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光荣牌的故事
来源:解放军报 2020/01/17 09:36:49
字号:AA+

导读: 我是一名水务公司的抄表员,当发现用户家门口悬挂着金闪闪的“光荣之家”牌匾时,总是倍感亲切,因为我也曾是一名军人,我们家也挂上了光荣牌。

我是一名水务公司的抄表员,当发现用户家门口悬挂着金闪闪的“光荣之家”牌匾时,总是倍感亲切,因为我也曾是一名军人,我们家也挂上了光荣牌。

有一次,我看到一户人家的门框上挂着两块光荣牌,抄水表时我和这家主人老顾聊天,问起此事,他老伴抢着说:“老顾年轻时当过兵,在部队里的照片还留着呢,他一直干到副营长才转业。俺儿子前几年也听他的话去当兵,后来退伍时有单位要他,他却自己开了个物流公司。父子两人都穿过军装,当然社区要给俺家挂两块光荣牌。”老顾笑着说:“儿子到部队锻炼了两年,先前娇生惯养,回来后就是不一样,肯吃苦了,这就是他创业的一笔财富!”

我服务的安徽省蚌埠市胜利二村,有一对老夫妻见到我总是很热情。夏天时他俩喜欢坐在树荫下乘凉,我一出现老大娘就会主动打招呼:“小伙子又来忙了,来坐这歇歇!”我都50多岁了,她还喊我“小伙子”,递过一张小凳子就让我坐下。去年春节前,我发现他们家门口挂了一块光荣牌。几天后,我路过时看到两位老人正站在门前仔细端详那块光荣牌。老大爷说,这牌子东边略高了一点。大娘说,细看是东边高了一点,但也不太明显。我站在他俩身后,抬头左右看了看说:“光荣牌两边是有点不一样高,当时挂的时候怎么没注意?”老大娘说,那天社区来人给挂上时是傍晚,可能光线暗了没看那么准。我接了一句:“要不搬个椅子我帮着重新给挂一下?”两位老人高兴地连说“那好、那好,谢谢、谢谢!”我站在椅子上还有些够不到,脚下又垫了一张小凳子,他们俩一人扶着凳子,一人盯着光荣牌,都提醒我注意安全。

终于把光荣牌挂正了,我帮着把椅子搬回屋,问他们家里谁当过兵。老大娘说大爷是1962年入伍的铁道兵,转业前在昆明干了整整20年,退休很多年了,现在孙子孙女都成家了。我凑到老大爷耳边大声说,老人家您好福气啊,我也当过兵,是1982年的兵,您进部队时我还没出生呢!接着,我立正身体,恭敬地给这位老兵敬了一个军礼。

如今,我在日常工作中经常能看见用户家门口悬挂着光荣牌,这是党和政府重视现役和退役军人家庭,给予我们的无上荣光。我很珍惜,告诉自己退役不能褪色,一定要把工作干好,才能对得起这份荣誉。

原标题:光荣牌的故事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