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和平进程前路仍渺茫
来源:文汇报 2020/01/20 11:01:13 作者:刘中民
字号:AA+

导读: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1月1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土耳其、埃及、阿联酋等国家,以及联合国、欧盟、非盟和阿盟的代表与会。这是继1月14日在莫斯科举行的四方会谈以失败告终后,国际社会再次将目光聚焦利比亚。在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俄罗斯积极干预、利比亚问题与东地中海油气资源争夺挂钩的复杂背景下,利比亚问题柏林会议引起了广泛关注。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1月1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土耳其、埃及、阿联酋等国家,以及联合国、欧盟、非盟和阿盟的代表与会。这是继1月14日在莫斯科举行的四方会谈以失败告终后,国际社会再次将目光聚焦利比亚。在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俄罗斯积极干预、利比亚问题与东地中海油气资源争夺挂钩的复杂背景下,利比亚问题柏林会议引起了广泛关注。

但是,由于利比亚内部矛盾不断加剧、外部国家围绕利比亚的博弈日趋复杂,柏林会议恐怕在和平进程问题上难有收获,即使达成某些共识,也会像过去多次达成的协议一样,难逃协议墨迹未干便干戈再起的命运。

内部矛盾难以调和,和解意愿化为泡影

利比亚自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陷入长期动荡。2012年7月,利比亚举行了大选,选出了作为临时议会的“国民大会”,也成立了临时政府。由于临时政府以亲西方的世俗精英为主,但“国民大会”的多数议员是伊斯兰势力,导致世俗力量与伊斯兰力量的矛盾不断加剧。

2014年2月,世俗派将领哈夫塔尔声称应由自己接管国家,并武力进攻东部重要城市班加西。同年6月,利比亚举行议会选举,世俗派大胜,成立了名为“国民代表大会”的新议会,并得到哈夫塔尔的支持。伊斯兰势力控制的老议会拒不交权,自行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被称为西部议会和西部政府。因此,自2014年以来,利比亚便陷入了东西两大力量的长期对峙和冲突之中,得到联合国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控制西部部分地区,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与国民代表大会联手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从2014年至今,联合国、西方大国、利比亚邻国都对利比亚问题进行过多次调停,但都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2015年12月,利比亚两个对立议会代表团在摩洛哥海滨城市斯希拉特签署《利比亚政治协议》,同意结束分裂局面,共同组建民族团结政府。然而,在签署协议后,利比亚各派没有按照协议接受民族团结政府统一领导,该国仍处于动荡和分裂之中。

2018年5月,利比亚主要政治势力领导人在法国巴黎举行联合国支持的和解会议。会议商定2018年年底举行利比亚议会和总统选举,但由于该国安全局势恶化,联合国方面被迫宣布选举无限期推迟。

2018年11月,利比亚问题会议在意大利巴勒莫举行,由意大利政府与联合国合办,参加此次会议的利比亚各方代表明确承诺会参加于2019年年初召开的利比亚全国对话大会。2019年2月,利比亚两派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会晤,双方同意举行全国大选。然而,自去年4月以来,“国民军”与民族团结政府军队的交战时有发生,且愈演愈烈,致使此前多轮会谈的成果付诸东流。

进入2020年后,利比亚两派战火再燃。在俄罗斯和土耳其呼吁下,双方从1月12日起进入停火期。1月13日,在俄土斡旋下,利比亚冲突双方在莫斯科就停火等问题举行间接谈判,但“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没有签署停火协议,利比亚国内紧张态势仍未改变。利比亚问题柏林会议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召开的。因此,柏林会议恐很难解决旷日持久的利比亚内战,而土耳其出兵利比亚等外部环境的复杂化,使利比亚问题的前景更为堪忧。

外部力量日益复杂,大国博弈更趋激烈

利比亚冲突双方得到诸多外部力量的支持,而近期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以及利比亚问题与东地中海油气资源开发的争夺交互影响,导致利比亚问题的国际博弈更趋激烈,和解缺乏应有的国际环境。

利比亚两派力量的背后均有世界大国及地区力量的支持。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和国民代表大会得到了埃及、沙特、阿联酋、俄罗斯、法国的支持,而西部的民族团结政府得到卡塔尔、土耳其、意大利力挺。更为复杂的是,埃及、沙特、阿联酋与土耳其、卡塔尔在利比亚问题上形成的两个阵营有着十分复杂的根源,其重要矛盾之一是双方围绕伊斯兰力量的博弈,土耳其、卡塔尔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的背后即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伊斯兰力量,这也恰是埃及、沙特、阿联酋政府所反对的力量。换句话说,这是双方围绕支持和反对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矛盾在利比亚的延伸,因此十分难以调和。

此外,俄罗斯、土耳其两大力量作为中东地区事务中日趋活跃的角色,在叙利亚、利比亚等一系列地区问题上既有合作,又有分歧,甚至是对抗。在利比亚问题上,俄罗斯支持东部力量,而土耳其支持西部力量,双方在利比亚的矛盾无疑是影响利比亚问题的复杂外部因素。

土耳其近期采取的出兵利比亚、与民族团结政府签订《东地中海海洋划界协议》,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进一步加剧了外部矛盾,也加剧了利比亚问题的外溢。据报道,在几天前结束的莫斯科会议上,哈夫塔尔提出了签署停火协议的两个先决条件:一是要求民族团结政府解除支持它的利比亚民兵力量武装,二是拒绝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土耳其居中斡旋和调解。其矛头都直指土耳其,可见土耳其在利比亚问题上的激进外交,已成为利比亚和解的重要障碍。

更堪忧的是,土耳其与民族团结政府签署了《东地中海海洋划界协议》,引发周边有油气利益的希腊、埃及、以色列等国家的强烈反对,并有可能激化土、俄在油气资源开发及油气管道等问题上的矛盾;而土耳其决定应民族团结政府之邀出兵利比亚,引起国际社会尤其是沙特、埃及的强烈不满。由此可见,利比亚危机不仅将持续存在,而且与东地中海地区的油气争端相交织,呈现出日趋复杂化、国际化的态势。东地中海海域及周边地区正在成为中东地区继海湾地区之后新的“火药桶”,而且几乎涉及所有主要的地区国家。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原标题:利比亚和平进程前路仍渺茫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