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似锦、苏明玉、樊胜美…国产剧女主为啥总有“奇葩妈妈”?
来源:人民网 2020/03/25 09:50:55
字号:AA+

导读: 相比于生活的琐碎,影视作品难免要通过夸张化的人物塑造、戏剧化的矛盾冲突来表达创作意图。当“逃离原生家庭”“女性独立自强”等问题被戏剧化表现形式一股脑地呈现出来时,剧本的现实关切一目了然。

最近,电视连续剧《安家》和《完美关系》同档期播出。同是都市题材剧,一些剧情和角色也有相似之处。剧中的邦尼妈妈、房似锦妈妈就多次被网友“骂”上热搜。从撕碎女儿大学通知书,到压榨女儿接济儿子,再到当众扇女儿耳光,这样的母亲角色让不少观众恨得牙痒痒。

有人说:国产电视剧里的“奇葩妈妈”多。加上此前《都挺好》中的苏明玉妈妈、《欢乐颂》中的樊胜美妈妈,观众对这一另类的母亲形象并不陌生。归纳剧情,不难发现这样几个相似点:女孩家境贫寒、独立自强,母亲宠爱儿子却对女儿索求无度,在这样亲子关系中女儿频频受伤。从个体困境切入社会议题,影视作品中的家庭关系刻画,促使人们反思“原生家庭”“重男轻女”“独立女性”“啃老妈宝男”等社会现象。

母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和温柔、慈爱、勤劳、无私的母亲形象不同,“奇葩妈妈”的出现仿佛打破了人们对于母亲的“标准人设”。正如一些网友所说,剧情虽然看着很气人,但这确实是生活中会发生的事情,在现实中,出于陈旧观念和经济情况等方面的局限,亲妈向女儿要钱帮儿子还债、逼女儿给弟弟买婚房的事件多次成为人们热议的社会新闻。剧情之所以牵动观众情绪,除却演员的精彩演绎,恰恰说明故事情节击中了很多观众的共鸣点。

相比于生活的琐碎,影视作品难免要通过夸张化的人物塑造、戏剧化的矛盾冲突来表达创作意图。

“狮子大开口”式要钱、恶语相加乃至暴力相向,剧集通过不断加码的情节强化戏剧冲突,或许是为了呈现家庭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作为受害者的母亲最终成为“重男轻女”的延续者,无疑增加了作品的悲剧色彩;令人气愤的母亲形象为女儿性格的自立自强提供了合理化依据,家庭关系紧张与事业成功发展形成鲜明对比,增加着剧情的张力。

当“逃离原生家庭”“女性独立自强”等问题被戏剧化表现形式一股脑地呈现出来时,剧本的现实关切一目了然。

第一个将“奇葩妈妈”搬上银幕的人,一定是细腻而敏锐的观察者。但在不少影视作品中,模式化、脸谱化的“奇葩妈妈”形象,雷同的故事呈现方式,难免让观众有了审美疲劳。为什么重男轻女的总是妈妈?为什么职场女性一定要碰上“吸血式”家庭?这样的追问背后,正是观众对于作品缺乏新意的不满。

家庭有多种打开方式,母亲也不只有一种形象。正如电影《唐山大地震》中的母亲元妮,既有基于重男轻女的生死抉择,亦有出于母爱本能的内疚、悔恨,那种人物的层次感与心理的复杂性至今仍能在看过电影的人心中激起阵阵涟漪。

“奇葩妈妈”与“新时代女性”、“被耗掉的女儿”与“被废掉的儿子”等截然对立的人物形象,给观众以戏剧性有余而真实性不足的感觉。毕竟,个人奋斗获得成功未必与存在瑕疵的家人水火不容,成长中的烦恼也未必都要让“原生家庭”来背锅,“奇葩妈妈”在生活中更是少数。

影视作品如果止于呈现简单的善恶是非判断,就很难全面深入地剖析社会问题。比起看到一个更比一个极端的案例,创作者对于“问题妈妈之所以成为问题妈妈”“困境中的女儿如何走出一条值得复制的突围之路”等问题的独特解读,才是作品打动人心的关键所在。

随着经济发展和时代变迁,人们面临着更多样的生活场景和价值选择,女性、母亲等群体更不应被标签简单定义。观众期待荧屏中的母亲群像更加多元、丰富、立体,也期待创作者通过丰富的个体遭遇去解读更多社会议题。如何提高作品的创造力、洞察力、想象力,无疑对编剧、导演和演员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正是:不入俗套才能高于现实,不落窠臼才能跳出范式。

原标题:房似锦、苏明玉、樊胜美…国产剧女主为啥总有“奇葩妈妈”?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