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石顶山起义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20/03/26 09:33:56
字号:AA+

导读: 在突围中,杨其生不幸中弹,他把指挥权交给冯剑魂,并叮嘱冯剑魂一定要保护李亚群政委安全转移。冯剑魂含泪率领战士保护着李亚群突出包围圈。

石顶山起义,是中共川、黔边区地下组织在白色恐怖下的国民党统治区领导的一次武装起义。历时一个多月的起义给川黔边区国民党及地方军阀以沉重打击,钳制了国民党部分兵力,有力地策应和支援了中央红军长征,同时也在川、黔边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桂梨园会议

1935年遵义会议后,中共四川泸县中心县委随即召开常委会,讨论“如何迎接中央红军渡江”问题。会议决定由县委宣传委员李亚群以(长江)南岸特派员身份,利用在川黔边赤水县、合江县等地发展党组织的契机,相机在这一地区组织武装暴动,牵制和打击川黔敌军,配合中央红军北上。

1935年初,李亚群按照中共泸县中心县委安排来到赤水县城,与赤水地下联络站负责人邹华轩取得联系。邹华轩将李亚群安排在贵州赤水和四川合江、叙永三县结合部石顶山附近的松柏园教私塾,李亚群以教书作掩护,发展整顿党的组织、发动群众,并对石顶山地区进行详细考察,拟定若干作战设想,为发动武装起义做准备。

1935年2月下旬,中央红军从云南扎西经川黔边境回师黔北,李亚群、杨其生在石顶山附近的桂梨园召开会议,研究起义事宜。会上,李亚群提出以石顶山作为根据地的建议,余德彰对石顶山的地理优势作了全面分析;杨其生提出建议:起义队伍的名称仍叫“川滇黔边区工农红军游击纵队”,得到一致通过。会议还明确了游击纵队的建制、人事安排及地点:由杨其生任纵队队长,党代表李亚群担任纵队政委,余德彰任政治部主任,任圣林任组织股长,赵世咸任宣传股长,袁崇杰任后勤部主任,向玉章负责总务工作,邹华轩负责交通联络工作。纵队共有200多人,分为2个挺进中队和2个赤卫队。起义时间定于1935年3月10日;明确由向玉章的女儿向贤清绣制标有镰刀斧头的工农红军旗帜。

  发动起义

1935年3月10日夜,余德彰率领驻合江县的部分国民党地方武装起义,并率部连夜赶赴约定地点宿营。与此同时,冯剑魂、王合廷率领的起义部队也先后来到桂梨园。李亚群向大家传达了中共党组织关于破仓分粮和攻打赤水县大同场的紧急决定。随后,杨其生集合队伍,召开动员大会,宣布正式成立“川滇黔边区工农红军游击纵队”,并安排部署当晚攻打大同场区公所的具体任务:汪相云为第一分队队长,率领20余名战士,与冯剑魂一起攻打前营门;冯宪章为第二分队队长,率领20余名战士,随杨其生一起攻打后门;王合廷为第三分队(“鸟枪队”)队长,率领30余名战士和群众,随带2副竹梯,作为翻墙工具和救护担架待用,听从任圣林、赵世咸的分配,站岗放哨,救护伤员。

3月11日清晨天刚亮,起义部队神不知鬼不觉地包围了大同区公所,值班兵丁刚打开营门,手中的枪就被杨其生劈手夺掉。杨其生随即与冯剑魂率队冲进区公所,队员们一面高喊“红军来了!缴枪不杀!”大同区团防队的兵丁见状纷纷投降。不到一个小时战斗结束,游击队无伤亡,共缴获步枪30余支,冲锋枪1支,马刀7把,子弹2000余发,电话机1部。

任务完成后,冯剑魂带领一分队为前队,杨其生带领二分队为后卫,撤离大同场,向石顶山进发。途中,杨其生对俘虏进行教育后释放。

在杨其生、冯剑魂率队攻打赤水县大同区公所时,李亚群、袁祟杰、谭子清率领第二赤卫队和部分群众,直扑落窝潭,活捉了作恶多端的大地主刘丕平。赤卫队破仓分粮,一部分群众担粮回家,一部分群众将粮送至赤合游击队后勤部所在地作军粮。下午4时许,两支起义部队在月台山胜利会师。

