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大选或会让美国陷入“另一场内战”
来源:法制日报 2019/11/11 10:24:58 作者:陈小方
字号:AA+

导读: 自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社会和政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分裂局面。一方面是“绝不要特朗普”的浪潮持续不断,而另一方面则是特朗普的“铁杆粉丝们”不为所动。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投票进入一周年倒计时。随着2020年11月3日大选的临近,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争夺已然如火如荼。借着“通乌门”事件,民主党加大了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攻势”;而面临内外交困的特朗普也奋起反击,但寻求连任的挑战不断增多。

舆论认为,美国朝野两党围绕着这次大选的争斗之所以空前激烈,并一直备受各界关注,不只是因为其将全面考验争议不断的在任总统特朗普及其“美国优先”的政策的吸引力,更是因为这将事关美国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以及其未来的发展和方向。

极其关键的一次大选

美国朝野两党的总统候选人都不讳言,如果对方胜出,将会出现“严重后果”

特朗普于10月17日在达拉斯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称,2020年大选是一场事关“美国民主存亡”的战斗。他说,“民主党背叛了我们的国家”,这次选举关系到“美国民主是否能持续下去”。

11月4日,特朗普在肯塔基州的集会上更指责众议院民主党通过“弹劾调查决议”是“向美国民主宣战”。他称这些人“丧心病狂”,采取“疯狂”“抹杀法治”的激进政策,侵蚀了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美国人的权利。

10月31日,美国众议院以232票赞成、196票反对通过了“弹劾调查决议”。这是自民主党籍的众议长佩洛西9月24日宣布对特朗普启动弹劾调查以来众议院首次就有关程序进行全院表决。所有的共和党众议员和两名民主党众议员投了反对票,一名退出了共和党的独立众议员和其他民主党人投了赞成票。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指责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

支持率保持领先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则表示,让特朗普连任“将彻底改变美国的性质,而且这种改变会持续好几代人”。

10月9月,拜登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一次集会上称,弹劾特朗普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民主”。他表示,特朗普一再公开敦促外国协助调查其政治对手,拒绝接受国会调查,并妨碍司法,“已自证其罪”。他说,特朗普违背了其就职誓言,背叛了这个国家,犯下了可被弹劾的行为,“为保护我们的宪法、我们的民主和我们的基本诚信,他应该被弹劾”。

另一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联邦参议员沃伦也称,这场大选将决定“美国未来几十年的风貌”。

陷入前所未有分裂局面

一些分析甚至担心,2020年大选或会让美国陷入“另一场内战”

分析称,肮脏、分裂的选举在美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2020年大选或不止于此,还将使美国的分化达到一个新水平。

自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社会和政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分裂局面。一方面是“绝不要特朗普”的浪潮持续不断,而另一方面则是特朗普的“铁杆粉丝们”不为所动。最近的一个民调显示,无论特朗普做什么,其“基本盘”中的62%都会支持他。

在对外政策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也争议不断,包括限制非法和合法移民、不区分盟友和对手地挥舞关税大棒、退出《伊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等。反对者认为,在大国竞争时代,美国更需要联合盟友;而动辄“退群”,乃至为摆脱“无休止的战争”而抛弃盟友,损害了美国的信誉和领导地位。

分析指出,美国的选举应是一种不诉诸武力或暴力的解决冲突的机制,这在历史上也起到了这种作用。比如,在2000年大选中,戈尔经过苦战还是失败了。但他在接受投票结果时称,“这就是美国”,“我们将一起支持新总统”。

但是,很难想象2020年大选的失败方会有这样的表现。如果特朗普再次获胜,民主党会接受其连任的合法性吗?少数族裔是否将更强烈地觉得自己会受到迫害?而如果民主党人夺回了白宫,特朗普会否指责选举受到操控,甚至拒绝放弃权力?

分析认为,1860年的选举曾点燃了美国的第一次内战。在150多年后的今天,美国无论是在地域、政党、意识形态还是经济和种族问题上都陷入了严重的分裂。

一些分析甚至呼吁美国政府,包括军方等,应为选举后可能出现的不测事态做好应急预案。

特朗普连任挑战增多

特朗普的连任仍有较大的概率,但其挑战也在不断增加

尽管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充满了丑闻和混乱,一会儿是“通俄门”,一会儿又是“通乌门”,白宫和政府高官更迭频繁如同走马灯,共和党又在2018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中丢掉了众议院的多数地位,但分析认为,特朗普寻求连任仍拥有两大优势。

其一,特朗普是在任总统。自1980年以来,美国选民只有一次拒绝给一位在任总统连任的机会。其二,美国经济增长现在依然强劲,失业率低。

美国爱默里大学知名政治学家阿伦·阿布拉莫维茨称,根据其预测模式,如果美国经济增速在2020年头半年达到2%,特朗普获得连任的机会达到50%。最新的民调显示,56%的登记选民认为,特朗普将获得连任。

虽然如此,特朗普面临的挑战不减反增。最新的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于数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近10个百分点。这包括前副总统拜登领先9个百分点,联邦参议员沃伦领先8个百分点。而另一个民调称,拜登和沃伦分别领先于特朗普17和15个百分点,民主党的另一个总统参选人桑德斯也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

特朗普主打的经济牌警报不断。经济历来是决定每次美国大选结果的关键因素之一。特朗普也一直强调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失业率处于历史新低,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经济的下行压力乃至滑向衰退的风险并没有完全解除。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只有1.9%,远低于第一季度的3.1%。经济专家预测,美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将由今年的约2%进一步放慢到1.6%。

特朗普誓言要振兴的美国制造业“未扩已收”。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学会的数据,10月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8.3,虽然环比有所微升,但该数据已经连续三个月低于荣枯线,凸显美国制造业面临的严峻局面。

分析指出,特朗普已在寻找导致经济减速的“替罪羊”,即美联储才是美国经济增长的“最大问题”,先是只顾提息,后又降息力度不大,而不是其贸易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之过。

特朗普本身是最大威胁

特朗普将以何种面目登上2020年的选票耐人寻味

2016年,特朗普以超过61%的不认可率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赢得总统选举的人”。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或会让历史重演。从某种角度讲,这也意味着:在2020年大选中打败特朗普的将是他自己。分析称,在过去3年中,特朗普的不认可率居高不下。而在未来的一年中,特朗普的认可率也几乎不可能超过50%。

不过,刚刚结束的肯塔基、密西西比和弗吉尼亚州的选举或会成为2020年大选的风向标。共和党虽然夺得了密西西比州州长宝座,但却输掉了特朗普的铁杆州肯塔基州。

同时,在民主党的弹劾攻势之下,特朗普政府内部的“众叛”压力有所上升。从一开始,特朗普和白宫就发起了“阻止战”,指示政府部门和有关官员不要提供相关文件,并拒绝出席听证会。

但这个阻击阵营已经开始出现裂缝。如今,涉事的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瓦诺维奇、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等,已相继前往众议院作证。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主任文德曼更在作证前一天毅然宣布辞职。

在文德曼作证前一天,特朗普猛烈抨击作证者都是“绝不要特朗普者”。但一些共和党高层则对文德曼的作证予以盛赞。

来自南达科他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在文德曼作证后表示,“我个人不会批评他。他是一名爱国者”。共和党鹰派代表之一利茲·切尼表示,质疑文德曼对国家的忠诚是“可耻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也称,“我不会质疑任何站出来的人的爱国主义”。

原标题:“通乌门”事件成双刃剑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