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黄牛头盔生意经:自称厂家、进价28元卖60元、转手获利数十万
来源:北青网综合 2020/05/22 14:37:40
字号:AA+

导读: 5月19日22时,在浙江省乐清市规模以上的头盔厂集中地,新塘工业园区永兴二路,虽然多数头盔厂已经下班,但等待订购头盔的中间商依旧不愿离去,他们希望能够拿到足够数量的头盔。5月21日,浙江、郑州、江苏、广东等地也相继出台相关要求,对于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牟取暴利的头盔经营者,将严厉打击。

5月19日22时,在浙江省乐清市规模以上的头盔厂集中地,新塘工业园区永兴二路,虽然多数头盔厂已经下班,但等待订购头盔的中间商依旧不愿离去,他们希望能够拿到足够数量的头盔。

5月20日晚11点,仍有不少客商(摊主)围着货主讨价还价

从浙江义乌赶来的小张就是其中之一,经过几轮商谈,小张最终以单价60元从中间商阿福处拿到了800个头盔。值得注意的是,这批还未经过质量认证的头盔,阿福拿到的出厂单价仅为28元。

4月21日,公安部下发通知称在全国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公告发出后,各地政府纷纷响应。5月15日,浙江、江苏两地通过相关条例,规定电动自行车驾驶人或者搭载人未佩戴安全头盔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以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

通知出台后,浙江乐清市迅速走红,据了解全国40%的头盔产于此地。因此,这个县级市成了头盔经销商们的“打卡地”。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此地近期三无产品较多,层层加价现象突出。

5月20日晚,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发布消息称,6月1日起,对骑乘电动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暂不处罚外,还特别强调将依法严查价格违法行为,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随后,包括浙江、江苏、郑州等在内的多个省市也相继出台相关文件。

“这场中间商的差价狂欢,或许将很快得到遏抑,让头盔市场回归正常。”多名头盔厂家负责人表示。

头盔价格翻番 多名厂家透露订单排到7月后

“一盔一带”政策的出台,让头盔的需求量激增。国金证券研报指出,按新政要求估算,新增头盔需求缺口将超过2亿个。

▲“摩托车安全用品”1688采购指数 截图

阿里指数显示,“摩托车安全用品”1688采购指数从5月起呈现增长趋势,在5月11日陡增至18日到达到顶峰,8天增长了8倍;淘宝采购指数自4月23日开始爬坡,5月14日陡增至19日到达顶峰。

激增的需求下,头盔价格也水涨船高。在某购物网站上,搜索“头盔”可看到,不少店铺都在首页商品推荐图上打上了“限量现货”“稀缺现货,今日必抢”“限购一个”等宣传语。

在一家网店里,一款热销头盔的月销量超过3万个。与此同时,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该店多款头盔的商品图均印有“即将售罄”的文字,而店内所售头盔的价格在200元到800元。该店铺商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店内多款头盔已经卖空。

据媒体报道,一家注册用户过千万的比价网站数据显示,近半年来,市场上的头盔的价格相对平稳,却在5月突然上扬。比如,某品牌有2款历史最低价分别为139.5元和76元的头盔,在5月20日已分别涨至208元和229元。此外,非知名品牌头盔的价格也普遍由30元至40元涨到100元以上,即上涨2到3倍。

号称全国最大头盔生产基地的乐清市,有50多家头盔生产企业,头盔产量占全国同类产品的40%以上。因此,这里也成为头盔销售最集中的地方。5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乐清市头盔厂家最为集中的区域——城东街道牛鼻洞和新塘工业区,这两地有二三十家规模不同的头盔厂。

▲头盔厂急招员工

“没有货,恕不接待。”由于连日来订单暴增,多数头盔厂选择暂停接单,还在大门上贴出了“急招工”的广告。在一家头盔厂里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厂区各处堆满了原材料,流水线的工人们正在加急赶制头盔。

“之前一年才生产几十万个,现在一个订单就几十万个。”多家头盔生产厂家负责人均表示,从5月初起,订单开始不断增加,有些订单要排到7月才能交货。

▲5月20日21时,乐清市新塘工业区永兴二路路口

与订单一起增加的还有原材料和生产设备的价格。一位头盔作坊的张老板称,进入5月,原材料的价格每天以10%上涨,设备涨幅更是达到300%,即便这样还是拿不到现货。

而在工人不足、材料上涨的推动下,头盔价格也开始成倍上涨,仅成本价就从原来的八九元,涨至25至28元,最高时曾达到40元每个,涨幅超5倍,但依然供不应求。

“黄牛党”层层加价 转手获利数十万元

尽管乐清市多数头盔厂称已不再接新单,但却似乎并未影响到黄牛们的生意,工厂尾货以及小作坊成为他们主要的供货渠道。低价购进,高价卖出,经过层层加价后,头盔价格一路走高。

