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在一起》:创作“破格”,只为平民英雄涓滴汇海的定格
来源:文汇报 2020/05/26 10:18:34 作者:王彦
字号:AA+

导读: 一群人正为同一部作品加紧对表——抗疫题材时代报告剧《在一起》。

首部时代报告剧《在一起》由上海拍摄,集结国内电视剧优秀力量,以十个单元致敬抗疫中的平民英雄。图为剧组正在拍摄 《在一起》。 (出品方供图)

一群人正为同一部作品加紧对表——抗疫题材时代报告剧《在一起》。

上海,嘉定体育中心羽毛球馆被改建成方舱医院的模样,《方舱》单元正处创作进行时。同一时间,《搜索》和《同行》分别在北京和无锡拍摄,《摆渡人》刚完成了粗剪。随着其余六个单元陆续开拍,电视剧镜头下的抗疫群像一天更比一天丰满。

有人说,《在一起》的创作全过程是“破格”的。

它集结了一流的创作力量。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组织指导,上海方面牵头,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耀客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共同出品,国家卫生健康委和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给予大力支持,所有参与的编剧、导演、演员无不是国内现实题材创作领域的中坚、一线。

它采用了全新的“时代报告剧”类型。“时代”重在及时反映时代主题、时代精神,“报告”意味着在真人真事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每两集一个独立故事,每个故事一支创作团队,十组人马分头行动,十个故事汇成20集系列剧。

它更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拧紧了创作发条。当年事不仅当年策划、当年拍,还会当年播。

“破格”的背后,上海文广影视集团副总裁陈雨人这样解读:“疫情防控阻击战中,14亿中国人民守望相助。电视剧创作者希望通过这部作品,真实呈现全民记忆里众志成城的日子。”说到底,“破格”,只是为了平民英雄涓滴汇海的定格。

剧中没有“名人”,但可能每个人都“榜上有名”

自己塑造的,是群什么样的人?所有走进《在一起》的创作者,都得厘清类似问题。

“他们首先是人,有七情六欲的人。”汪俊为《方舱》执导筒,故事讲述医护们从进舱到休舱的35天。他觉得,在成为逆行者、守护者之前,英雄的医护人员本是隐在人群里的凡者,“他们也有内心不安,也对未知感到无力,甚至也会在回到宿舍洗澡时为白天发生的一幕幕感到后怕。而当向好的趋势渐渐明朗,他们也是给病人送玫瑰花、带着大家跳舞读书的乐观主义者。直至最后病人出院,医患间还生出些依依不舍来。”35天的情感逻辑,人同此心。

对这点,同组的靳东深信不疑。进组前,靳东与胡伟国有番长谈,后者是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上海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领队,《方舱》主人公胡庆生身上有他的影子。整整一下午,医生就着自制的PPT敞开心扉,画面里都是他用手机录下的抗疫一线事。网上见过或未见过的细节里,演员被两个场景触到。一是胡伟国告诉他:“我曾以为只有我是勇敢的,去了武汉才发现,有的医院4000多人全员报名……”另一个画面回溯了当事人逆行前的某种空白,“办公室书架上有我妻子和孩子的照片,那天,我干坐了45分钟,最后擦了擦照片,出发”。一个侧面印证了战“疫”中英雄辈出,一个揭开英雄的铠甲探了探内心柔软。

还原疫情中不计其数普通人的贡献,用普通人视角为平民英雄写传,应该是《在一起》十个单元最趋同的基调。

陈雨人证实:“剧中不设钟南山院士等举国皆知的名家、大家,而是把目光投向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十个故事里,医务工作者当然占重头戏,而人民解放军、公安干警、社区工作者、快递小哥等各行各业的甲乙丙丁,都可能榜上有名。

沈严执导的《摆渡人》单元,雷佳音的角色高度浓缩了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的群体。跟随他的视角,疫情下一位位普通人挨个在剧中登场。刘江是《搜索》的导演,他的单元里,李小冉、黄景瑜等需要在24小时内完成一次特殊的流行病学调查,疾控中心人员、民警、社区志愿者,都是这场搜索的接力人。

