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不是北约的“灭火队长”
来源:中国网 2019/12/04 10:55:13 作者:陈旸
字号:AA+

导读: 默克尔选择此时发表对北约的看法,为北约“站台”,显然是为了廓清舆论,推动北约这艘大船安全驶离漩涡。但是默克尔的发言救急不救火,北约的航道早已烟雾弥漫,触礁的风险与日俱增,其未来何去何从的决定权并不掌握在德国手中。

11月2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联邦议会发表演讲,强调北约意义重大,重申欧洲不能单独守护自身安全。时值70周年峰会来临之际,北约却陷入一系列混乱和迷茫之中。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说”,更是把北约内部矛盾公之于众,将北约未来发展的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默克尔选择此时发表对北约的看法,为北约“站台”,显然是为了廓清舆论,推动北约这艘大船安全驶离漩涡。但是默克尔的发言救急不救火,北约的航道早已烟雾弥漫,触礁的风险与日俱增,其未来何去何从的决定权并不掌握在德国手中。

德国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这一态度不会因为北约掌舵者的不同而轻易改变。德国人对北约心存感激。历史上,北约是德国二战后重新融入西方的重要平台,为德国自我救赎,走出战败国的阴影提供了关键的心理支撑。

冷战时期,德国是美苏对抗的最前沿,北约在联邦德国看来是安全的倚仗和实力的表征,德国人对北约怀有敬畏之情。冷战结束后,德国仍是北约在欧洲最重要的军事基地,迄今驻扎着3万余名美军士兵。北约最新成立的两大司令部之一——后勤司令部亦落户德国的乌尔姆市,另一个位于美国本土。

德国国内存在强大的和平思潮,反战裁军思想是德国政坛的共识,其军事投入与其国民收入相比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军备水准较低。数年前媒体还多次曝光联邦国防军武器装备年久失修、滥竽充数等问题。冷战结束后,德国在安全上对美国的依赖性不减反增。

德国将跨大西洋关系作为自身的外交支柱情有可原,即使美国曝出“斯诺登事件”、坐实大规模监控、窃取德国数据信息资料等非盟友行为,德国依然忍气吞声,不敢大声质疑美国。如今,德美关系微妙,在贸易关税问题上已反目成仇,德国会更加小心谨慎地维护安全纽带的维度,避免跨大西洋同盟关系的瓦解。

因此,德国对北约存续的问题尤为敏感,不会轻易自毁长城。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说”甫一出炉,默克尔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反对,指其不能代表欧洲的意见,批评马克龙言论过激,认为团结是当前第一要务。

《纽约时报》爆料称,默克尔表示厌倦了为马克龙收拾残局,两人甚至因此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德国外长马斯和防长卡伦鲍尔相继提出补救方案,建议通过设立类似专家小组的形式,研究探讨北约的未来。他们希望既坚持北约存在的合理性,又以德国人特有的解决方式照顾马克龙的面子。

但是,马克龙并未就此偃旗息鼓,仍然坚持“北约脑死亡”的提法。北约峰会阴霾难消,警铃大作。事实上,北约的问题并非一日而成,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美国作为北约的掌舵人,如今对北约态度暧昧,若即若离,一方面用北约敲打欧洲盟国,让其增加军费投入,另一方面又对北约战略目标举棋不定。

美国对北约反恐的热情不足,尤其是美国与欧洲盟友缺乏沟通,独断专行,更加让欧洲盟友无所适从——连德国都对此颇有微词。默克尔在其演讲中,也认识到北约缺乏合理的政治目标,凝聚力下降,需要反思。北约的矛盾不断累积自燃,渐成明火,即使有德国等盟友表忠心,也无法轻易扑灭。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

原标题:德国不是北约的“灭火队长”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