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周总理来到我们文工团
来源:学习时报 2020/03/30 09:49:02 作者:何广华 何明圆
字号:AA+

导读: 在周恩来面前,大家无拘无束,谈笑风生,如同接待一位最尊敬的长者和最亲密的朋友。

这是一张62年前的照片,照片上的周恩来面带微笑,用手指着当时重庆市文工团的团长李庆升,亲切地与之交谈。坐在后三排的那个长相甜美、身材高挑的姑娘,名叫罗然,她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周恩来,聆听总理的教诲。

“这张照片拍于1957年,那时我才27岁,风华正茂。当时,周总理和贺老总出访欧亚11国后回国,路过重庆作短暂休息,专门来文工团观看正在上演的《日出》,并亲切接见了全体演职人员。”62年来,罗然一直将这张照片视为珍宝,从不轻易示人。

拍板剧本《四十年的愿望》

1953年,重庆市文工团(1958年1月改名为市话剧团)按照市委的指示,创作了反映成渝铁路建设的话剧《四十年的愿望》。时任市委宣传部部长的任白戈为这个剧本的创作倾注了大量心血,剧本由团长李庆升执笔,初稿出来后,市委便召开常委会讨论,剧作者全部列席市委常委会参加讨论。

话剧《四十年的愿望》在重庆演出时,被中国青年艺术剧院著名导演吴雪看中,便调创作组去北京修改剧本。在中国作协书记光未然的指导帮助下,经过数月奋战,剧本终于定稿,由洪深导演搬上了话剧舞台,并通过了时任文化部部长周扬的审查。

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中共西南局第三书记的贺龙得知此事后,匆匆赶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他虽然没有看过修改后的剧本,但他看过在重庆的演出,对该剧还保留着重庆演出时的印象。贺龙认为戏不成熟,应该暂停上演,并打算请中央领导看后再定夺。这下青艺着了慌,演出宣传马上停止,票也不敢卖了。

贺龙的动作也快,第二天晚上便请来了周恩来,还有时任炮兵司令员陈锡联、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及各方面的负责人。戏演完后,周恩来立即主持会议,并首先表态,认为这个戏写的是铁路工人克服重重困难,实现了西南人民修建成渝铁路40年愿望的事迹,表达了建设祖国的热情,方向正确,应该肯定。

随后,周恩来又让大家提出缺点好让作者修改,并首先指出剧中应有军代表出场,军代表是负责干部,他不出场不合适;接着又询问大家最后通车的尾声要不要保留?他认为尾声还是需要的,因为人民要看到愿望的实现才满足。周恩来的意见既中肯又具体,令全体创作人员深受感动。

当晚,按周恩来的意见,主创人员将剧本进行了修改,增加了军代表上场的剧情。在周恩来的关心指导下,《四十年的愿望》如期上演,轰动一时,并连续公演135场,全国15个省市剧团纷纷演出该剧。

与大家讨论剧情

1957年初春,周恩来、贺龙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了欧亚11国。访问结束后,周恩来一行从锡兰(今斯里兰卡)回国,2月8日由昆明来到重庆,决定先休整几天再回北京。

2月10日晚,周恩来和贺龙、李井泉等领导同志一道,来到重庆抗建堂观看话剧《日出》。

演出结束后,演员们簇拥着周恩来和贺龙到休息室开会。一开始大家显得有些拘谨紧张,当周恩来亲切地招呼大家坐下后,会场顿时活跃起来。周恩来显得十分兴奋,侃侃而谈,谈演员的优点与不足,谈对《日出》剧本和剧中人物的理解,内行人讲内行话,演员们听了都口服心服。

周恩来很赞赏陈白露的扮演者雷南,说“我给你打75分”。贺龙指着雷南说:“她还是有点拘束,她要不是共产党的话,也许更放得开些。”周恩来说:“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是共产党员,应该演得更好些。”话音一落,贺龙和大家都笑了。

早年参加过孩子剧团的张莺,在剧中饰演陈奶妈,周恩来见到她非常高兴,他对张莺说:“我和你们的邓妈妈找了你几年,原来你在这里。”他拉着张莺照了一张相,又从身上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递给张莺,说:“你写几句话,我回去带给你们的邓妈妈。”

周恩来又亲切地问了几个导演的家庭出身,结果,第一个回答是地主,第二个回答也是地主,第三个回答还是资本家兼地主,引起全场一阵哄笑。周恩来坦诚地说:“我也是大地主家庭出身,背叛家庭闹革命,家庭出身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是身不由己的,但不妨碍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民族立功。”

在周恩来面前,大家无拘无束,谈笑风生,如同接待一位最尊敬的长者和最亲密的朋友。

和文工团员跳舞

为了详细了解文工团团员们的生活情况,周恩来还特意来到大家的宿舍。当时文工团的红楼宿舍刚整修不久,他看了很满意,说:“你们的宿舍比北京有些剧团还好些。”

当走到团里的小礼堂时,周恩来问李庆升:“你就不让我和这些年轻的演员们跳支舞吗?”于是,乐队奏起了音乐。看见周恩来和大家跳得兴高采烈,罗然也想跳舞,但没有舞伴,于是便坐在乐队旁,看大家跳舞。谁知她刚坐下不久,就看见周总理走了过来,邀请自己跳舞。顿时,罗然感到胸中涌出一股暖流,心咚咚跳个不停。

周恩来拉着罗然的手,一边跳舞一边亲切地问:“小鬼,你叫什么名字?”“总理,我叫罗然。”第一次和周恩来跳舞,罗然显得十分紧张。

周恩来又问:“你是哪个地方的人?什么时候参加革命的?”

罗然回答:“我是四川广元宝轮镇的人,1950年抗美援朝时,国家号召知识青年参军,保家卫国,我就报名参了军。”罗然明显感到自己手心出了汗。

“你的钢琴弹得不错嘛!在哪里学的?”

“我从四川省艺专参军,到川北军文工团,后转业到西南团工委青年文工团,西南大区撤销后,当时重庆市文工团需要一个弹钢琴的人,伴奏京剧功和芭蕾舞的基本功训练,因为我是学钢琴的,所以团里把我调来了。”

“你成家了吗?爱人在哪里工作?”周恩来亲切地问。

看到周恩来和蔼可亲,像一个慈祥的长辈,罗然慢慢放松了下来,答道:“成家了,爱人也是军人,在四川军区组织部工作。”

“见到你爱人,记着代我向他问好!”周恩来边跳边说。

和罗然跳完一支曲子后,周恩来又去邀别的女同志跳。当舞会快结束时,文工团中还有一位女同志没有和周恩来共舞,周恩来发现后,便要乐队再奏一曲,上前邀请那位女同志跳。细微之处充分体现出周恩来的体贴周到。

(摘自2019年第7期《党史纵览》)

原标题:周总理来到我们文工团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