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凯硕:长期削弱WHO,西方该反省了
来源:环球时报 2020/03/19 10:24:01 作者:【新加坡】马凯硕
字号:AA+

导读: 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开诚布公地宣布致力于支持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联合国机构。首先,中国可以带头呼吁大幅增加世卫组织经费来源中的强制会费份额。有了这种全球性的广泛互信,人类就能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

已故的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过去曾说,我们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地球村”。他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们的世界变小了。最近这段时间,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至世界各个角落,无论富国还是穷国都受到波及,疫情也再次证明,全球75亿人现在正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地球村中。

孔子和柏拉图等来自东西方的智慧哲学家们都曾教导我们,当我们生活在一个小共同体中时,我们必须建立普遍认同的规则和规范,用以管理公共空间和应对共同挑战。科菲·安南也曾说过:“我们需要交通规则以及指引个体和共同体之间关系的规范。这一点对于地球村而言千真万确,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来自这个地球村。”因此,如果我们已经变成了地球村,那就应该不断加强“地球村委会”,比如一系列联合国机构,它们构成了规则和规范,能够管理我们的全球公共空间和应对共同挑战。

但遗憾的是,最近几十年来我们一直都在背道而驰,不断削弱包括世卫组织(WHO)在内的联合国机构。

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不理智的行为?答案相当复杂,以至于我曾专门撰写了《大汇合》一书来解释这种非理智性。不过,其中也有一个关键原因相当突出,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些国家,尤其西方国家,轻率地认定削弱联合国更符合它们的利益。尽管许多西方国家都否认它们正在这样做,但作为两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1984年到1989年、1998年到2004年),我亲眼见证了西方是如何削弱联合国的。

另外也有很多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以世卫组织为例,西方国家用下列三种方式对其进行削弱。

首先,西方使世卫组织饱受强制会费短缺之苦。1970年至1971年,强制会费在世卫组织资金来源中的占比达到62%。但2017年时,这一比例已经下降至18%。为什么这一点如此重要?因为世卫组织只能使用强制会费来招募长期卫生监查员,而不能用自愿捐款。第二个错误是过度专注于生物医学,其关注重点在于个体行为而非社会医学。如果我们不处理好社会环境,类似新冠肺炎这样的传染病只会传播得更快。第三个错误是稀释世卫组织的作用,更多支持世界银行等由西方掌控的机构。结果就是1984年时世界银行用于卫生领域的贷款还只大约相当于世卫组织预算的一半。但到了1996年,前者已是后者的2.5倍。

如今,美欧都在饱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它们是时候严肃地扪心自问一下,数十年来削减对世卫组织的经费支持是否明智。同时,它们也应重新检视自己这样做的动机。事实上,美国和欧盟的动机并不相同。美国削弱联合国机构,是因为这些机构约束了美国单边行动的能力。一位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曾直截了当地对我说:“凯硕,我能理解为何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希望加强多边主义机构。但美国发现它们只会让自己束手束脚。”不得不说,他很诚实。相较而言,欧盟主要是想少花些钱。欧盟国家加在一起贡献了30%以上的联合国会费,但围绕资金支出决定的投票权不足15%,这让它们感到愤怒。

既然美欧国家都受到疫情困扰,那么按照逻辑,它们应该得出结论,认识到削弱世卫组织的做法是不明智的。毫无疑问,一个强有力的世卫组织将会让这些受到疫情严重冲击的西方国家受益匪浅。但遗憾的是,虽然西方社会尊崇理性,但他们发现改变过去的一些不理智政策并不容易。太多的既得利益束缚着西方,使它无法按照更合理的逻辑从削弱世界卫生组织的政策中掉头。

这给中国提供了巨大机遇。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开诚布公地宣布致力于支持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联合国机构。习近平主席2017年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演讲时说:“禽流感、埃博拉、寨卡等疫情不断给国际卫生安全敲响警钟。世界卫生组织要发挥引领作用,加强疫情监测、信息沟通、经验交流、技术分享。”他的话很有预见性。

那么,中国能以哪些行动帮助加强世卫组织的角色呢?首先,中国可以带头呼吁大幅增加世卫组织经费来源中的强制会费份额。这将使世卫组织能够做出更加明智、更具战略性的长期规划,包括发展应对未来大流行病的长期能力。毫无疑问,未来还会出现更多流行疫病。

但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要创造一种支持“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的全球氛围和精神。眼下,最能理解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的人,就是全球范围内的医务人员和卫生管理人员群体。他们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明白:病毒和细菌才不管什么国界不国界,它们没有护照但却毫不费力地穿越边界。正因如此,我们应该想方设法让全球范围内的所有医疗卫生专业人员能够更多地相互沟通联系。

世卫组织能够也应该组织更多全球医疗卫生专业人士的会议。在这些会议上,我们应该事先预测未来可能发生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并制订相应的计划和举措来保护全人类。幸运的是,就像我们在当前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发现的那样,应对方案并不一定是昂贵的医药治疗,有时只要简单地增强一些个人卫生就行。

在联合国任职的十年中,我学到的重要一课,就是持续的面对面交流有助于让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代表们增进彼此的互信和了解。因此,我相信,如果世卫组织能够在中国等相关各方的支持下,定期召集医疗卫生各个领域专业人士的全球性会议,就能极大提升他们彼此之间的互信。有了这种全球性的广泛互信,人类就能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当这一天到来时,世界将会向中国道一声谢谢,感谢中国为我们小小的地球村构建信赖播下了种子。(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新加坡前驻联合国代表。本文由王晓雄翻译)

原标题:马凯硕:长期削弱WHO,西方该反省了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