重伏”之道的神来之笔,突显了我志愿军“因敌制胜”之妙。

正洞西山战斗,是抗美援朝期间我志愿军创造的阵地进攻作战中打小歼灭战的光辉范例,也是首次组织的多兵种协同战斗,更是反“兵不重伏”之道的神来之笔,突显了我志愿军“因敌制胜”之妙。此战斗发生在第五次战役后秋季防御作战中,于1951年11月4日夜至6日,由志愿军第47军首长直接指挥第139师的第415团和第141师的第421团主力对美骑兵第1师7团战斗。志愿军按照同一作战方案先后组织2次进攻,歼敌7个连共2522名,俘53名,缴获各类枪炮500余件,重挫美骑兵第1师,在政治上、军事上有力地配合了板门店停战谈判。

因势利导,深入动员。《孙子兵法》说“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战前,我志愿军早就憋足了一股劲儿。在持续近50天的秋季攻势中,敌攻我守,虽然先期第139师付出较大伤亡,但各师依托既设阵地,充分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优良传统,采取近战歼敌战法,硬把气势汹汹的秋季攻势变成“攻不动”的依托阵地据守。我志愿军认识到对手不过是装备现代化的“纸老虎”,是可以战胜的。第141师的第421团作为军预备队参战不多,上下摩拳擦掌,准备挫挫这只“老虎”的锐气。第139师更是要与美骑兵第1师算算老账。10月25日,板门店谈判恢复。即日,美骑兵第1师占领了正洞西山并据守。战机难得。第47军坚决落实志愿军司令部“要立足于打、以打促谈”的作战指导,决定收复正洞西山,以积极作战为停战谈判造势。军里专门加强较多的坦克、炮兵、高炮、工兵等力量参加作战。战士们见到我与敌兵力比7:1,我炮火又占有压倒性优势时,斗志昂扬。第421团团长郑波先让二营于1日晚打新村南山立了头功,其余两个营见此纷纷请战。第139师第415团更是恨不得立即开战。团营连因势利导,组织深入的思想动员,进一步激发了战斗积极性,群众争着立功入团、团员争着立功入党、战斗英雄争着功上加功。求之于势,而不责于人,此役使我军士气大涨。

紧锣密鼓,万全准备。实践表明,详细的侦察、细致的协同、必要的物资补充等战前准备是获胜的必要条件。10月31日,第47军军部即召开会议明确任务,解决困难。次日,各指战员遂展开现地侦察。上至团长下至战斗组长逐级地多次组织了现地侦察,看地形、查敌情、明确任务与协同。特别是根据美军习惯实施火力报复的特点,明确夺占正洞西山后,2个连坚守,其余撤出战斗。另一方面,由于是首次多兵种合同作战,团长亲自现地组织协同,包括炮火准备时的协同、步坦炮展开时的协同、突击连队与后续梯队之间的协同等。经过4天周密准备,我参战部队多兵种协同作战意识大大增强,整体作战能力得到较大提升。此外,军里调配了较多的物资器材,包括集中两个师的通信器材实现连、团直接通话;集中7000发炮弹,增配枪支弹药,平均每连配发了30到50件的爆破器材,每人保障6—8枚手榴弹等。胜兵先胜而后求战,万全的战争准备极大地增加了全歼守敌的胜算。

指挥多样,灵活靠前。在当时,持续的靠前指挥是准确掌握战场态势,正确定下决心,最终夺取战斗胜利的重要条件。此次战斗中,志愿军采取了集中指挥、委托式指挥等多种指挥方式。整个作战由第421团团长郑波统一指挥,较好地解决了诸兵种协同作战问题。特别是5日夺占前沿阵地后,美军收缩兵力,负隅顽抗,致我攻击受阻。指挥所及时指挥实施30分钟火力急袭,并将二梯队、三梯队先后投入战斗,有效地实现了再歼守敌的决心。委托式指挥能够充分发挥一线指战员主观能动性,便于及时把握战机,灵活实施作战。在4日夺占1号、2号主峰时遭敌火力猛烈压制,一营副营长及时组织两个连的六O炮集中压制,配合一、三连三面攻击,最终仅用时3小时全歼主峰之敌。我志愿军又巧妙地将多种指挥方式结合起来,灵活应对战场情况。在5日防御作战中,虽然只有2个连坚守,但指挥所集中指挥各兵种予以支援。2连在连长王汝启指挥下与两个加强了飞机、炮兵、坦克的美军步兵营近战。反冲锋时,一个战士倒下了,又会有更多的战士跳出来,举着爆破筒冲向敌人最密集的地方。2个连队先后打退美军营进攻7次,歼敌1个营。这次防御打怕打疼了美军,致使其6日不敢再大规模进攻正洞西山。可谓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上下同欲,军士不疑也。

善用地势,因敌制变。部队的作战部署离不开对敌情、地形、我情的合理判断。善用地势,因敌而变,以己之强攻敌之弱是好的战斗部署的体现。这次战斗我志愿军采取了“阻援打点、钳形攻击,诱袭歼驱,梯次接力”的打法,地形也对我有利。正洞西山狭长,不便展开较多兵力,美军仅部署2个步兵连和1个火器连。此山孤立突出,与我阵地交错,又与我军进攻出发阵地形成品字格局,便于我志愿军从两翼乘势而上,合力钳掉这颗“钉子”。另一方面,东侧167.6高地和南侧198.6高地之敌可能对其增援,因此有必要切断其联系。在我军冲击道路上,美军设置雷场、鹿砦,扫除植被,不便于我军硬打硬冲。对此,我军采取了小股兵力诱敌暴露,多波次炮火覆盖,在大量杀伤美军、破坏其工事障碍的基础上以坦克引导步兵冲锋,作战效果良好。战士们都说“该老美吃我们的炮弹了”。结合地形和逐个夺占高地的实际,指挥所确立的多梯队接力的打法实践证明是有效的。两次作战,我军都是成4个梯队部署,4日战斗用了2个梯队,5日战斗用了3个梯队即实现了作战目的。特别是5日晚,考虑到美军虽然抢占了正洞西山,但立足未稳,工事障碍尚不成体系,士气低迷等情况,郑波团长提议当晚再打一次,出敌不意,全歼守敌1个营及1个连大部。相同部署、相同战法在同一个阵地对同一个敌人作战连续获得两次胜利,在我军战史上实不多见。可谓首战以正合,再战以奇胜。

正洞西山一役给美骑兵第1师“老牌第7团”以重创。自此之后,美骑兵第1师被调至二线,最终“开国元勋师”黯然离开了朝鲜战场。

原标题:正洞西山战斗:阵地进攻战的神来之笔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