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我军历史上有几次难忘的“五一”换装?
来源:中国军网 2020/05/09 09:38:22
字号:AA+

导读: 我国地域辽阔,南北温差大,春天气候多变,忽冷忽热;“五一”过后,气温稳定,并逐渐升高,各地气温也相对接近。而全军换装,有从夏服开始的,也有从冬服开始的。从夏服开始换装新式军服,一般就安排在“五一”。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军历次换装的时间,有“八一”,有“十一”,但更多的是在“五一”。那么,为什么换新军服大多选择5月1日呢?这不仅仅因为这天是国际劳动节,主要还是与我军服装种类和季节气候有关。

从建国初期到2007年,我军服装按穿着季节分为夏服和冬服两类,具体换装时间没有统一规定,各部队根据驻地气候条件决定。而全军换装新式军服,则统一安排时间,步调一致。我国地域辽阔,南北温差大,春天气候多变,忽冷忽热;“五一”过后,气温稳定,并逐渐升高,各地气温也相对接近。而全军换装,有从夏服开始的,也有从冬服开始的。从夏服开始换装新式军服,一般就安排在“五一”。

1985年“五一”前夕,某部换装85式军服后检查军容风纪。

1950年“五一”

全军装备50式军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解放军开始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由单一军种发展为陆、海、空诸军兵种合成军队。为适应军队正规化建设的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尽快统一全军服装,以利于全军统一编制、统一指挥。1950年1月4日,中央军委批准实行新的军服样式,称“50式”军服。1950年5月1日,全军正式装备50式军服。

50式军服是解放后我军第一次全军统一装备的军服,按陆、海、空三军,干部、战士,男军人、女军人,夏服、冬服等区分。全军干部、陆空军战士夏季均戴大檐帽;陆空军战士夏服上衣为套头式,紧袖口;海军战士为水兵服。全军女军人夏服为连衣裙,冬服为列宁服。陆、海、空军佩戴统一制式的“八一”五角星帽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

50式三军干部夏服。

由于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经济条件有限,50式军服无论是制式还是品种都比较简单,但全军官兵已经非常满意了,特别是几十万女兵穿上了军版“布拉吉”(俄语连衣裙的音译)后,用“欣喜若狂”来形容实不为过!

穿连衣裙的三军女军人。

人们一般都认为55式军服是1955年10月1日正式装备全军的,但实际上全军多数官兵是1956年才换上55式军服的。

由于55式军服样式直到1955年8月才最后定型,并由北京、石家庄、沈阳、长春、南京、武汉、西安、成都等地的被服厂批量生产。但当时全军总员额有380多万人,要想在短短的一两个月里全都生产出来,赶在当年“十一”之前给全军官兵都换上新装是不可能的。因此,除了国庆节受阅部队,真正在1955年10月1日换发55式军服的只是少数,大部分部队是在第二年(1956年)5月1日换发55式夏服的。

为配合全军换发55式夏服,1956年4月20日,原总参谋部发布《有关夏季着装的几点暂行规定》,介绍了新式军服的式样和意义:今年夏季全军普遍着用新的制式服装了。新的制式服装和肩章、领章、符号标志着军人的服务范围和等级,使军人之间的关系更加明确……

1956年5月1日,全军官兵正式换装55式军服。

1956年5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元帅检阅换装后的军事学院教员、学员方队。

一是由于过去美国兵和国民党兵戴船形帽,船形帽和这些兵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人民子弟兵也戴这种帽子,感情上接受不了;二是船形帽的标准戴法是歪戴,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习惯。船形帽规定要向右歪戴,帽沿距右眉一指宽,距左眉二指宽。但中国人历来是不习惯歪戴帽的。

可以说,当时对船形帽的反映非常强烈,这是继抗战初期红军改编八路军时的“换帽子风波”后我军第二次因军帽引起的重大争议。

1958年7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作出《关于修改服装制式的决议》,决定陆、空军士兵的船形帽改为解放帽,自1960年开始实施。后因战士改船形帽的呼声太大,又决定第二年即1959年换帽。

