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到访之际,新德里发生骚乱
来源:解放日报 2020/02/28 10:52:35
字号:AA+

导读: 批评人士认为,修正案对穆斯林有偏见,破坏了印度的世俗宪法。人民党则说,新的《公民身份法》对保护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阿富汗的少数群体是必要的,并否认对印度穆斯林有任何偏见。

2月27日,在印度新德里,人们经过发生骚乱的地区。 新华社发 2月27日,在印度新德里,人们经过发生骚乱的地区。 

连日来,印度《公民身份法》修正案风波再起,其支持者和反对者在首都新德里发生冲突并升级为骚乱。据《今日印度》等媒体27日报道,骚乱仍在持续,目前死亡人数已上升至35人,其中包括一名警察和一名情报人员;另有200多人受伤,其中70多人是枪伤。

分析认为,骚乱持续之时恰逢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问印度,背后或有施压莫迪政府的考量。不过,莫迪执政地位稳固,预计骚乱不会对其权力基础构成挑战。

持续多日逐步升级

据报道,骚乱本月23日始于德里东北部,印度《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支持者与反对者(主要为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发生冲突。起初规模较小,但于次日升级,出现更多伤者。25日,双方人员大规模出动并诉诸暴力,冲突酿成骚乱。

联合警察专员阿洛克·库马尔说,示威者互相打斗,还动手袭警。众多商铺、汽车遭毁,造成包括一名警察在内的至少20人死亡,另有近200人受伤。

另据印度媒体援引德里消防部门消息说,从27日凌晨至上午,消防部门接到骚乱地区19个火警电话,100多名消防员被派往现场。

印度政府在骚乱地区部署了6000多名警察和准军事人员维护治安。当地消防部门说,接到十多起纵火报告。还有目击者称,街上有人拿着金属棒、石块乃至枪支,冲突双方均有人员受枪伤,并在医院接受救治。

“担架上的病人挤满了急诊室,死者家属在停尸房外哀嚎,受伤的人持续拥入医院……”美联社写道。据悉,随着医院继续接收伤者,伤亡人数预计还会上升。当地警方发言人兰哈瓦说,106人因涉嫌参与骚乱而被捕。

“静坐抗议取消了,海报被撕毁和践踏。附近的清真寺被烧毁了,没有声息,地板上血迹斑斑。寂静填满了一条主干道,空荡荡的,只有流浪狗在废墟中寻找出路。”《华盛顿邮报》如此形容新德里的一片地区。

在清真寺外,很难相信这里是印度繁华的首都。这里看上去就像一片战区:刺鼻的浓烟从被烧毁的学校里冒出,空荡荡的街道上散落着碎片。清真寺内,墙壁被烟灰熏黑,烧焦的书籍散落在地板上。屋顶上,一面印度国旗在微风中微弱地飘扬……

据悉,这是自印度《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去年12月通过以来,印度首都地区最为严重的骚乱。美联社称,这是自1984年以来新德里发生的最严重的宗教暴力事件。

选择时机趁机施压?

值得注意的是,骚乱持续之时恰逢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问印度。

特朗普24日抵达印度作国事访问,印度外秘什林拉在访前吹风时声称,特朗普将受到“全印度乃至全世界都绝无仅有的欢迎”。然而,一边是盛大的欢迎仪式,另一边却是混乱的街头暴力。

执政党印度人民党发言人巴戈表示,人民党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暴力。他还指责对立党派在特朗普访问期间制造混乱,损害印度形象。“这百分之百是预先计划好的。”他补充说,人民党或其政策与骚乱无关。

究竟是巧合还是预谋?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干城认为,这起骚乱并非偶然。在明知莫迪政府重视特朗普此访的情况下,“有一点给莫迪难堪的意思”,背后或有加大施压的考量。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指出,骚乱自去年12月以来断断续续,演化至今。“特朗普来访可能是一个因素,可能是有人想趁机施压。”

刚与印度签订了价值约30亿美元军售大单的特朗普似乎有意避嫌。25日,他与莫迪在新德里举行会谈后告诉媒体记者,他对骚乱有所耳闻,但未与莫迪谈论此事。特朗普拒绝评论印度《公民身份法》修正案。“我不想讨论那个话题,那是印度(政府)的事,希望他们为人民作出正确决定。”

骚乱也引发邻国关切。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谴责针对穆斯林的暴力,他说:“现在印度有2亿穆斯林成为袭击目标。国际社会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群体间社会利益之争?

处于漩涡中心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于2019年12月10日和11日相继在印度议会下院和上院获得通过,随后由总统签署后正式成为法律。

根据修正案,印度政府授予2014年12月31日前因“宗教迫害”进入印度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富汗三国非法移民印度公民身份,包括印度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拜火教、天主教教徒都有资格申请印度公民身份,但唯独把穆斯林排除在外。

修正案一经通过随即引起强烈抗议,骚乱从东北部阿萨姆邦、梅加拉亚邦等地开始并迅速向全国蔓延。去年12月15日,抗议者在新德里与警察发生冲突,数十人受伤。数千名示威者在国立伊斯兰大学附近举行的抗议活动演变成骚乱。

批评人士认为,修正案对穆斯林有偏见,破坏了印度的世俗宪法。人民党则说,新的《公民身份法》对保护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阿富汗的少数群体是必要的,并否认对印度穆斯林有任何偏见。

路透社称,自去年5月再次掌权以来,莫迪推行了“印度教优先”的执政议程。例如去年8月,印度政府宣布取消宪法赋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这让他的追随者——人口近10亿的印度教徒更有胆量,也让人口近2亿的穆斯林不知所措。有报道称,当一群高喊着支持印度教口号的人突然转向一名手无寸铁的穆斯林,这一迹象表明,印度两个占主导地位的宗教成员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可能难以控制。

赵干城指出,少数群体对人民党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本就不满。随着莫迪在去年选举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开始第二任期,穆斯林的担忧进一步加深。不过,印度是一个世俗国家,宗教不能干预政治。穆斯林受到的“侵害”并非宗教上的,而是社会利益上的。由于穆斯林在议会和党派中有一定地位,也可以通过合法手段提出诉求。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