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会迎来第三次大选吗
来源:文汇报 2019/09/22 10:35:27 作者:钮松
字号:AA+

导读: 经过5个多月的厉兵秣马,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之间,或曰“安全先生”内塔尼亚胡与“卓越军官”甘茨之间的终极对决再度上演。

在第21届议会大选结束5个多月后,以色列于17日迎来了第22届议会大选,这也是该国今年举行的第二次议会大选,可谓史无前例。

经过5个多月的厉兵秣马,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之间,或曰“安全先生”内塔尼亚胡与“卓越军官”甘茨之间的终极对决再度上演。在本次大选中,据以色列时间20日以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的计票结果,蓝白党获得120个席位中的33席,利库德集团获得31席。选票统计结果反映了内塔尼亚胡的连任之路与5个月之前相比,已经越来越充满诸多不确定因素。正因如此,在本届议会大选计票和即将开票的关键时刻,内塔尼亚胡取消了下周的联合国大会之行以及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全力坐镇以色列。

据以色列媒体19日报道,以“蓝白党”为首的中左翼党派有望最终赢得议会120席中的56席,以利库德集团为首的右翼党派有望赢得55席。

内塔尼亚胡19日在耶路撒冷出席为已故总统佩雷斯举行的纪念仪式时提议,与蓝白党领袖甘茨共同组建联合政府,遭到甘茨的拒绝。甘茨同时宣布蓝白党在本届议会选举中获胜,要求内塔尼亚胡加入其领导下的联合政府。

在上一届议会大选中,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分别斩获平分秋色的36席和35席,最终利库德集团以微弱优势获得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的组阁授权。由于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联合其他拥有议席的政党,拿下组阁所需的议会总席位半数以上的席位,因而该轮大选戏剧般地无果而终。

以色列的议会选举制度存在诸多的缺陷,而这与单一选区比例代表制有着莫大关联。为了提升总理的权力,巩固大党地位,遏制议会党派过于碎片化,1992年第12届议会以57票赞成、56票反对的极微弱优势通过了将总理的产生方式改为直选的法案。因此,此后三届大选均是通过直选的方式产生总理。但由于这种方式带来的结果是党派数量激增、议席日趋分散化以及大党优势尽失,这种事与愿违的结果使得以色列在2001年废除了总理直选制,重新恢复到根据议会大选结果来授权党派领袖组阁的方式。

各党通过参加议会大选获得席位只是以色列权力分配的“入场券”和激烈博弈的预热。真正的“重头戏”在于,获得议席数居前列的大党如何在短期内做好“统战”工作,使联合政府议席超过61席而成功组阁。就当前以色列议会“一年二选”的非常态而言,基于5个月前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的前车之鉴,议会中的小党派是否会置组阁成功与否不顾,仍继续“任性”而为值得观察。但大党之间的关系定位或许会更加理性,毕竟只有组阁成功才能确保各党在大选中收获的胜利果实。

利库德集团被视为右翼党派,而蓝白党则以中间派自居。事实上,随着传统左翼政党以色列工党的一蹶不振和在以色列政治中的高端边缘化,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之间已并非简单的“右”与“中”的区别,两党基本立场实则趋同。

正如巴勒斯坦总理埃什塔耶在以色列新一轮议会大选的当天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甘茨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区别好似“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之间的区别”,“我们不指望今天正在举行的以色列大选的结果,这只是两位未有结束占领计划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如果以色列政府继续延续同样的政策的话,我们将会采取其他举措”。在中东政策尤其是对巴政策方面,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之间并无实质性区别,只有谁更加右的问题。

在里夫林总统下了坚决阻止组阁再度失败导致第三次大选的“军令状”之后,本次大选后的组阁结果不可避免会对巴以关系持续造成负面阴影。内塔尼亚胡在选后集会上高调宣称:“未来几天,我们将进入协商,组建强大的犹太复国主义政府,防堵危险的反犹太复国主义政府形成。”内塔尼亚胡的矛头所指不言而喻。甘茨则宣称:“我们将采取行动筹组大联合政府,传达人民的意愿”“我们将展开协商,我将跟每个人谈”。

事实上,在安全化为主导的以色列政治与外交中,无论是利库德集团力推的犹太复国主义政府还是蓝白党勾勒的大联合政府,都在对巴勒斯坦的立场上保持强硬,但利库德集团显得更加激进。

9月10日,内塔尼亚胡便重申了一旦选举获胜后将把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纳入以色列领土的计划,声称其 “吞并计划”与特朗普力推的“中东和平计划”相配合。14日,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还讨论了“美以共同防御条约”的可能性问题。不论是利库德集团在巴以问题上的高调并具攻击性的辞藻,还是其他政党的相对沉默,将巴勒斯坦问题冷处理并在中东乃至国际关系中使其更加边缘化是其总体共识。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原标题:以色列会迎来第三次大选吗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