正式开始戴解放帽,是从1959年5月1日起。1959年4月9日,《解放军报》刊发了《今年陆空军官兵发解放帽》的报道:总参谋部最近发出的“有关着装问题的规定”中说,经国防部批准,我陆、空军士兵今年夏季改发解放帽,不发船形帽;军官的大檐帽保留,同时发给解放帽。改发解放帽后,陆、空军士兵一律不再戴船形帽……

这一年的“五一”,解放军战士们高高兴兴戴上解放帽,以新的形象、也是人们熟悉的形象重新出现在人民群众面前。

戴解放帽的某部官兵。

74式女兵无檐(沿)帽和裙服。

直到第二年的5月1日,全军才正式装备85式军服。当天的新华社通稿有一条这样写道:

5月1日,国际劳动节,又是我军将士统一换着新式服装的第一天。北京街头,旗红树绿,崭新的军容,增添了节日的喜庆和豪情。

劳动人民文化宫里,处处歌舞,满园欢乐。走进大殿庭院,一眼望见几位穿着新式军服的部队领导同志,正和群众一起观看文艺演出。北京市顾问委员会主任焦若愚向空军司令员张廷发打着招呼说:“新军装一穿,精神多了。看上去,你年轻了十岁。”的确如此,在场的另外几位部队首长,也比往常显得年轻,气宇轩昂。

当时,《解放军报》还发表了著名军旅词曲作家石祥、唐诃创作的歌曲《当我穿上新式军装》,表达了部队官兵穿上新军装的喜悦之情。

这一年“五一”前后,各大单位相继举行阅兵式,着新装的受阅人员,英姿焕发,军容严整,威武雄壮。

85式陆海空三军干部夏常服

刚刚换上统一服装的海军文职干部

2000年“五一”

全军装备99式夏服

自1997年驻香港部队装备97式服装后,总后军需部门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又对其款式、用料和色彩做了一些调整和改进。1999年9月,中央军委批准了新一代军服中的夏季常服方案,即“99式夏服”,主要包括长袖夏服上衣,夹克(短袖)夏服上衣,92-1男女夏裤,以及贝雷帽。

2000年5月1日,全军官兵正式装备99式夏服。这次换装的最大亮点一是夹克式上衣,一是贝雷帽。夹克式上衣为束腰式短袖衬衣,贝雷帽样式采用世界通用样式,面料为经缩绒处理的进口澳毛。这两款军服品种都是在全军首次普遍装备,尤其受到青年男女官兵的青睐。

贝雷帽方阵。

戴99式贝雷帽、穿夹克式短袖衬衣的三军女兵。

2011年“五一”

预备役部队换装07式预备役军服

自2007年全军现役部队换发07式军服以后,预备役官兵在参加军事训练和执行任务时,仍着87式林地迷彩作训服。经中央军委批准,全军预备役部队官兵从2011年5月1日起,统一换发07式预备役军服。这次换发对象为编入人民解放军预备役部队的预备役官兵、预编到现役部队专业技术岗位的预备役官兵。

07式预备役军服的款式、布料与现役军服相一致,主要通过标志服饰进行区别,使预备役军服和现役军服既总体协调,又有明显区别。换发07式预备役军服,是预备役部队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换装,有力地促进了我军预备役部队正规化建设。

戎装在身,责任在肩。换装后预备役官兵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自豪,纷纷表示:一定要以崭新的面貌和高昂的士气,在投身经济建设中争当突击队,在献身国防事业中勇当排头兵。”

2011年4月26日,全军07式预备役军服换装仪式在北京举行。

穿07式预备役夏常服的陆海空三军女预备役军官

原标题:1955年国庆阅兵骑兵军官方队着55式尉官夏常服。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