3月12日,李亚群等部队领导立即对队伍进行重新整编:根据队员的个人情况和家庭因素,以原游击纵队队员为基础,接纳刚参加游击纵队的群众,将战斗力强、家庭负担较轻的编入挺进中队;家庭负担较重、不能远距离作战的编入赤卫队;冯剑魂任第一挺进中队队长,杨其生兼任第二挺进中队队长。

 五通场战斗

3月13日,据多方侦察情报得知,合江县“合江县团练总局”的敌人蠢蠢欲动,调遣500余人准备镇压起义。3月14日,游击纵队军事部经过充分酝酿,决定趁精选队立足未稳又摸不清赤合游击队虚实的战机,出其不意,夜袭敌人驻地五通场。

杨其生命令队伍绕道六角田、响水洞,越过敌人把守的层层隘口,直取老庙上。在接近老庙上时,冯剑魂将游击队员分为两个分队,一个分队由冯剑魂本人带领强攻正面,另一个分队由冯光武带领攻打敌人侧后。

敌人根本没想到红军游击队动作如此迅速,都在倒头大睡。冯剑魂率部摸到敌营房外,突然杀入;同时,冯光武从右侧包抄过来,两面夹击,很快消灭了敌人驻守老庙上的中队,缴获步枪7支,俘虏5人。赤合游击队占领老庙上后,留下一个班镇守老庙上,控制制高点,监视其他敌人的动向,其余队员随冯剑魂一起杀进五通场。

在五通场场口,遇到了敌人的阻击。见敌人火力凶猛,冯剑魂命令队员暂时撤退,自己伏地还击掩护。敌人见状,立即追击,被埋伏在老庙上的游击队打退。此后敌人又发动了几次进攻,均被打退。鉴于敌人人多势众,又有机枪,红军游击队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迅速撤出五通场。

  与敌血战

五通场夜袭战,让国民党地方当局胆战心惊,立即纠集合江、赤水、叙永3县的24个团练中队和部分川、黔军阀部队共计2000余人,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企图一举消灭赤合游击队。

赤合游击队获悉后立即做出部署:杨其生率第二挺进中队在陡石梯、斑竹坝、红岩口一线阻击;冯剑魂率第一挺进中队在土地岩、观音岩2线设防;政委李亚群率部分战士接应。

3月16日,川军一个团、泸县肖镇南的清乡大队和叙永县6个团练中队,在迫击炮的掩护下从西向石顶山主峰发起攻击。与此同时,黔军驻合江县的两个营,从土地岩的东面向石顶山发起冲锋。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杨其生留下王合廷等少数赤合游击队、赤卫队队员拖住敌人,命主力则绕道迂回撤退。黔军被游击队疑兵的枪声吸引,奋力攻上石顶山时,发现山顶空空如也,于是急忙顺路下山,追击赤合游击队,正好与对面攻上来的川军相遇。彼此误认为对方是赤合游击队,便接上了火,“战斗”非常激烈。一直打到黄昏,才发现对手是“自己人”,赤合游击队已安全转移到显元山隐蔽宿营。

此后,赤合游击队在石顶山地区坚持战斗,多次击破敌人的“围剿”。敌人一面封锁道路,一面采取集中优势兵力拉网“围剿”。游击队孤军奋战,武器带药得不到补充,又无法与中共泸县中心县委取得联系,形势逐渐变得严峻起来。

4月上旬的一天上午,赤合游击队从兴隆弯出发不久,即遭遇敌人近千人的正规军。杨其生从容不迫,率游击队战士占领牛王坳口高地,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战斗相持了两个多小时,并趁敌人不备,率领部队冲出了重围。在突围中,杨其生不幸中弹,他把指挥权交给冯剑魂,并叮嘱冯剑魂一定要保护李亚群政委安全转移。冯剑魂含泪率领战士保护着李亚群突出包围圈。

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经研究决定,游击队暂时分散隐蔽,以待时机。此后,游击队指战员虽历尽艰辛,但依然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依靠人民群众,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不懈的斗争。抗战爆发后,一些同志前往延安,一些同志留在当地坚持斗争,最终迎来了全国解放。

原标题:石顶山起义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