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五十五年前的《上海新貌》
来源:文汇报 2019/09/29 10:29:26 作者:陈釭
字号:AA+

导读: 所谓《上海新貌》,乃相较新中国诞生之前的“旧上海”而名之,图册共刊印摄影作品66幅,均拍摄于1964年,其中黑白照片44幅,彩色照片22幅,构图横向为多,有几幅宽度比例特别长的作品跨页衔接,如《上海的早晨》《新建工业区》《市郊晨曦》《第五届“上海之春”音乐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迎来七十华诞,上海也历经了七十年沧桑巨变。此时不妨回顾一下,在新中国诞生十多年时的上海是什么模样的?“老上海”们或可依稀遥忆,但年轻的上海市民和越来越多的“新上海人”,对此可能杳然陌生。近年来,一些专家学者热忱梳理上海当代史,频频掀开昔日面纱,不过,多聚焦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对六十年代初的情形则关注阙如。笔者书斋中藏有一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64年9月出版的《上海新貌》,12开本,装帧和印刷质量就当时来说堪称精良,首版印量仅500册,献礼国庆十五周年,第二年再版也只加印3100册。

所谓《上海新貌》,乃相较新中国诞生之前的“旧上海”而名之,图册共刊印摄影作品66幅,均拍摄于1964年,其中黑白照片44幅,彩色照片22幅,构图横向为多,有几幅宽度比例特别长的作品跨页衔接,如《上海的早晨》《新建工业区》《市郊晨曦》《第五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在专业摄影尚属珍稀、胶片黑白为主、缺乏自动摄影和航拍的年代,这批作品凝聚着拍摄者的饱满热情和高超技巧,向世人提供了不朽的真实镜像。图册如同一叠凝固时空纹理的切片,每件作品皆渗透着鲜明的年轮印迹,其主题和格调紧扣时代脉动旋律,使得我们在时隔半个多世纪后再度审视,仍有一种莫名的感慨。

今天的人们也许更津津乐道摄影之艺术创意、个性张扬和数码技术,可摄影的基本要旨之一仍是借助光影记录事物(包括人物、景物等)的真实、不可逆形象。《上海的早晨》,视线越过外滩海关大楼钟楼、汇丰大楼穹顶等标志性建筑,向东眺望,朝阳喷薄煌煌,浦江帆影点点,景色瑰丽无比,尝与周而复长编小说撞名,喻涵新上海充满生机,前程无量;《绿化的外滩》,天高云淡,夏日明媚,前方“万国建筑”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左侧浦江蜿蜒盘踞,缓缓流淌,近处行道疏阔,绿意盎然,一派平和惬意;《南京路》,商贾云集,巨幅招牌顶端缀饰立体红色五角星,第一百货商店、第一食品商店显摆“国营”身段,对面商家冠明“公私合营”,路面上行驶着拖“辫子”的20路无轨电车和数辆宝蓝色摩登轿车,几位头戴白色大檐帽、身着白警服、腰间束皮带的交通警察面街执勤,雄姿俊朗;《人民公园》,宛若一幅水彩画,在国际饭店、华安大厦、大光明电影院等建筑群的环抱中,遍地绿草如茵,树木丰茂,小河碧波荡漾,轻舟游衍,那时公园内还未建大型纪念雕塑和开辟九江路西段,着实为一颗镶嵌在繁华都市中心的纯粹绿宝石。

是时,上海乃新中国最重要的机械、轻工和纺织基地,国家的稳定和崛起离不开上海工业的支撑,上海工业不仅门类齐全、技术水平高,而且创新研发能力强。《一万二千吨水压机》,国内名声响当当的锻造“巨无霸”,由江南造船厂携手重型机器厂等几十家单位共同研制而成;《上海生产的小客车》,即上海牌SH760型轿车,(下转16版)

