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了疫情,却难以弥合欧盟裂痕
来源:光明日报 2020/04/26 10:10:55 作者:田园
字号:AA+

导读: 疫情暴发之初,德国已经具备了日均4万次的检测能力,现在德国新冠病毒检测能力已经达到每日12万次。

自3月初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已席卷了整个欧洲,对多数国家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在战疫中,各国表现和应对各不相同。目前看来,在欧洲大国中,德国的处境相对较好,不仅新增人数逐日降低,治愈人数更是超过三分之二,而且医疗体系没有出现像意大利、西班牙那样的紧张情况。

初步控制疫情

默克尔支持率上升

日前,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发布称德国最新的传染率已经降至1以下。这意味着,一个感染者能够传播的人数将小于一人,根据病毒传播学理论,这表示病毒可能将慢慢得到遏制。对比邻国法国,现在两国累计确诊人数均超过15万,但是德国已经治愈超过11万,法国只有4万多。而且根据病毒学专家的估测,法国的实际感染人数应该远大于这个数目,因为德国的检测范围更大更准确。下一步,针对无症状感染者和治愈患者转阳的排查,德国开始逐步实行大规模抽样抗体检测。在西部和南部等发达州市,德国已经具备这种能力。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市已于4月5日启动抽样检测,随机采取3000户人家的4500个血样,此后将在一年内定期开展抽样调研,以掌握慕尼黑市居民体内的新冠抗体,只要出现抗体,即证明感染过新冠病毒,这样可以避免根据症状再进行研究救治的被动局面。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政府果断采取严格的禁足令,并且保证生活物资供应充足,而且对于疫情有最基本的正确判断,这让默克尔政府支持率上升。特别是在疫情出现曙光时期,默克尔更是在议会讲话时严肃批评了部分联邦州防控松懈的行为,并且继续下达严格的“强制佩戴口罩令”,4月22日开始,全德16个联邦州都已下令,要求民众在乘坐巴士等公共交通时必须佩戴口罩,违反行为将予以严格的罚款。

因此,本月来自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的“德国趋势”民调显示,德国人中有72%表示对政府应对危机的表现感到满意,这也是德国公共广播自1997年开始这一项调查以来,本届大联合政府创造的最高支持率。而16日的民调显示,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支持率比月初又上升3个百分点,创2017年8月以来最高水平。与此同时,默克尔的支持率也飙升到64%,相比三月又上涨了11个百分点,稳坐第一。前几日,《纽约时报》曾撰文戏称应该邀请默克尔来“担任美国副总统”,对此德国《世界报》造了个新词,认为美国媒体对默克尔的崇拜是在搞“默克尔狂热”,而德国网友的反应则是认为自己的总理大材小用,应该直接“替换掉”特朗普。

公共卫生体系

平时“浪费”疫时“救命”

在这场应对疫情的考验中,除了德国政府的果断措施和民众的严格遵守外,德国完善的医疗体系和科研能力也受到关注。疫情暴发初期,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就评估德国的应对措施应当是“将病毒传播速度尽快控制在德国医疗体系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并且警告如果不做任何措施,70%的德国人都将患病。在此基调下,德国采取了医院保重症患者,避免年轻人传播给老年人,轻症居家隔离的方针,并且对接触过确诊患者和有症状的人进行检测的措施。尽管过去的一个月德国平均每日都有四五千新增病例,导致确诊人数很快破十万,但是治愈人数同样可观。

德国原本就有2.8万重症监护病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德国又增加至4万多。德国每10万人拥有33.9张重症监护病床,而疫情严重的西班牙和意大利分别为9.7张和8.6张。病床数说明德国具备诊治能力的医院数量多,德国共计有49.7万张普通和急救病床。相对比,英国只有10.1万张病床,且仍在逐年减少。德国所有三级医院——大型“最高护理级别”医院、全科医院以及规模较小的基层医疗机构——都可以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治疗,因为即使是较小的医疗机构大部分也有重症监护病房(ICU)。德国联邦统计局2017年的数据显示,在德国所有的重症监护床位中,有14%位于840家床位不足200张的小医院,这保证了疫情即使在德国农村暴发,也能确保当地的重症患者得到及时科学救治,不会发生大规模死亡情况。

德国从中央政府到各州对防控措施的执行力度很大,这点类似于中国,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有所不同。疫情暴发之初,德国政府就及时增加了重症病床数量,将重症监护病床的占用率从75%至80%快速降至50%,全德可用病床数量迅速增长。为此,德国政府给德国医院第一时间进行了财务激励和拨款。德国医院协会(DKG)主席格拉德·加斯透露,德国医疗系统遍布全国中小城市甚至乡村,数量大、覆盖全,平常可能会造成供过于求的“资源浪费”,但是面对大型传染疾病和战时危机,德国的经验就取得了效果。