即使在以医护为主的单元里,主角依旧不锁定某位“名人”。《方舱》绣群像,武汉启用了14座方舱医院,胡伟国只是剧本借鉴的医者之一。《同行》的剧情梗概许多人“眼熟”,年轻人骑车加步行,四天三夜,终于穿越封锁的交通,从老家回到武汉医院的工作岗位上。新闻里的姑娘是一个人,电视剧安排志同道合的两人结伴而行,杨洋和赵今麦扮演的,便是疫情中“了不起的90后”……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是几个人、一座城的战斗,而是太多凡者不凡的中国人心手相连、彼此支撑的全民战争。

抹去“有痕”的表演,还原战“疫”中环环相扣的“无痕”

真人真事真情,无论哪个单元,导演和演员们念叨最多的便是“真实”,下功夫雕琢的也是“真实”。

有些求真,在乎技术层面。国内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在春天时取得了阶段性重要成效。待剧组陆续开工,已是绿意渐浓的初夏。勘景时,刘江、滕华涛、林研都做过相同的事:避人、避绿树。车水马龙、满目葱茏,这些代表着生机勃勃的街景,对于《在一起》,都是要规避的。实在避无可避,后期特技将抹去季节的留痕。同理,反季节拍摄,人物的衣着不能露出破绽。《同行》的年轻人,一路奔袭,穿的是羽绒服,脚上套的还是雪地靴。《方舱》里100多名“患者”,个个得穿棉服、盖棉被。至于需要穿防护服坚守一线的战士,冬天时尚且一个个汗湿几层、脚底积水,更遑论眼下的天气。

有些求真,在乎专业立场。《搜索》的剧本里原有一场“乌龙戏”,讲的是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在机场被警察误会了。可到了拍摄时,驻组把关的专业人士“叫停”了这个桥段,因为现实中,无论是防护服上的标识,还是其他手段的身份确证,类似误会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在一起》片方给每个单元都派驻了专业人,医生、民警、社区工作者、快递小哥……哪怕每个单元时长仅仅90分钟,演员们练习正确穿脱防护服,练习防疫操作流程,都被当作一桩大事。

更关键的一层求真,在乎表演。

抗疫题材决定了,《在一起》的所有单元、所有演员,都会面临穿着防护服、身形难辨,佩戴口罩、全凭“眼技”的表演难题。可主创们却给了另一种思路。

《摆渡人》是十个单元里最早开机、最早杀青的。可一个月过去了,雷佳音依旧会想起“脑袋刺挠”的感觉。

武汉封城的日子里,小哥们是寂静街头为数不多的流动风景。他们往来穿梭,白天送快递,夜里为回家的医护当“摆渡”人,累到极点,顾不上每天洗个热水澡。小哥们为了疫情对自己将就,演员便遵从体验派的基本法。他和导演商量:“咱们别太像‘演’戏,得向纪实的方向靠近。”两人不谋而合,一个往真了演,一个往真了拍。

相比平常拍戏时,演员总被要求塑造出人物个性,雷佳音这次要求自己“去个性化、去‘雷佳音化’”。他说,演平民英雄不应该是演员在展现个人魅力,而是要把自己“活”成当事人,一个平时隐在人群里,遇到事往前走一步、甚至成为英雄仍不自知的人。

抹去“有痕”的表演,在沈严看来,是艺术上的“不刻意”“别太过”“克制一点”。“剧本感人是因为站在了‘真实’的肩膀上。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塑造的人物是接地气的、可信的,是和老百姓之间同呼吸的。”

当表演的痕迹弱化,有些原本现实中“无痕”的事情会更容易凸显出来,那是每个人牢守自己一道防线,为疫情的防控、城市的运转、生活的继续,做的许多环环相扣的事。比如雷佳音还原的那些把自己时间都留给“摆渡”的快递小哥,比如汪俊从医生口中得知“护目镜里一片雾气蒸腾,抽血、插管都是盲操作的90后护士”,又比如《在一起》镜头下复刻的许多个“我们”。

刘江说:“中国人的凝聚力是超强的。我们拍这部戏,内心就有这样一种情感想要表达。”

原标题:《在一起》:创作“破格”,只为平民英雄涓滴汇海的定格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