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敏文:“和平之泉”能否带来地区和平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10/31 11:18:20 作者:吴敏文
字号:AA+

导读: 中东各国利益复杂、矛盾纠葛,土耳其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及迄今所达成的停火协议,能否给地区带来和平与安全,仍然充满变数。

10月9日夜,土耳其军队越境进入叙利亚北部,展开代号为“和平之泉”的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军事行动。经过美国、俄罗斯的干预与斡旋,目前已经在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实现停火。

土耳其出兵越境打击他国库尔德武装不是第一次,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中东各国利益复杂、矛盾纠葛,土耳其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及迄今所达成的停火协议,能否给地区带来和平与安全,仍然充满变数。

土耳其的大国雄心

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枢纽地带,将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一分为二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最宽处3.6公里,最窄处708米,是欧洲与亚洲的分界点,也是欧亚大陆的连接处。仅100多年前,土耳其还是领土包括现在整个中东在内的奥斯曼帝国,全盛时期国土涵盖亚、欧、非三大洲,疆域辽阔、人口众多。一战中奥斯曼帝国成为战败国而被“肢解”。

现今的土耳其在地区内算是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但无论在亚洲还是在欧洲,都不是一个具有主导地位的大国。即便在北约军事联盟内,土耳其也不能与英、法、德等国家比肩。这是具有大国雄心的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所不能满足的。

美国页岩油气资源的开发成功,使中东在美国全球战略格局上的地位被削弱。如果说传统美国政客还在原有战略思维上左右权衡的话,特朗普政府基本将中东当成了军火市场。正是特朗普政府在中东的战略收缩,才使得叙利亚内战天平向叙利亚政府军方面倾斜。在俄罗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鼎力支持下,巴沙尔政权起死回生,而且一路高奏凯歌。如果不是土耳其横插一杠子,叙利亚反政府军的最后基地伊德利卜省或许已经被叙利亚政府收复。

与特朗普政府短视的实用主义相比,俄罗斯的中东战略更加深谋远虑。普京一面与传统盟友伊朗合力支持叙利亚政府,另一方面全力改善与土耳其的关系。为此,普京不时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协调中东问题上的立场,甚至在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这样严重的事件发生之后都隐忍不发。

普京的努力当然不会白费。作为北约盟国的土耳其毅然决然置美国的警告、打压于不顾,采购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防空系统是作战飞机的天敌,作为北约盟国的土耳其,是美国最先进作战飞机F-35的研发和生产参与国。土耳其装备S-400防空系统之后,如果继续拥有F-35,意味着二者之间将没有机密可言。作为对土耳其一意孤行的惩罚,美国将土耳其踢出了F-35的研发、生产和装备体系。

然而,如果土耳其真的全面倒向俄罗斯,那么,不管土耳其是继续留在北约框架内还是退出北约,俄罗斯都将成功地在北约的防御体系内打入一个楔子,这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北约的传统防御体系对俄罗斯门户洞开。恐怕正是基于对这样后果的担忧,美国才会默认土耳其对在反恐中与美军并肩作战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实行越境打击。现实是无情的,对美国利益而言,土耳其比已经被利用过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更加重要。

关键时刻,美国出卖了库尔德人

土耳其不容库尔德武装的深层原因,仍然与土耳其的大国雄心有关。如果听任库尔德武装崛起,实现几百年来的独立建国梦想,不仅土耳其所追求的大国地位将如流水落花,甚至还将进一步分裂和衰落。

在奥斯曼帝国的600多年统治期,库尔德民族是奥斯曼帝国的臣民。然而,作为在中东地区总人口达3000多万,生活在长约1000公里、宽约400公里,即总面积为39.2万平方公里“库尔德弧形地带”的库尔德民族,却没能在奥斯曼帝国瓦解之际,独立建成库尔德国家,成为中东唯一没有自己国家的主要民族。

本有独立建国之心的库尔德人,在对抗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中与英、法等西方列强站在了一起,但在奥斯曼帝国瓦解之时却被英、法等西方列强出卖,库尔德人连同他们的聚居地,被分割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4个国家之内。

被并入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无论是人口还是所占土地面积,都是库尔德族人的“大头”。这就使得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非常忌惮。土耳其1923年建国以后,从法律上根本否认了库尔德人的民族认同。同时,土耳其政府大力推行同化库尔德人的政策。

但是,对于国土面积78万平方公里,人口8000万的土耳其来说,彻底“消化”掉库尔德民族谈何容易。土耳其库尔德人从未放弃独立建国的目标。1984年,库尔德工人党开始在土耳其国内开展武装斗争,土耳其政府的血腥镇压,导致4万多库尔德人丧生。土耳其政府则宣布库尔德工人党为“恐怖主义”组织。

在叙利亚,自1963年复兴社会党上台执政以后,连库尔德人的服饰、文化、语言、学校都被明令禁止。叙利亚政府还通过没收库尔德人的土地,迫使其离开家园、散居到全国各地。叙利亚内战和阿萨德政权的存亡危机,为叙利亚库尔德人争取更好的生存环境甚至民族自治提供了机会,也开启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与政府军之间的对抗。

