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伊朗的攻防转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龚正
来源:北京日报 2020/01/22 11:43:24 作者:滕宇鹏
字号:AA+

导读: 2020新年伊始,中东局势风云突变。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1月8日,伊斯兰革命卫队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进行报复。但从深层次和长远利益的角度看,美国和伊朗斗而不破的可能性更大。

2020新年伊始,中东局势风云突变。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1月8日,伊斯兰革命卫队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进行报复。但从深层次和长远利益的角度看,美国和伊朗斗而不破的可能性更大。

美伊之间的

“最大公约数”

对美国而言,对伊朗遏制政策的核心并非与之开战,而是“极限施压”。暗杀苏莱曼尼已经是近年来遏制伊朗的重要“战果”之一,特朗普甚至吹嘘“功绩超过奥巴马击毙本·拉登”。特朗普的新年冒险性价比不低。而且,特朗普从竞选时就一直声称要把精力用在重振美国国内经济,主张从中东撤军,不想继续为中东战争花钱。如果特朗普选择进一步“玩火”,极可能导致与伊朗陷入新一场中东战争泥潭,这对一心谋求连任的特朗普而言无疑是个噩梦。因此特朗普的决策团队很可能会选择“见好就收”。

对伊朗而言,2019年5月以来与美国军事对抗风险已经明显增大,各种小摩擦、小冲突不断。这次事件,伊朗重要将领被美国导弹袭击身亡,当然很丢面子,国内群情激愤势所必然。但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从军事实力对比等各方面来说,伊朗目前还无法承受与美国直接开战的风险。伊朗擅长的是利用半隐蔽、代理人战争等方式袭扰美国,而不是正面大规模军事对抗。如果放任冲突升级至直接军事对抗,无异于以己之短击敌之长,难有胜算。此外,伊朗还要处理误击乌克兰客机事件的善后,无论是领袖、政府、军队都面临极大压力,此时挑起与美国的新一轮军事冲突显然力不从心。

美国极限施压

伊朗谋求突围

下一步,美国可能还得回到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以来的老路,继续对伊朗搞“极限施压”,具体到战术层面将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联合盟友继续加大对伊朗制裁力度。美国财政部1月10日已经宣布了对伊朗新的制裁措施,包括制裁8名高官和矿业公司等,以回应此前伊朗对伊拉克美军基地的导弹袭击。1月14日,英法德三国共同宣布,将启动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来向伊朗施压。这些迹象都表明,美国将继续收紧对伊朗的国际制裁体系。二是保持军事威慑力度。2019年美国已经陆续向中东增加了1.4万驻军,在伊朗周边形成围堵之势。国务卿蓬佩奥也放话称将继续加大对伊朗军事威慑,通过在海湾部署更多部队挤压伊朗。三是以压促变煽动暴乱。特朗普最近罕见地在推特上用波斯文向伊朗国内抗议者喊话,凸显所谓“声援”,威胁伊朗政府不要武力镇压,其目的就是希望伊朗内部动荡加剧,甚至导致政权垮台。

伊朗下一步可选择的战略空间相对有限。在目前内外压力交织的情况下,伊朗最重要的还是要维持好内部稳定,避免出现更多不测事件。在此基础上,伊朗将在两个方面抗击美国的围堵:一是在核问题上保持强硬。伊朗总统鲁哈尼1月14日表示,伊朗核能产业目前已“没有限制”,核技术条件优于伊核协议签订时的水平,浓缩铀储量也已超过当年,目的就是让美国吞下退出伊核协议的苦果。二是在伊拉克给美军制造麻烦。政治上,伊朗会继续鼓动伊拉克民族主义者、什叶派党团向伊拉克政府施压,让伊拉克政府早日驱逐美军;军事上,伊朗想做能做的,很可能是继续加强整合当地的什叶派民兵,对美军的各处目标实施袭扰,让美军一直处于担惊受怕的紧张状态。

(记者 滕宇鹏采访整理)

原标题:美国伊朗的攻防转换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