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不许中俄点灯?
来源:环球网 2019/09/25 10:51:45 作者:沈逸
字号:AA+

导读: 从冷战时期,五眼联盟就从抗击法西斯的正义联盟,变成了超级大国美国争霸世界的工具,并因此迅速成为了其曾经誓死捍卫的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威胁。昔日抗击法西斯的正义的情报联盟,已经彻底堕落成为美国公司商业竞争的利器了,当然,还裹着“公平竞争”的外衣。

9月23日,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召开之前,纽约上演了一幕闹剧:全球最大的政府间情报组织“五眼联盟”的全体成员,加上欧盟成员,再加上与美国有军事同盟关系的日本与韩国,总共凑了27个国家,签署了个所谓的协议,共同尝试在网络空间建立游戏规则,还把矛头指向了中俄。

这一幕闹剧初看让人觉得愤怒,因为充斥着双重标准与霸权主义的陈词滥调。再看让人觉得无聊,因为签字的国家除了赤裸裸的五眼联盟和美国军事同盟小圈子之外,还多了几个长期习惯于扮演全球道德伪师范的欧洲国家。第三次读就会让人产生黑色幽默的感觉,因为生动演绎了“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中俄不许点灯”的活剧。

实际上,五眼联盟才是当前全球网络空间战略稳定面临的最大威胁来源。

从冷战时期,五眼联盟就从抗击法西斯的正义联盟,变成了超级大国美国争霸世界的工具,并因此迅速成为了其曾经誓死捍卫的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威胁。

1999-2000年期间,欧洲的空中客车公司和美国的波音公司,一起去沙特阿拉伯竞争飞机合同,空中客车公司最终输掉了竞标。不服气的空客到欧盟去投诉,欧洲议会成立了临时委员会,认真调查的结果发现,波音公司借用了给五眼联盟建设的全球电子监控系统“梯队”(Echelon),监听了空中客车公司和沙特的机密商业通信,然后拿到了标书。调查报告还显示,类似的案例至少有50个,多数都是和美国企业竞争时,机密商业信息遭泄露。

曾经出任美国中情局局长的伍尔西,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目是《为何我们监听我们的盟友》,明确指出,用国家情报力量监听盟友的商业机密通信,是“美国企业获得公平竞争的必要条件”。注意,“是必要条件”,而且,还是为了“公平竞争”,也就是说,监听是常态,不监听是例外。

昔日抗击法西斯的正义的情报联盟,已经彻底堕落成为美国公司商业竞争的利器了,当然,还裹着“公平竞争”的外衣。

而当时间到了2019年的时候,这五眼联盟拉起来的27个国家的所谓协定,目标之一,就是所谓中国的非法商业窃密。用“梯队”系统去窃听盟友商业通信抢标的五眼联盟,指责中国搞商业窃密,是何等刷新底线和突破下限的行为啊!

五眼联盟的核心是美国,美国不仅是互联网的发源地,而且还是用互联网实施进攻性网络心理战的鼻祖。

1995年7月,美国国防部分管隐秘行动和低烈度冲突的副部长办公室战略顾问修特撰写题为《战略评估:互联网》的机密报告,这份2007年解密的机密报告清晰指出“美国通过进攻性地使用互联网,可以实现非常规的心理战目标”,“可以通过网络发布信息,让当地团体采取美方希望其采取的行为;还能因此避免派遣原先需要派遣特种部队实施颠覆、煽动以及美国政府直接政治表态所需要承担的政治风险。”

从实践看,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怎么相互搞宣传战的就不说了,兰德公司自己出版了《现代政治战》报告进行权威总结。冷战后,美国开始大量用互联网在其他国家推动“颜色革命”,搞政治干涉。

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201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女士,彪悍地发表主题为“互联网自由”的演说,明确宣示脸书、推特、优兔都是外交的工具。随后,拿着美国国会下拨经费的非政府组织,凭借发达的全球协作网络、社交媒体工具以及采取各种积极配合态度的欧美主流媒体,在全球范围,从南斯拉夫到乌克兰,从突尼斯到利比亚;在中国,从新疆到港台,一度折腾出了要搅得周天寒彻的架势,说那时是黑云压城也不为过。

然而,所谓自作孽,不可活。笑哈哈地在全球用互联网搞“颜色革命”的欧美发达国家很快就失去了对事态发展的控制。全球化进程中,过度膨胀的金融资本在发达国家内部造成的贫富差距和怨愤情绪,同样被社交媒体点燃了。而被选举政治主导、遮蔽并撕裂的发达国家政府完全不具备应对这类冲击的有效能力。

于是,人们看到的是,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之后,输掉选举的希拉里·克林顿所在的民主党,及其各方支持者,一夜之间,将自己装扮成人畜无害的模样,反手指责所谓俄罗斯、中国用社交媒体干涉西方国家内政的各种荒腔走板的说法就出来了。

这是极为滑稽的反转,更滑稽的是,据说可以不受约束地使用信息通信技术的欧美主流媒体,一夜之间,也像换了个新硬盘的服务器一样,把1990年代到2016年的记忆全给删除了,拿出了一副纯受害者的面貌,开始继续在网络空间里搞各种苦情演出。这是何等荒诞、何等无耻的一幕!

当然,正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这签约的国家有27个,在全球200余个国家中,凸显的就是当前全球网络空间安全与稳定面临的最主要的威胁来源。很显然,它们代表着网络空间霸权和传统秩序的力量,在整体上日趋成为全球的少数。

看似27个国家气势汹汹的背后,不过是一小撮欧美发达国家从现实世界到网络空间,全面面临曾经有过的西方中心地位与霸权位置“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凋敝与落魄。

但是如何应对这种负面力量的回潮,如何积极有效地团结爱好和平与安全的国家,推进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构建更具建设性的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应该成为中国、俄罗斯、金砖国家、上合组织成员、新兴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共同努力的目标。(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原标题:沈逸: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不许中俄点灯?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