疫情暴发之初,德国已经具备了日均4万次的检测能力,现在德国新冠病毒检测能力已经达到每日12万次。柏林夏里特医院病毒研究所在1月就开发出检测试剂,并帮助实验室使其尽快具备检测的能力。德国在1月6日就成立了一个永久性的监测委员会,比德国首例病例发现还要早三周。

经济下行压力大

三分之一企业需要国家支持

尽管抗击疫情取得了初步成效,但是德国为此不得不付出巨大的代价。从3月中旬至今因减缓病毒传播而采取的封锁措施,德国主要经济研究机构数据显示,德国第二季度经济可能萎缩9.8%,是自1970年以来的最大萎缩幅度,并且是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跌幅的两倍多。《德国商报》援引德国经济部将于下周发布的预测数据报道称,德国2020年GDP预计萎缩6.3%,比10年前金融危机期间还严重。报道称,这场衰退至少是1950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最低点预计在4月份,然后逐步趋于稳定。

本国以及整个欧洲大陆的防疫封锁措施导致德国很长一段时期内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商场关门,令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的经济体陷入停摆状态。德国几乎三分之一的企业都要求国家提供工资支持。

与其他欧洲大国相比,厉行节约措施多年的德国政府此时也有着雄厚的财力为全国企业、普通劳动者提供大量的纾困补贴或贷款。为此,德国放弃了平衡预算政策,并动员了一项1.2万亿欧元的救助计划,提供资金流动性、援助受到重创的企业。断了生意的企业可以向政府申请“短时工作制”补贴,由政府来直接支付待岗员工的六成工资,从而避免裁员。中小企业更是政府的重要关照对象,财政部一下子拿出了500亿欧元,为他们提供纾困补贴。而对大中型企业,德国政府则提供总额4000亿欧元的贷款担保,并为濒临破产的企业准备1000亿欧元特别贷款额度。

不同意发行新冠债券

疏远了欧盟兄弟

显然,作为欧盟领头羊,肩负欧洲一体化重任,德国仅自己做得好是不够的。尽管德国政府多次呼吁欧盟团结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但是以意大利为代表的南欧国家似乎并不买账,这让欧洲一体化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德《明镜》周刊曾于本月初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意大利等国感到被德国抛弃,对德国的愤怒正在暴发,掀起“反德国潮”,甚至“反欧盟潮”。此间舆论认为,一是疫情初期德国扣押运往意大利的口罩,二是擅自宣布封锁边境让法国不满,最重要的第三点则是过去一个月来不断被拿来说事的“新冠债券”。4月23日,欧盟国家元首聚在一起讨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财务后果,新冠债券始终伴随争议,疫情期间欧盟的团结状况由此可见一斑。对于是否发放新冠债券,默克尔的否定态度依然十分坚决。她强调,推出欧元债券是无济于事的做法,因为即便各国有此意愿,仍需要许多年才能创造法律条件,而当前迫切需要的是迅速采取行动。

新冠债券本质是欧洲债券,因为在疫情期间被叫作新冠债券,其实争议由来已久,该债券旨在由欧元国家共同在资本市场借债,将募集的资金彼此互分,并共同偿还这些债务及其利息。但是财力雄厚的国家须支付比现在更高的利率,财力不足的国家则减少利息负担。一旦有国家丧失支付能力,其余国家将不得不替其偿还债务和利息。德国、荷兰、芬兰等经济强势国家一直坚决反对,不愿为经济虚弱的南欧国家承担风险,因此也被对立面称作“抠门儿的国家”。

目前看来,欧盟各国在这场新冠债券的讨论中分为了南北两派,双方莫衷一是。上个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88%的意大利人认为“意大利是欧洲的弃儿”,欧洲不支持意大利,67%的人则认为意大利的欧盟成员国身份是一种劣势。尽管默克尔在不久前讲话中持续强调“欧盟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只有欧盟伙伴好,德国才能过得好。因此她敦促欧盟尽速向受到疫情冲击的成员国提供帮助。但是不知这种承诺和呼吁能否弥补疫情初期欧盟成员国之间的裂痕,不过德国已经拿出了部分实际行动,比如接收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的重症病人。

(本报柏林4月25日电 本报驻柏林记者 田园)

原标题:控制了疫情,却难以弥合欧盟裂痕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