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中东权力格局正发生深刻变化
来源:环球网 2019/10/15 11:13:12 作者:田文林
字号:AA+

导读: 中东权力格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使原本处于配角地位的土耳其、伊朗、以色列等非阿拉伯国家在地区事务中跃跃欲试,俨然将广袤的阿拉伯世界当成了地缘博弈的主战场。

连日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起的名为“和平之泉”的军事打击持续进行,土声称要彻底消灭当地的库尔德武装和“伊斯兰国”分子。事实上,早在2018年1月,土耳其就曾在叙北部发动代号“橄榄枝”的军事行动,并曾多次越境打击伊拉克境内的目标。土耳其近期针对其阿拉伯邻国的诸多举动,都折射出其意欲重塑中东秩序、谋求成为地区大国的勃勃雄心。

近年来,随着“向西看”政策受挫,土耳其转而“向东看”,谋求恢复前奥斯曼帝国的影响。到2023年,1923年土耳其与列强签署的瓜分奥斯曼帝国的《洛桑条约》将正式到期,埃尔多安正尝试从国际法的角度,阐释土耳其继承奥斯曼帝国遗产的正当性,其意在更大范围内建立新的奥斯曼帝国,外界将这一外交战略称为“新奥斯曼主义”。在这一政策指导下,土耳其想方设法在中东扩大影响。这次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北部,就是角逐中东主导权的最新体现。

进一步分析,土耳其军队之所以在阿拉伯邻国如入无人之境,大背景就是中东地缘格局正在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简言之,就是阿拉伯世界整体衰落,非阿拉伯国家相对崛起。在中东地区,阿拉伯世界幅员广阔,人口众多,曾一直是中东政治舞台上的绝对主角,土耳其、伊朗、以色列等非阿拉伯国家只能充当敲边鼓的配角。遗憾的是,这些年来,阿拉伯世界并未充分利用和整合既定优势,没有使阿拉伯世界成为中东乃至世界舞台上举足轻重的地缘政治力量,反而因内政外交领域的一系列战略失误,导致整体影响力日趋衰落。

从内政看,阿拉伯世界至今没有找到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在发展问题上,许多国家照搬西方鼓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路线,结果导致“去工业化”、贫富分化和民生贫困,最终使“统治者无法照旧统治下去”。在改革问题上,中东国家“该改的不改”(如从“服务少数”转向“服务多数”),“不该改的乱改”(如政体从中央集权转向分权制衡),结果导致中央政府软弱无力,权力空转。2011年中东剧变既是上述矛盾长期积累后的集中爆发,也使阿拉伯世界元气大伤,地区影响力空前下降。

从外交看,阿拉伯世界非但没有通过团结联合实现“用一个声音说话”,反而在一系列重大历史考验中相互内耗,导致政治碎片化趋势持续加剧。

第一个重大事件是1977年埃及单方面与以色列媾和,由此导致埃及被整个阿拉伯世界孤立,阿盟总部还一度从开罗迁至突尼斯。第二个重大事件是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这一兄弟相残的举动,导致阿拉伯世界再次陷入分裂,多数国家反对伊拉克的武力吞并,唯有约旦、巴勒斯坦等少数国家站在伊拉克一边。第三个重大事件就是2011年中东剧变,这次剧变不仅折射出阿拉伯世界国家治理的深刻危机,还导致阿拉伯世界的深度分裂:以沙特为首的传统君主国选择与西方国家站在一起,与叙利亚、利比亚等国政权对立,导致阿拉伯世界冲突热点增多,阿拉伯联合的最后希望化为泡影。第四个重大事件是2015年沙特领导的联军发动也门战争,这次战争不仅使也门陷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也使沙特这一阿拉伯世界新的“领头羊”深陷战争泥潭。第五件事是2017年沙特突然与卡塔尔断交,由此导致一向以团结著称的海合会公开分裂。经过多次反复折腾,这个原本潜力无穷的地缘板块日趋碎片化,许多国家(如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从昔日的地缘棋手,沦为地缘棋子。

中东权力格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使原本处于配角地位的土耳其、伊朗、以色列等非阿拉伯国家在地区事务中跃跃欲试,俨然将广袤的阿拉伯世界当成了地缘博弈的主战场。以色列在“以强阿弱”的新背景下,地区政策越发强硬。伊朗也利用目前的中东变局,积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土耳其咄咄逼人的地区政策,同样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需要指出的,这些非阿拉伯国家是“中等国家”,但目前这些国家的政治抱负普遍大于自身实力。长远看,这对中东的和平与发展影响深远。(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原标题:田文林:中东权力格局正发生深刻变化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