(上接15版)曾是国产轿车之骄子,以其规模化量产和出色的性能深得国人青睐,颜值远高于后来合资生产的“桑塔纳”,至1991年11月25日最后一辆下线,累计出产77041辆;《上海手表厂》,该厂出品的上海牌手表是名副其实的“俏中俏”名牌货,装配流水线上工人们埋头细致工作的场景,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定格;《操作表演》,见证了上海作为全国棉纺织业“龙头老大”的盛况,纺织姑娘们通过切磋交流,杨富珍、裔式娟式的劳动模范新人辈出;《电子计算机》,这在彼时堪称含金量极高的“新玩意”,既神秘又庞大,非专业科技人员别说编程操控,想一睹真容都没门;《上海工业展览会重工业部分》,那真是个长见识、开脑洞的地方,中苏友好大厦此时已成为展示新产品、新技术、新科学成果的殿堂。

农业、农村面貌在图册中也有反映,《市郊晨曦》《蔬菜供应城市》《电力输送到农村》《油菜花开》《人民公社拖拉机站》《农民新村》等反映了市郊农村新气象。《市郊晨曦》,恰似一幅朴美横卷,晨曦微明,云卷云舒,平畴宽广,庄稼茁壮,一长排戴头巾的农民并肩劳作,沃野铁塔高耸,电缆飞架,远近层次丰富,饶有诗意。

上海是一座宜居的消费性大都市,素领时尚之先。《大世界》,地处延安路、西藏路口,包罗万象,声名远播,恰逢秋高气爽、喜迎国庆佳节,华彩梳妆的游乐场门前人流如潮,摩肩接踵;《花布》,柜台琳琅满目,顾客环绕,挑选购买中意的花布,在计划经济凭票(钱币外还需凭粮票、布票等种种票证)购物的年代,买布做衣是每位家庭主妇尤须精打细算的要务;《食品商店》,泰康食品闻名遐迩,货架上、货柜里品类丰富,货源充裕,摆放整齐,在物质相对匮乏、收入普遍不高、提倡勤俭节约的境况中,如此场景其实更多地是发挥“窗口”效应,“吃货”们未必能尽享口福。

文化、教育、卫生等关联民生方面的写真在图册里亦有所现。《第五届“上海之春”音乐会》,1964年5月下旬在文化广场隆重开幕,3000名演员表演了音乐舞蹈史诗《在毛泽东的旗帜下高歌猛进》,演出轰动一时,照片全景式展现了舞台、乐池及两翼延伸的梯台,气势非凡,蔚为壮观;《少年宫》,原称“嘉道理公馆”,又叫“大理石大厦”,建筑气宇轩昂,1953年拨归中国福利会少年宫,成为少年们歆羡的乐园;《断手再植》,1963年1月2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陈中伟、钱允庆医师为工人王存柏全断的右手施行再植手术,一年后恢复正常功能,这成为国际上首例断手再植成功范例,开创了再植外科新纪元;《朵云轩》,海上著名书画店,与北京荣宝斋并尊“南朵北荣”,店堂宽敞,文人雅集,展卷品鉴,墨香四溢;《花鸟商店》,地处南京西路,坐北朝南,毗邻仙乐剧场,店铺通透幽曲,满室鸟语花香,系花鸟爱好者修身养性好去处;《海员俱乐部大厅》,原为英国总会(亦称上海总会),1956年至1971年期间用作上海国际海员俱乐部,大厅豪华洋派,端立的毛泽东塑像、中俄英三种语言呈现的政治标语则诠释其特殊的时代背景,也说明当时我国与西方国家交往甚少,主要接待来自苏联和东欧的海员。

除上述作品外,《国庆大游行》《新轮下水》《里弄大扫除》《双层列车》《体育学院体操房》《全民皆兵》《节日夜景》倶各有看点,耐人寻味,《上海港》《肇嘉浜》《二十万倍电子显微镜》《京剧〈智取威虎山〉》《工人文化宫》《工人疗养院》《复旦大学》等,均可唤起人们对往昔时光的追寻。该图册风格独特:一是作品标题极其质朴直白,未施任何修饰、雕琢;二是袒露摆拍、导拍痕迹,突显美好、进步之面;三是拍摄者概不署名,对内容毋置一词,连序言作者和责任编辑都无从查考。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五十五年在历史长河中倏忽一瞬,昔日之新已然成今时之旧,回眸端视,既向七十年来砥砺奋进的新中国建设者们致敬,亦为当下变革腾跃欣慰,愿祖国更昌盛,上海更卓越。

原标题:五十五年前的《上海新貌》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