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周恩来与中共隐蔽战线
来源:党史文汇 2019/12/25 11:50:05 作者:崔根东
字号:AA+

导读: 周恩来为了党的隐蔽战线事业,犹如红烛般燃尽自己,照亮了前进的道路。他在隐蔽战线上的的超凡才智、恢宏气度、领导风范及卓越贡献将永垂青史。

周恩来是我党隐蔽战线的主要奠基人和卓越领导者。自1927年首倡并亲自组建我党早期情报保卫组织以来,他长期领导隐蔽战线斗争,为我党隐蔽战线工作的创立、发展、壮大,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做出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u=4204787084,3595356933&fm=11&gp=0.jpg

创建中央特科,构筑红色战斗堡垒

毛泽东曾指出:“战胜敌人必须打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战争,一种是隐蔽战争。隐蔽战争有战略进攻,派人打入敌人的内部;也有战略防御,保卫自己,要打败敌人须内外夹攻,所以两者都有同样的意义。”面对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血雨腥风,我党认识到武装斗争重要性的同时,也深刻认识到开展隐蔽斗争的重要性。

1927年5月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周恩来在武汉主持成立中央军委特务工作处,担负起搜集敌人动向、保卫中央安全、惩处叛徒内奸等任务。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发生后,中共中央由武汉迁往上海,仅仅存在了短短3个月的中央军委特务工作处在完成护送转移任务后,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周恩来目睹了敌人对共产党人的猖狂捕杀,以及叛徒内奸对党的事业造成的重大危害,深感在严重白色恐怖笼罩下的上海,必须建立严密有效的情报保卫系统,才能有力保障党中央的安全。为此,他倡导临时中央政治局建立专门的情报保卫机构。11月14日,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设立中央组织局,并在其下专门组建特务科,中央特科由此诞生。

中央特科由周恩来直接领导,主要职责是深入敌党政军警宪特机关,获取敌破坏我党机关与组织的情报,惩处对党的组织构成重大威胁的叛徒、内奸,保证党中央领导机关和主要负责同志的安全,筹建秘密电台和无线电通讯联络,下设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交通科(后改为无线电通讯科)。从1927年到1935年,它在极其严峻的斗争形势和严酷的斗争环境中,始终在党中央绝对领导下与敌斗智斗勇,浴血奋战,前赴后继,不屈不挠,创造了一个个不朽传奇。特别是1931年4月、6月,顾顺章、向忠发相继叛变,敌人妄图将我党在上海的中央机构一网打尽。周恩来领导特科及时预警并成功转移党的重要机关,在生死存亡、千钧一发之际保卫了党中央。正如1981年11月8日陈云在接见原中央特科工作者座谈会代表时赞誉说:“特科是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下的党的战斗堡垒,特科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白区党的地下组织。”

中央特科在8年对敌斗争中,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培养了一批专业情报保卫干部,特别是培养了隐蔽战线革命先辈们英勇斗争、慷慨赴死的大无畏精神,为后来者铸就了永恒的精神丰碑。

领导和开创党的无线电通讯事业

我党隐蔽战线的无线电通讯工作由周恩来亲自部署创建。之前,我党传递情报主要靠邮政通信,必须经过国民党控制的邮路检查,很不安全。有时也由秘密交通员传递,翻山越岭,潜过敌人封锁线,往往要数月才能沟通传递一次,效率极低。1928年,为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加强中央对各地党组织和苏区红军的领导,在莫斯科召开的党的六大上,与会代表一致提出要建立无线电台。出席会议的周恩来调兵遣将,兵分三路:安排正在苏联留学的涂作潮、毛齐华等人进入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信联络学校学习通讯技术;指示中央特科无线电通讯科科长李强自行研制收发报机;指派特科干部想方设法考入国民党的无线电学校,进而掌握有关发报技术。

1929年10月,年仅24岁的李强在上海研发出我党第一台无线电通讯设备50瓦功率的收发报机。1930年,他带着自行装配的电台潜入香港九龙并成功沟通上海,实现了远程无线电通讯联络。此后,中央特科为香港、武汉和天津党组织建立了秘密电台,为各地党组织培养输送了一批无线电通信技术骨干。经过一年不懈努力,1931年,秘密电台在位于上海的党中央首脑机关和全国白区、苏区的党组织之间架起了一座座无形而坚固的、畅通无阻的“空中桥梁”,通信效率和安全性大大提高。周恩来还亲自编制了中共第一部密码,因五四时期他在天津搞学生运动时化名伍豪,故称之为豪密。邓颖超担任译电员译出了第一份电报。

我党的无线电通讯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上海到香港再到苏区,一条条无形的红色电波就这样在神州大地和浩瀚天空之间传播,虽屡经磨难,但始终未中断。秘密电台的建立被誉为“党的通信史上划时代的革命”,这是周恩来领導下的党的隐蔽战线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的一个重大贡献。

助力人民战争的胜利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党中央成立了由周恩来担任主任的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集中统一领导党的隐蔽战线工作。1939年和1941年又先后成立了中央社会部、中央情报部。党的隐蔽战线在抗日烽火中接受洗礼,不断发展壮大,进入了专业化的成熟期。

周恩来以高超智慧、过人谋略和缜密部署,在党的隐蔽战线上精心谋划,巧妙布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全面抗战初期,他精心挑选清华大学学生熊向晖作为“闲棋冷子”打入国民党军队,成为胡宗南的侍从副官和机要秘书。解放战争时期,他精密指导熊向晖将胡宗南部进攻延安的准确时间和兵力部署等重要情报,密报党中央,为保卫党中央的安全起到重要作用,毛泽东为此称赞熊向晖“一个人能顶几个师”。

周恩来担任南方局书记期间,长期战斗在国统区的心脏重庆,在国民党特务铁桶般的重重包围中,位于曾家岩50号的周公馆成为漆黑长夜里照耀在国统区中共隐蔽战线上的闪亮灯塔。在周恩来亲自领导下的情报人员阎宝航,以公开合法身份为掩护,先后获取了1941年6月22日德国法西斯进攻苏联的准确时间和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详细军事部署等绝密情报。这两份极其重要的情报为取得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重要贡献,并因此载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册。

解放战争时期,周恩来领导下的中共隐蔽战线工作玉汝于成,既是保卫党中央安全的“卫士”,又是提供作战情报的“参谋”,还是政治策反的“智囊”。我党秘密情报人员遍布国民党重要决策机构以及军队指挥中枢,不仅及时准确提供重大军政情报,真正做到了敌未动,我先知, 而且成功策动大批国民党阵营人员起义投诚,为中共中央研究战局、制定战略、赢得革命胜利做出历史性贡献。解放后谈及周恩来在党的隐蔽战线上经营20多年的隐蔽战线,毛泽东这样评价:“解放战争中的情报工作是最成功的。”

在近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中,周恩来宵衣旰食、鞠躬尽瘁,为党的隐蔽战线斗争倾注了大量心血。甚至在临终前,他还强撑病体最后召见时任中央调查部部长的罗青长,交代和嘱托对台秘密工作。周恩来为了党的隐蔽战线事业,犹如红烛般燃尽自己,照亮了前进的道路。他在隐蔽战线上的的超凡才智、恢宏气度、领导风范及卓越贡献将永垂青史。

原标题:周恩来与中共隐蔽战线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