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再试射超大型火箭炮,朝美和谈前路堪忧
来源:中国网 2019/11/06 11:00:45 作者:秦立志
字号:AA+

导读: 从目前局势看,半岛核问题有升级和扩大影响范围的可能性,朝美韩等国都希望通过无核化谈判来获取对半岛安全秩序的主导权,无核化的前景仍不明朗。

继今年8月24日和9月10日后,朝鲜于10月31日第三次试射超大型火箭炮。据韩国军方探测数据,朝方发射体飞行距离大约370公里,最大飞行高度约为90公里。表面看来,朝鲜是对美发出类似“最后通牒”的信号,好像一种进攻性战略逻辑;但实质上,凸显了朝鲜对美国缺少让步导致谈判停滞不前,感到沮丧。

释放四重战略信号

朝鲜此举更多是寻求程度上的缓解而不是一蹴而就,以战术进攻来实现战略防御目标,意在向美国释放四重战略信号。

一、促美和谈。在《六一二朝美联合声明》发表后,朝美双方关系并无实质进展,今年2月的“金特会”、6月朝美领导人板门店会谈、10月朝美政府代表瑞典会晤都无果而终,但却表现出朝美双方都没有放弃与对方谈判的意愿。

今年朝鲜通过三次试射,是为了验证射击系统的完整性,获得可靠的导弹技术,提升朝鲜应对安全威胁的能力,让美国意识到朝鲜可能实现了核弹头小型化,能够打击韩国全境和日本大部分地区,朝鲜宣称“将能够以超强力打击,把敌军的集体目标或指定目标区化为焦土”。

但是,朝鲜进攻性武器的研发和试验,其实质还是为了迫使美国与之和谈,而不是用核导试验来关闭朝美缓和关系的大门。在朝鲜看来,是其核导能力促成了“金特会”的发生。金正恩屡次表示今年年底是朝美谈判的最后期限,并要求美国解除对朝制裁。朝鲜希望通过导弹试射来强化美国对“年底期限”的紧迫感。

二、半岛和平机制的构建是“无核化”的关键路径。朝美双方在无核化的内涵、路径、次序上存有结构性矛盾,为了提升与美国谈判的筹码,朝鲜对“完全的无核化”设置了很高的门槛。

第一、朝鲜认为,在美国放弃敌视朝鲜政策前,朝鲜不会单边解除武装。它的拥核是美国威胁的结果,所谓“朝核问题”是“朝鲜半岛核问题”而不是“朝鲜核问题”。

第二、朝鲜不会快速弃核。只有朝美建立足够的信任、半岛安全局势缓和时,朝鲜通过核威慑之外的路径获得了足够的安全保障,朝鲜才会选择弃核,即朝鲜弃核是与美国的对朝政策“分阶段、同步走”。

第三、半岛和平机制的构建(即使短期难以实现,也要先签署终战宣言)是无核化的前提条件。朝美目前只有停战协定而无和平协定,理论上仍处于交战状态。在美朝核框架协议、“9·19”共同声明、《板门店宣言》、“金特会”的联合声明中,均提出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

三、减少美韩同盟对朝鲜的进攻性战略部署。驻韩美军作为朝鲜威胁的直接来源,是半岛和平的关键障碍。朝鲜对美韩同盟的军事威胁感知由来已久。

因此,朝鲜是在要求美韩提供实质性、不可逆的安全保障:公开驻韩美军的军力情况、撤销并禁止未来在韩国部署核武器与反导系统、确保在东北亚地区不再有针对朝鲜的核打击手段、承诺任何时候都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撤出驻韩美军。

四、获得经济和能源援助、解除对朝制裁。1994年美朝核框架协议,承诺每年提供给朝鲜50万吨重油、以轻水反应堆代替石墨反应堆、放宽对朝制裁。但后来美国没有履行经济补偿承诺,故朝鲜重启核试验。自那时起,给予和落实朝鲜经济和能源补偿一直是核谈判的关键组成部分。

“9·19”共同声明发表后,朝鲜炸毁宁边冷却塔,进行申报和去功能化,获得了六方会谈其他成员国提供的能源援助和经济援助。2012年2月美朝达成“闰日协议”,奥巴马政府承诺提供价值24万吨的营养食品换取朝鲜暂停核导试验,但此协议因朝鲜发射卫星并未实施。

对于2018年采取的弃核措施,朝鲜同样要求获得经济回报。朝鲜国内一直面临经济危机、饥荒等发展问题,急需外部援助。朝鲜试射导弹希望让美国解除对朝制裁,就算不能达到,也能降低制裁力度。

朝美核问题磋商最新进展

美国代表在第74届联大第一委员会会议上指责朝鲜的自卫国防力量强化措施,抛出不会盲目参与美朝对话,以及朝鲜必须提出实现终极的、全面的、可验证的无核化(FFVD)新方法的挑衅言语。对此,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哲发表谈话,强烈谴责美国继续对朝鲜采取敌对政策,误判了朝鲜的耐心,敦促美国今年年底前拿出新方案参与朝美对话。而据朝中社报道,崔龙海在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上指出,只有美国撤回对朝敌对政策,朝鲜才会与之进行无核化谈判。强调美国应先采取措施保障朝鲜体制安全、缓解对朝制裁,朝鲜才能重返无核化谈判的立场。

随着朝鲜核导能力的不断增强,甚至在未来拥有逐渐稳定的二次核打击能力,就会使朝鲜是否暂停核导活动的作用变小,即核导能力的提升同时缩小了朝鲜维护安全的“脆弱性窗口”与和谈解决朝核危机的“机会窗口”。从2018年以来的形势发展看,在暂停联合军演后,美国对待终战宣言态度消极,要求朝鲜先采取“有意义的无核化措施”。在朝鲜最关切的制裁问题上,美国拒不让步。随着朝鲜再三强调年底的“最后时限”,未来不排除朝鲜重启已经中断2年的洲际导弹试射。

从目前局势看,半岛核问题有升级和扩大影响范围的可能性,朝美韩等国都希望通过无核化谈判来获取对半岛安全秩序的主导权,无核化的前景仍不明朗。

《韩国日报》称,两架美国B-52战略轰炸机25日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到达韩国南部和东部海域进行作战演练。B-52属于战略武器,是美国应对半岛紧张局势的武器,这增加了朝鲜对美国的疑虑。

美国还不断借助半岛核问题扩大美韩同盟的适用范围。韩国政府消息人士29日透露,韩美最近启动修改“韩美同盟危机管理备忘录”的磋商,美方此次在磋商中提出新增“美国有事时”一条,即在美国的安全受到威胁时韩美共同进行危机管理。那么这将成为美国要求韩国向霍尔木兹海峡或是南中国海等美军作战领域派兵的一个依据。

秦立志 大连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

原标题:朝鲜再试射超大型火箭炮,朝美和谈前路堪忧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