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退选,美国大选基本锁定战局
来源:解放日报 2020/04/10 11:01:22 作者:安峥
字号:AA+

导读: 没有人群,没有掌声,没有挽留,没有不舍。8日,美国民主党竞选人桑德斯通过视频讲话,为自己历时一年多的总统竞选画上句号。就其78岁的年纪而言,这应该是他5年来两次白宫征途的终点。他曾是民主党初选领跑者,得到大批“草根”选民支持,但在3月连续3个“超级星期二”中,他几乎遭遇党内“反桑德斯”力量的围剿。

没有人群,没有掌声,没有挽留,没有不舍。8日,美国民主党竞选人桑德斯通过视频讲话,为自己历时一年多的总统竞选画上句号。就其78岁的年纪而言,这应该是他5年来两次白宫征途的终点。他曾是民主党初选领跑者,得到大批“草根”选民支持,但在3月连续3个“超级星期二”中,他几乎遭遇党内“反桑德斯”力量的围剿。

有分析认为,作为“民主社会主义者”,他注定无法成为当权派的宠儿。也有评论指出,虽然他本人输了,但他的政治遗产可能会延续得更久一些。桑德斯为何选择此时退出?他的离开对美国总统选战意味着什么?

差距扩大,自知不敌

桑德斯8日在一段不到3分钟的视频中宣布了退选的决定。他穿着黑色西装,没有系领带,眉头微蹙,神情严肃。他说,过去几周他和团队就竞选前景进行了诚实评估。尽管得到大量年轻选民和工薪阶层的支持,但鉴于民主党籍前副总统乔·拜登在党代表票数上的领先优势,他没有获得提名的可行路径,所以决定退出。

外界对这个决定并不感到意外。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指出,形势在3月17日已经基本明朗,退选只是早晚的事。在3月3日、10日、17日民主党初选的连续3个“超级星期二”后,拜登的优势已很明显,与桑德斯的差距不断扩大。当时人们就在议论桑德斯退选,但他仍坚持了一阵。目前桑德斯获得逾900张代表票,拜登获得逾1200票,而最终得到党内提名的门槛票数是1991票。受疫情冲击,民主党初选活动几乎停摆,桑德斯无法通过大型集会和媒体曝光造势拉票,扳回比分的希望日渐渺茫。再加上,人们普遍认为,桑德斯退选更有利于集中党内力量、打败共和党籍现任总统特朗普。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桑德斯退选唯一的悬念就是时间。他选择眼下这个节点,除了上述翻盘机会太小、减少党内消耗等原因外,可能还因为威斯康星州初选刚刚结束,那是白人群体居多、具有一定指标意义的州,桑德斯表现不佳,此时退选顺理成章,不会给人突兀的感觉。

继2015年首次竞选总统失利后,桑德斯于2019年2月第二次宣布竞选美国总统,被广泛视为党内热门。今年2月,他在初选初期表现抢眼,先后拿下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内华达三州,并放言将“横扫全美国”。然而,他的强劲势头在2月29日非裔人口众多的南卡罗来纳州遭到重击。拜登大获全胜,将党内“温和派”的选票聚集在自己周围,民主党初选迎来此消彼长的转折点。

有分析认为,拜登对阵桑德斯的突出优势,并非他作为温和派、建制派代表的身份,而是他在3个“超级星期二”中展现出面向独立选民、多元化选民最广泛的团结能力。他不仅得到非裔、城郊、中老年选民的支持,甚至吸揽了一部分本应支持桑德斯的拉美裔选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桑德斯最终出局有很多原因,主要可以概括为五点:缺少非洲裔选民支持;缺乏建制派支持;青年投票率没有明显上升;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立场摇摆;党团会议决定的代表比例从2016年的14%下降到今年的3%,对桑德斯不利。英国《卫报》称,民调或许显示,一部分美国人已准备好迎接“民主社会主义”总统,但建制派显然不这么想。保守派、中间派民主党人都认为,美国走向社会主义——以桑德斯崛起为标志,无异于一场生存危机。所以为了打败桑德斯,他们甚至比打败特朗普还卖力。

刁大明指出,桑德斯在政治光谱上属于党内“进步派”中的激进分支。“进步派”一般主张通过“大政府”的更多作为,推广社会公平。但桑德斯的解决方案是激进、彻底的革命,而不是像前竞选人沃伦等主张的渐进改良。过去很多年轻人支持他,但也有很多人发现,他只是画了一张饼,并没有给出实现的办法。

吴心伯认为,桑德斯不仅是参加竞选,还搞了一场社会运动,甚至带有社会革命的性质。他的主张得到穷人、年轻人的支持,但对建制派毫无吸引力,这也成为他无法胜出的结构性障碍。

拜登竞选获得提振

随着桑德斯退选,拜登成为民主党内唯一竞选人,相当于提前锁定党内提名。如无意外,11月3日的美国总统选举也已锁定战局,由拜登对决特朗普。

《今日美国报》称,这是近20年来首次民主党在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前就确定了最终人选。《华盛顿邮报》称,拜登的竞选活动得到极大提振。

事实上,早在桑德斯退选前几周,拜登就在积极打点。美国《政客》网站称,他放弃了无数次呼吁桑德斯退选的机会,甚至主动打电话赞扬对手。这种“捧杀”策略只有一个目标:争取桑德斯等“进步派”的支持,驱散“2016年幽灵”——当时桑德斯与希拉里缠斗不休,让特朗普渔翁得利。奥巴马前顾问罗伯特·吉布斯说,拜登拥有比希拉里更多的时间,这是无价的。此外,与希拉里相比,桑德斯与拜登关系更融洽,在华盛顿共事多年。