20世纪末以来,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内战等战事此起彼伏。库尔德问题作为中东问题不会缺席的一环,面临纷繁复杂的局面。当萨达姆政权因受到美国的打击垮塌之后,伊拉克库尔德人顺势坐大。叙利亚内战中,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支持叙利亚反政府军,库尔德武装获得了发展机遇。当“伊斯兰国”野蛮生长超出了美国的期望时,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无可选择地成为美军的反恐盟友。

但是,对于土耳其而言,不仅国境内的库尔德人和武装是威胁,邻国的库尔德人和武装也是威胁。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与伊拉克、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本来就互通声气难分彼此。任何一国的库尔德武装扩大,土耳其都将其视作威胁,进行越境打击。

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国内局势长期不稳为境内库尔德武装发展提供了机会。在2018年3月和2018年6月,土耳其军队就两次对伊拉克库尔德武装进行越境打击。2016年和2018年,土耳其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进行了代号为“幼发拉底河盾牌”和“橄榄枝”的越境打击行动。

此次“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土耳其方面的军事力量包括叙利亚境内的土耳其盟友,即叙利亚西北部阿勒颇省、伊德利卜省以及阿夫林地区的“叙利亚自由军”约1.4万人,越境行动的土耳其正规军则有约8万人。

对于反恐战场上与美军并肩作战的盟友,在土耳其大军压境的关键时刻,美方再一次出卖了库尔德人。美方表态“不支持、不参与”,并令在叙美军撤出相关地区,实际上默许了土耳其军队打击和消灭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面对土耳其军队的进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避其锋芒,主动全线后撤14公里,同时发出紧急战争动员,号召所有库尔德民众积极应召抵抗土耳其军队。

面对土耳其军队的攻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被迫选择与原来的敌人叙利亚政府军和解。为此,叙利亚库尔德人不得不将其已经扩大到叙利亚领土四分之一的控制区拱手交出。10月18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指挥官马兹卢姆·阿卜迪表示,已经与叙利亚政府军达成联手协议。

目前,土耳其发动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10月12日,土耳其政府宣布歼灭415名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分子。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声称消灭土耳其军队75人,击毁坦克7辆,俘虏5名土耳其军官。

特朗普政府背叛库尔德盟友的行为遭到国内和北约盟友的普遍反对。10月1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4比60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谴责特朗普下令美军撤出叙利亚的决议。当天,美国副总统彭斯飞赴安卡拉会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美土经过商谈宣布土方暂停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5天,以让库尔德武装撤离土耳其寻求在叙利亚边境设立的“安全区”。

10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土双方达成在叙土边境叙利亚一边划定全长444公里、纵深32公里,总计1.5万平方公里由土耳其军队控制的“安全区”,以换取土耳其方面的“永久性停火”。

俄罗斯一直是中东棋局上的实力“棋手”。美土达成的停火协议于10月23日到期。正是这一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到访俄罗斯,在索契与普京会晤长达7个小时,达成的协议内容包括:土耳其方面的停火再延长150小时,俄罗斯宪兵与叙利亚政府边境部队进入土耳其军事行动区外的土叙边境叙利亚一侧;协助库尔德武装人员及其武器撤离至土叙边境30公里以外等。

美土协议单方面满足了土耳其的要求。俄土协议则强调了俄罗斯、叙利亚政府方面的利益和要求,限制了土耳其军事行动和控制区域。它们的共同点是:忽视或者轻视了叙利亚库尔德人及其武装的利益。事实正如一位库尔德作家所言:被利用和被出卖是库尔德人的宿命。

土耳其不可能一劳永逸解决库尔德问题

由土耳其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及其后续结果,包括停火协议和所谓“安全区”的划定,造成的现实和后续影响是多方面的。首先,军事行动使本已动荡的叙利亚局势更加破败。经过长年内战,叙利亚民生凋敝,难民四处逃亡,城乡一片断壁残垣。此次土耳其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无疑使叙利亚本已破败的局势雪上加霜,直接加重了叙利亚和平重建的困难和人民的苦难。

其次,更加恶化了地区难民危机。中东长期战乱造成的难民潮已使欧洲各国不堪重负。土耳其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直接导致数十万叙利亚民众为躲避战乱逃离家园。英、德、法等欧洲国家强烈谴责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担心新的难民潮殃及自身是重要原因。

最后,土耳其不可能一劳永逸解决库尔德问题。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诉求深入骨髓,也得到国际社会同情。库尔德武装与民众血肉相连,因为分散四国,所以难成合力,也因此难被聚歼。土耳其采取的强势对外政策,也使得周边国家非常忌惮。一个明显与俄罗斯走近,与北约盟国离心离德的土耳其,包括美国在内的欧洲北约盟国不会放心。因此,北约利用库尔德问题牵制土耳其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抓手。

总的来说,由于中东各国之间的复杂利益与矛盾纠葛,以及区域外大国干预造成地区局面错综复杂,中东库尔德问题由来已久,至今也没有找到有效解决的途径。土耳其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以及停火后划定的所谓“安全区”,能否给深陷内战的叙利亚以及动荡的地区局势带来和平与安全,仍然充满了变数。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原标题:“和平之泉”能否带来地区和平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