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美国给日韩出了大难题
来源:环球时报 2020/05/30 10:04:08 作者:笪志刚
字号:AA+

导读: 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参加本国第7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综合小组会议,议题主要是韩国对眼下一些国际问题的应对方案。联想近日日本首相安倍向美释放多少具有示好意味的信号,似乎美国提出的这个“经济繁荣网络”设计还没实施就已先声夺人。

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参加本国第7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综合小组会议,议题主要是韩国对眼下一些国际问题的应对方案。一个显著动向是,这次会议重点讨论了美国拟推动的“经济繁荣网络”计划,这使韩国对于是否和如何参与其中的纠结浮出水面。“外交战略调整会议”是韩国去年7月启动的机制,旨在应对中美矛盾、日韩摩擦等重大国际局势变化,通过推进外交战略官民对话拿出应对举措。联想近日日本首相安倍向美释放多少具有示好意味的信号,似乎美国提出的这个“经济繁荣网络”设计还没实施就已先声夺人。

问题是,美国真能通过这个计划让日韩在“去中国化”问题上跟它一致行动吗?

据美国官员透露,这个所谓的“经济繁荣网络”计划由美国牵头,联合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韩国和越南等所谓“值得信赖的伙伴”,是美国基于新冠疫情影响下的全球产业及供应链格局制定的,目的就是以疫情下的中国产业强势为口实,推动所谓的摆脱对中国制造依赖,重组国际供应链,推动形成“去中国化”的统一战线。

客观来讲,美国推动“经济繁荣网络”计划在考量上颇费了一番心思。其中几个国家能够形成产业链不同方阵,具有国际供应链和制造业分工互补优势,所涉领域也涵盖基础设施建设、能源产销、数字业务、贸易投资、研究开发、教育商务等,尤其是辐射企业和民间机制等理念,凸显聚焦后疫情时代的“前瞻视角”。但其附带了一个不该有的“逢中必反”的前置词,使与中国经贸关系及人文纽带紧密的日韩等成员国陷入选择困境,一是很难落实选边站,二是一旦选边将付出难以对冲的高昂代价。

总的判断,“经济繁荣网络”计划在设想上很有“野心”。从美国正极力吸引拉美等更多国家加入可见端倪,热衷双边的美国这次祭出多边理念让人慨叹此一时彼一时。拉美的哥伦比亚、巴西等国也表示希望美国将制造业、采购供应链等由中国转移到对美国更具运距优势的南美地区。

本来,产业区域转移是市场经济下企业的正常选择,也是全球经济开放发展的标志。但美国主推的这个“经济繁荣网络”计划在指向上附带了一个不该有的“疏中近美”的限制词,使日韩等国面临人为扭曲具有成本优势、消费前景和巨大潜力的对华合作势头的风险,一旦做出战略误判或不合时宜的选边站,不仅有悖本国在华企业意愿,还将损害投资形象乃至对经济造成直接伤害。

仔细思考,“经济繁荣网络”计划在思维上锚准锁定性。“费心设计”和“掩藏野心”的浅表背后,折射了美国在处理经济合作与良性竞争上的冷战思维,这种锁定战略竞争对手、以至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思维,不仅与推动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化无益,也直接或间接损害日韩等国坚持多边体系、深化中日韩FTA和东亚一体化合作的愿景。该计划在定位上附带了一个不该有的“遏华反华”的关键词,可能使日韩在选择上投鼠忌器,既不想得罪最大经贸伙伴和失去庞大市场,也开罪不起最大军事盟友,或许左顾右盼、虚虚实实,脚踩两只船将成为日韩无奈下的应对考量。

那种认为“经济繁荣网络”计划还没满月、还不具备影响力和杀伤力的看法,无疑缺乏警惕,因为从3月20日起,上述国家基本上每周五都在举行副部长级电话磋商,讨论重启经济和重塑多边供应链,这也验证了“经济繁荣网络”计划绝非临时起意。日韩想必也在就此权衡,接下来就是如何选择,选择如何在中美博弈背景下盈利和止损的问题。

面对“经济繁荣网络”计划明显的功能性定位及对华不甚友好的潜台词,道理不用多说,日韩的选择更多关乎自身利益格局,但也直接关乎中国的感受与关切。选择好与算明白账,是归日韩等国自己打理的事情,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苏轼诗句,以及由此折射出来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中国老话,还是非常振聋发聩的。(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原标题:笪志刚:美国给日韩出了大难题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