不过,表面和谐并不意味着拜登能够轻松继承桑德斯支持者的选票。桑德斯与民主党建制派之间的裂痕、2016年党代会上的不信任不会一笔勾销。《华盛顿邮报》称,民主党左翼力量不希望桑德斯退选、向拜登投降。

刁大明指出,桑德斯退出给拜登“送大礼”,相当于提前几个月扫清了战场。拜登可以毫无顾忌地开启大选模式,推进相关竞选安排。但是,拜登若想进一步整合选民,吸揽桑德斯的支持者,实现民主党“最大投票率”,就不得不部分吸收对手的议题。这也是美国选战中党内提名人的传统做法。

吴心伯说,桑德斯的退出加强了民主党党内对拜登的支持,也增加了对特朗普的压力。特朗普不怕桑德斯,但他忌惮拜登这个对手。

疫情改变大选底色

民主党内尘埃落定,外界都把眼光放在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拜登与特朗普,两人均年过七旬,一个从政履历丰富,一个标榜政坛“圈外人”形象。他们几乎肯定将在大选中一决高下。

有分析认为,新冠疫情已深刻改变了美国大选底色,选举进程、形式、议题及前景存在诸多变数。

疫情将影响拜登和特朗普的竞选策略。疫情在美暴发前,拜登主打“团结”牌,承诺搭建“桥梁”以弥合社会分裂;特朗普则一直把经济和就业作为自己的竞选王牌。

随着疫情发展,选民的要求发生了变化。在美国媒体和社交网络上,“美国和世界不会再回到过去”之类的声音越来越多。拜登似已感知到这一点。他7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应对疫情大流行是美国进行结构性改革的机会。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拜登调整竞选策略、考虑转型“变革候选人”的信号。

而对特朗普来说,疫情肆虐,美国股市熔断、市场动荡、失业率飙升,其连任王牌受到打击,眼下恐怕需要着眼更多吸引选民的议题和手段。

美联社报道,特朗普团队打算采用类似4年前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非常规”手段,向拜登发起真假信息混合的“抹黑”战。

还有分析指出,拜登与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各有弱点。

拜登的一个“致命缺陷”是小儿子亨特关联乌克兰政界的腐败“疑点”。此外,拜登先要争取桑德斯的“左倾”选民支持,这并非易事。

特朗普的一大“命门”则是持续肆虐的新冠病毒疫情。一来,特朗普在很长一段时间浪费战疫“窗口期”,势必成为民主党和自由派媒体的“话柄”。二来,特朗普可能失去竞选连任的最大王牌——经济繁荣。

在盖洛普3月底的一项最新民调中,特朗普支持率涨到49%。但多位民调专家称,在国家危机状态下,美国民众会自发团结在总统周围不足为奇;而特朗普的“危机涨幅”远落后于历任总统。

刁大明指出,疫情加剧了选情不确定性。特朗普支持率在3月底冲高,又迅速回落,不满意度攀升。最新民调中,30%民众认为总统应该为疫情负责,此前这个数值为10%。但应该说,民众对特朗普有指责也有期待。如果他能有效回应民意、稳固选情,接下来就要看经济受疫情的影响程度。很难想象,特朗普每天都在开疫情发布会,在媒体前曝光,最后反倒让只能在电视前坐着、行动空间有限的拜登“躺赢”。

吴心伯认为,疫情总体对特朗普选情不利。特朗普政府最终会控制局面,但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新闻人物

“左翼老将”憾然离场

■本报记者 安峥

这是桑德斯连续第二次从民主党预选中突围失败,这位78岁的“左翼老将”今后恐怕再难参选,但能够预见的是,他所代表的“进步派”运动不会终止,还可能对民主党未来政治纲领产生更多影响。

遗憾退出

桑德斯出生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一个犹太移民家庭。在芝加哥大学攻读政治学本科学位期间,他积极参与民权、反战等政治运动,对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理念倍加认同。

大学毕业后,桑德斯回到纽约市。在多个行业浸染后,他于1968年移居美国东北部佛蒙特州伯林顿市,并在那里开启政治生涯——先是以独立派人士身份当选伯林顿市市长并数次成功连任,之后又先后当选代表佛蒙特州的联邦众议员和联邦参议员。

2015年5月,桑德斯正式启动首次总统竞选活动。与其他主要竞选人不同的是,桑德斯拒绝接受富人的政治献金。与此同时,他重视基层竞选活动,并善于利用社交媒体。尽管在那次民主党选战中,他最终败给了希拉里·克林顿,但其“全民医保”、免除公立高校学费等“进步派”主张得到了年轻一代选民热捧。

政治遗产

作为“进步派”代表人物之一,改变美国不平等现状、缩小贫富差距是桑德斯一直以来的追求。无论在国会提案还是竞选总统,他一贯主张实施“全民医保”、提高最低工资、增加富人税收、免除公立高校学费、大力应对气候变化等政策。

桑德斯退选后,拜登成为当前唯一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8日发表声明称赞桑德斯引领的“进步”运动,并努力拉拢他及其支持者,以追求党内团结。

“桑德斯进军白宫的努力虽已结束,但他留下的政治遗产会延续得更久。”英国广播公司(BBC)认为。

自2015年以来,民主党内“进步”势力逐渐崛起,主导了特朗普时代党内关于医疗、气候变化和经济不平等等问题的辩论。桑德斯提出的激进社会政策,不再被认为是不着边际的痴人说梦,不仅影响了美国年轻一代的政治理念,也成为美国政治舆论场不可回避的议题。

原标题:桑德斯退选,美国大选基本锁定战局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