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迎击疫情高峰 反对西方“甩锅”
来源:光明日报 2020/04/23 10:23:43 作者:韩显阳
字号:AA+

导读: 不仅政界、外交界反对美西方假借病毒源头问题抹黑中方的做法,俄战略学界更是认为美“动机不纯”。

【特别关注】

根据俄罗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4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为57999例,累计死亡513例。过去24小时,全俄新增5236例、增长9.9%,死亡57例。在疫情最为严重的莫斯科市,累计确诊31981例,死亡261例,分别占全俄的55.1%、50.9%。16日至21日,全俄连续6天新增感染人数维持在4000例以上的高位。

俄罗斯总统普京4月20日在新冠疫情视频会议上称,俄总体上成功完成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一阶段的任务,“但疫情高峰期仍未到来”。全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不仅感染者数量在增加,而且已经从莫斯科扩散至其他地区,“当务之急,是我们需尽一切努力遏制发病峰值,缩短新增病例最多的高峰期时间”。

普京坚称:疫情“尽在掌控中”

俄罗斯是4月20日新增新冠病例最多的国家之一,仅少于美国的2.5万例而位居世界第二。不仅如此,此前管理严格的俄军也出现疫情。据俄媒体18日报道,原本参加“胜利日”红场阅兵的纳希莫夫海军学院49名学员、教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另外有155名学员和教员疑似。

此间流行病专家指出,俄新冠肺炎疫情存在如下几个“凶险点”。首先,病例输入主要来自从欧洲回国的俄公民,流行病学调查着力不够。客观说,俄对欧洲暴发如此迅猛始料未及,未全力追踪从欧回国公民致使疫情加重。其次,俄位于欧洲、东亚两大新冠感染疫情“重灾区”之间,疫情期间处于空中交通枢纽位置的莫斯科首当其冲。再次,除莫斯科市、莫斯科州以及圣彼得堡市以外的俄其他地区检测率还不高,更多感染者将被检测出来。还有,莫斯科无症状感染者的数量已增长到60%。一旦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感染的公民不严格遵守“居家隔离”规定,将加大疫情蔓延风险。

俄罗斯病毒学专家、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生物技术实验室负责人内特索夫认为,“俄疫情尚处于初级阶段,当务之急是防止出现病例突增导致医疗系统超负荷运转现象,避免意大利、西班牙奇高病死率的困境”。以数学模型分析为基础,参考全俄主要城市3月16号以来的疫情数据,俄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数学计算与数学地球物理所研究员克利沃洛奇科预测“莫斯科新冠肺炎发病高峰将在5月中旬,之后感染人数开始下降;新西伯利亚疫情最高点在6月初”。

尽管疫情“凶险”,俄高层对战疫胜利充满信心。普京4月19日声明中指出,俄民众正在以积极、有组织且负责任方式开展工作以抗击新冠疫情,“局势完全在控制之中”。尽管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承认“莫斯科就人口规模、结构而言与纽约非常相似”,但莫斯科新冠肺炎感染率并未出现几何式增长,同最坏情况相去甚远。

俄专家也给民众吃定心丸,称俄与美、欧疫情相比占有优势的是死亡率不高。俄科学院教授卢卡舍夫表示,由于轻度新冠肺炎病例检测率高、筹建医疗设施及时,使得俄死亡率保持在较低水平。截至4月21日,全俄、莫斯科市新冠疫情死亡率分别为0.88%、0.82%,即便是该数字未来增加2至3倍,其将比在意大利、西班牙的相同阶段低得多。

全俄动员:坚持民众健康优先

普京在致全俄民众的复活节贺词中说,俄重视当前国家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正认真研究其他国家抗疫经验并采取超前行动,“俄拥有大量资源和储备,用以保护人民生命健康及稳定经济”。

4月16日,普京在联邦安全会议常委会会议上宣布,俄国防部、强力部门负责人和各级政府机关调整安排,延期筹备红场阅兵和地方阅兵。所有为庆祝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而计划举行的大型公众活动一律推迟。他说,对于我们国家、每个俄罗斯家庭而言,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胜利日”都是最神圣、重要的节日,“疫情峰值未至,风险依然很高,促使我们不得不停止筹备阅兵式和其他大型活动”。此间人士指出,先后推迟“修宪”全俄投票、“胜利日”阅兵等活动,是克里姆林宫意识到疫情严重、坚持民众健康优先的重大举措。

