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危局的变与不变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9/07 11:16:07 作者:王珍
字号:AA+

导读: 委内瑞拉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地区热点问题,虽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只是冰山一角,但从在拉美重归“门罗主义”的战略目标看却是十分重要的一环。

从今年4月30日发生“微型”兵变以来,委内瑞拉危局未解,但秩序却显相对平静,总的来看,构成危局的各种要素有变有不变。

先说不变。美国的极限施压和制裁政策未变,“二级制裁”令已发出,但尚未见具体实例,有的国家和相关企业已准备规避措施。对委在美的国有资产已宣布冻结,但迄今未见结果。外交围堵攻势依旧,8月初“利马集团”发起的“在委内瑞拉重建民主”国际会议在利马举行,雷声大雨点小,未见大效。美国军事干预的利剑仍旧高悬,偶有美军政高官重谈“各种选择都在桌面上”。日前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设立的“委内瑞拉事务工作组”,由原驻委临时代办为组长,实为委事务“前线指挥部”。在美指使和支持下,“自封总统”瓜伊多组建了“政府中心”,委任反对派头面人物洛佩斯、博尔赫斯等分管抓总、外交、人道主义援助等事务,但这些人多在哥伦比亚等国流亡。马杜罗政府执政地位依然牢固,反干涉、卫主权、抗制裁的立场和政策未变,缓解经济困局的努力未减但举步维艰。委政府争取国际合作和理解的工作颇有成效。军队维护宪法秩序,拥戴合法政府的态度坚定,美国和委国内反对派虽仍在试图瓦解军心,但成效极微。国际社会劝和促谈势头发展,挪威政府协调的奥斯陆和巴巴多斯委朝野会谈虽一波三折,但仍在继续。

再看变化。最明显的是委形势紧张程度较之年初有明显减缓或“淡化”,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气氛暂时不见,街头动乱、暴力冲突、敌对仇视、民不聊生的景象大为缓解。美委高层虽仍坚持敌对,相互攻击不断,几无缓和迹象,但近日有消息说双方多次“秘密接触”,马杜罗和特朗普均不否认,但对“接触”的目的和内容各执一词。估计在目前形势下不会有实质性进展,仍属“隔空喊话”,但有接触总比没有好。委朝野各方从誓不两立、你死我活、到能够坐到一起对话,这是最大的变化。委危局根本出路在于本国人自己商谈寻求和平破局之法,舍此只有或自相残杀或引狼入室当亡国奴。从奥斯陆到巴巴多斯,对话已有数轮,朝野均不否认仍应继续,这就是进步,因为谈总比不谈好,谈就有希望。可以肯定的是,之所以能谈,必有美国默许,否则便无可能。国际环境亦有变,与委形势变化直接相关。海湾形势的起伏,伊朗的强硬态度,牵制了美国的实力和精力,这是显而易见的;美俄矛盾加剧,美国挑起新的军备竞赛作茧自缚,也使美国感到兼顾其他力不从心;朝核问题并不顺手,贸易战搞得自己四面楚歌,等等。加之国内政情、经情、社情、舆情压力日增,都使美国政府颇有环球称霸、力不从心之感。具体到委内瑞拉,在这种大背景下得到难得的喘息之机。

委内瑞拉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地区热点问题,虽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只是冰山一角,但从在拉美重归“门罗主义”的战略目标看却是十分重要的一环。因此,美国下了大决心,用了大力气,曾有速战速决、唾手可得之势。但在委内瑞拉政府和人民奋力抵抗之下,在国际社会正义呼声之下,穷尽各种极限施压手段,但它必欲置之死地的马杜罗政府依然在那里(虽然处境艰难)。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外大使)

原标题:委内瑞拉危局的变与不变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