▲夜晚,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聚集在一家小卖部

来自台州某小贷公司的阿福是5月17日“进场”的,同他一起到乐清市的还有七八名同事。“来晚了,大多数工厂的库存已被先到者‘吃尽’。”阿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兵分8路去扫货,犄角旮旯的小作坊、市场上出价较低的中间商,只要有货,我们就‘吃’进来,再就地加价转让或通过网络分销。”

阿福还透露,自家公司老板通过人脉拿到当地一家规模以上头盔厂的尾货权,“晚上10点后,你就能看到货车进入厂房装箱,这些尾货都是工厂赶订单富余下来的,还包含一些被淘汰的次品。”

阿福表示,自家公司5月18日销出7万个头盔,19日销出4万个。其中,义乌的小张拿到的800个头盔正是阿福团队19日晚的最后一单。

说起来颇为戏剧,红星新闻记者亲眼所见,19日晚10点30分,小张在阿福车前的3箱头盔旁踌躇良久,因价格太高(阿福要价70元)未谈拢,遂走进了马路对面的厂区。看见有7、8个人正围着几十箱头盔聊天,稍作打听,对方自称厂家,小张便将其中一人拉到一旁耳语,半小时后,小张以60元的单价将20箱头盔运出厂房。

阿福见状扭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找的‘厂家’,其实也是我们的人。我们从厂家拿到的出厂价是28元/个,不过他(小张)也不亏,淘宝上这种款式头盔售价至少在130元/个起步。”

▲一女子正对着手机拍摄另一货主的头盔

类似戏剧的一幕已在乐清市上演多日。红星新闻记者走访发现,虽然厂区外多个坐拥头盔货箱者都声称自己是厂商亲戚,可以从工厂直接拿货,但一听口音就暴露了;还有一些前来询价的人举起手机对着货箱上的头盔拍摄视频,“哈雷头盔,70元一个,现货两千,要的抓紧了……”然后,再发布至自己的朋友圈或短视频平台。

▲一个黄牛的朋友圈 截图

▲三无产品头盔

当地一名头盔电商从业者称,据他观察,目前市面上被疯狂炒作的头盔大多是聚丙烯PP材料制成的三无产品,“安全性能差,一摔就碎,早已被我们淘汰,现在我们主要销售的是ABS材料制成的,更好的是玻璃钢、碳钎维,但售价太高。”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以ABS原材料为主的头盔生产成本大多在40元到50元间,头盔从出厂到消费者手中,价格涨到了80元甚至是百元以上,炒的最“疯狂”的属PP材质的“安全帽”,从原来的8、9元/个炒到数十元。

警方发诈骗提示 多地出手“压价”

黄牛转包,层层加价,在头盔价格上涨的同时,多地出现的头盔诈骗案件也备受关注。

据太原警方消息,2020年5月18日,太原市小店区浦东雅典的蒋先生在微信群内看到卖头盔的广告,因想借此机会赚一笔钱,蒋先生添加了对方微信,并订购了1万个头盔,付给对方共38万元,然而付款后对方却迟迟不发货,蒋先生询问对方原因,发现对方已将他拉黑。

太原警方称,连日来共接报6起网购头盔诈骗警情,被骗金额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他们已发布风险提示。而此前,义乌、金华警方也曾发布预警提示。

5月20日晚间,针对多地频发的头盔诈骗案件,国家反诈中心提醒在朋友圈、社交群看到卖头盔的广告,万万不可盲目购买或者点击对方发来的链接输入个人信息,请多方核实卖家身份和货品来源,谨防被骗遭受损失。

而针对头盔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5月20日晚,公安部交管局除发布消息称,6月1日起,执法处罚的范围限定为骑乘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驾乘汽车不使用安全带的交通违法行为。对骑乘电动自行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继续开展宣传引导工作,暂未列入执法处罚的范围外,还特别强调,将依法严查价格违法行为,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

5月21日,浙江、郑州、江苏、广东等地也相继出台相关要求,对于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牟取暴利的头盔经营者,将严厉打击。

走访中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乐清市已组织市场监督、应急、消防等部门联合执法,对多家头盔生产厂家进行了督查指导和突击检查,重点检查产品质量、安全生产以及消防管理等方面情况。

随着公安部和各地政策的出台,从5月21日起,乐清市头盔市场已经开始降温,主管部门参与“压价”,或将引导市场回归正常。

原标题:揭秘黄牛头盔生意经:自称厂家、进价28元卖60元、转手获利数十万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