为应对极端情况,俄高层提前布局。在医疗保障方面,俄政府除向一线医护人员增加补贴外,还积极推进莫斯科及全俄各地收治新冠肺炎感染者的医院建设,位于莫斯科沃罗诺夫斯基定居点、建筑占地43公顷、最多可同时治疗900名患者的新传染病医院于4月20日接收首批新冠肺炎患者。与此同时,俄积极扩大本国生产医疗物资规模,口罩产量从3月初的日产量120万个增加到现在的日产750万个;防护服从3月初的日产量6000件增至目前的两万件;呼吸机用一次性呼吸管路从零生产到目前已经生产了8万个。普京20日还表示,尽管疫苗研发是一项非常复杂而且艰苦的工作,“但我希望取得进展”。

为遏制疫情蔓延,莫斯科从4月15日开始采用“数字通行证”,对违章出行的居民、车辆施以重罚。为保障基本民生,莫斯科及全俄各地区各尽所能,动员志愿者帮助65岁以上居家隔离的老人;政府向出现急性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症状的市民免费提供药物;尽管自身在疫情期间生存艰难,一些没有堂食、只送外卖的餐馆免费为各医院配送营养午餐。

普京4月17日发布总统令,指示国防部于22日前制定军队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方案。此外,普京还要求俄政府对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居民数量进行预测并公布每日报告。

俄各界认为:抹黑中国“不可接受”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英国等西方大国对病毒源头提出所谓“质疑”,美国一些政客甚至声称“将调查病毒是否为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对于美西方“污名化”中国的龌龊做法,俄总统普京、外长拉夫罗夫坚定站在中国政府这边,指出这些说法是抹黑中国。

普京4月16日在与习近平主席的电话交谈时说,一些人试图在病毒源头问题上抹黑中方的做法不可接受。拉夫罗夫4月14日对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说,俄方高度评价中国抗疫成果,认同中方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反对个别国家将疫情政治化、向别国推卸责任的做法。拉夫罗夫当天通过视频连线与记者交流时表示,有关因新冠病毒向中国提出索赔的言论令人毛骨悚然,“我认为,这是绝对不可容许的”。

4月6日,俄卫生部长穆拉什科做客“第1频道”《波兹纳》节目时否认新冠病毒来自人工合成。他表示,目前大多数专家认为新冠病毒适应了直接与人类相互作用的环境,它起源于自然界,“有足够的数据和论据去支撑这样的观点,没有理由去怀疑新冠病毒的起源”。

长期以来,俄对美在俄周边国家设立生物实验室高度警惕,称其具有潜在生物学危险性。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7日说,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郊外设立“公共卫生中心”,并被正式纳入美军方传染病全球监控体系,“不排除美国在类似第三国实验室开发、改良某些危险疾病病原体的可能性,包括用于军事目的”。

俄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当天也表示,俄美均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但从某一个时期起,美方不再允许就这一方面进行检查”。

不仅政界、外交界反对美西方假借病毒源头问题抹黑中方的做法,俄战略学界更是认为美“动机不纯”。

俄全球化研究所负责人杰里亚金称,尽管新冠病毒至今仍旧“充满神秘性”,但无证据源头出在中国。日本和中国台湾的病毒学家发现,共有5个变种的新冠病毒中有两个变种仅出现在澳大利亚、美国,没有证据表明其从中国进入美国,而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流行的病毒种类,也不同于武汉出现的病毒。疫情中受伤最重的欧盟、中国是俄罗斯合作伙伴,意大利在欧盟中“最亲俄”,伊朗则是中东地区不受美控制的最大国家,与俄一道帮助叙利亚实现和平。最重要的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去年秋天以“存在生物安全问题”为由勒令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停止开展某些高风险研究。

俄“地缘政治”网站刊文指出,美国将中国打造成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罪魁祸首”,其动机至少有两个。一方面取悦本国公民,让美国政府从鼓噪“惩罚中国”中博得掌声;另一方面,通过指责中国是“新冠病毒源头”、中国政府“刻意隐瞒疫情真相”,助美恢复因疫情严重受损的世界头号强国的所谓“声誉”。

俄科学院远东问题研究所代理所长马斯洛夫认为,美国以“调查新冠肺炎疫情源头”向中国天价索赔的企图无法得逞,但却或多或少地在此过程中向其他想要与其合作的国家展示中国的“有毒性”。他说,中国已经从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停滞中迅速而成功地走了出来,这至少领先美国及全世界6个月时间,“美国此举目的在于迟滞中国发展”。

(本报莫斯科4月22日电 本报记者 韩显阳)

原标题:自信迎击疫情高峰反对西方“甩锅”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