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妻妾成群》:意向世界里的悲剧意识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20/05/14 11:47:18 作者:梁炎
字号:AA+

导读: 《妻妾成群》是作家苏童于1989年发表的中篇小说,讲述了一个“受过新时代教育”的女学生颂莲嫁入封建家庭后所发生的一系列悲剧故事。通过意境的营造,使得悲剧意识在人性的旷野中不受羁绊自由飘荡,而不至于陷入空洞的情节叙述,丧失其审美价值。

《妻妾成群》是作家苏童于1989年发表的中篇小说,讲述了一个“受过新时代教育”的女学生颂莲嫁入封建家庭后所发生的一系列悲剧故事。文本中深刻的悲剧意识,不仅体现在人物主体上,还体现在意境营造上。小说中有多处描写自然环境的情节,这些自然景物所营造的意境无不影射着人物的命运变化,暴露出物哀之美与小说中的悲剧性隐喻息息相关。

《妻妾成群》:意向世界里的悲剧意识

小说第一次环境描写是颂莲初进陈家花园的时候,时间是秋季的傍晚时分,以月亮为意象。为什么是在秋季的傍晚呢?人们常说自古逢秋悲寂寥,秋季是一个充满凄凉和萧瑟的季节,从盛夏向严冬过渡的季节,影射着颂莲从十九岁这样一个花季年龄由夏入秋,由美好向凋零的转变。月亮在古典意象当中,同样代表着凄凉和悲怆。凋敝的季节、凄凉的时间和意象的组合,可见物哀之极矣,悲剧意识从物哀之极的意境中伸出细长的手指,紧紧攥紧读者的心。凄凉的环境,加上颂莲黑衣白裙的打扮风格,单调而枯燥的颜色为后续情节的发展奠定了凄凉的叙事和语言风格,也影射出颂莲之后在陈家的悲惨遭遇。

第二次对陈家大院的描写是颂莲得到陈佐千宠爱的时候,小说是这样描写的:“后花园的墙角有一架紫藤,从夏天到秋天,紫藤花一直沉沉地开着。颂莲从她的窗口看见那些紫色的絮状花朵在秋风中摇曳,一天天地清淡。”紫藤花无疑是作为美的象征存在的,而从夏天到秋天,紫藤花由沉沉地盛开到一天天清淡,这是对颂莲不幸命运的隐喻。紫藤花的花语是“为情而生为爱而亡”,颂莲的爱情在这个堕落肮脏而充满压抑的陈家大院里注定会凋零。

与此同时,伴随紫藤花的出现,小说中最重要的意象——象征着恶鬼形象的“井”也登场了。井对颂莲的吸引力,如同死亡的预告和恶鬼的箴言一般具有魔力,“她吐出一口气,回头又看那个紫藤架,架上倏地落下两三串花,很突然地落下来,颂莲觉得这也很奇怪。”在这种诡谲而魔幻的语言叙述中,作者提前宣告了陈家大院女性的死亡,几片突然落下的两三串花,预示着女性的悲剧命运。紫藤花和井,苏童仅仅用这两个美与恶的关键意象,就表现了恶对美的吞噬性和毁灭性,从而完成了悲剧意识的展现。在美与恶的交融之中,美的消散和毁灭性结局,无疑牵动着读者的心,由此产生物哀之美,触景伤情。

“雨”这个意象在小说中多次出现,表现出多重的阐释角度。雨的隐喻性描写出现在颂莲得到陈佐千宠爱之巅的时刻,“窗外天色阴晦,细雨绵延不绝地落在花园里,从紫荆、石榴树的枝叶上溅起碎玉般的声音”。南方的雨是连绵的、粘稠的、潮湿的,这般阴晦、粘稠的氛围,其实就是在描写颂莲内心情感。

秋雨在中国古典小说中常常伴随着愁绪萦怀,《妻妾成群》也是如此。南方连绵的雨,不仅有凄冷的意境,更是强烈的性暗示,流动的欲望蔓延在颂莲的屋子内。被持续压抑的欲望,就像不断积累的雨水,慢慢变成山洪,它们等待释放却终不得。于是,雨的流动与井的静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象征着颂莲流动的欲望被禁锢在方寸的井里,永远无法得到满足。最终,颂莲在沉默中疯了。雨之境,哀矣。

陈家大院奇丽诡谲、唯美凄凉,陈家虽然有钱,却是一个阴暗、肮脏、充斥着压迫人性的藏污纳垢之所。这种凄美而诡谲的意境,不仅暗喻了故事的悲剧性结局,同样也符合读者的审美趋向,即美的毁灭带来丰富的悲剧意识和文化内涵。一方面意境中充斥着物哀之美,带来独特的审美经验:物哀之极,美矣。另一方面蕴含着深刻的社会含义:对封建家庭压迫人性的批判。

通过意境的营造,使得悲剧意识在人性的旷野中不受羁绊自由飘荡,而不至于陷入空洞的情节叙述,丧失其审美价值。(梁炎)

原标题:《妻妾成群》:意向世界里的悲剧意识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