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美欧密集协调,暴露出“无数分歧”
来源:环球时报 2020/06/19 10:47:09 作者:王朔
字号:AA+

导读: 在北约国防部长视频会议上,双方因美国要从德国撤军的计划再生嫌隙。

最近一周,美欧就外交和军事议题进行了密集的协调。周一,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和欧盟27个成员国的外长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进行了一场视频会议;周三到周四,在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主持下,30个北约成员国的国防部长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视频会议。此番协调,欧美希望就中东北非和欧盟的“东部邻国”、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政策、北约如何应对全球挑战和第二波疫情等问题弥合分歧,但正如美国政治新闻网等媒体的评价,此轮接触再一次证明双方之间有“无数分歧”。

在抗疫问题上,欧盟对美国单方面要退出世卫组织强烈不满,双方基本上没什么话可说。在双方都关心的地中海局势上,美欧也表现得像两条平行线一般。蓬佩奥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问题时表示,自己确实一直在考虑该地区形势,但主要与利比亚有关,而欧盟想的却是地中海东部,因为希腊抱怨土耳其在其海岸线附近进行钻探。即便在双方都想谈的乌克兰问题,最后也只是草草表示将继续推进明斯克协议落实。

在如何对待中国问题上,双方也是各有盘算,难以达成共识。欧盟及其成员国有意与美国协调对华政策,正如博雷利所言,“对华关系方面有些问题,我们(欧美)同样遇到了。而我们欧盟和美国存在的紧密合作关系,对联合提出及解决这些对华关系问题很重要。”但对于欧盟所提出的协调建议,蓬佩奥却是置若罔闻,没有多少回应。美国当然希望欧洲能够跟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甘心受其驱使,对华实现全方位的战略遏制。但欧洲显然不愿意完全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美国,更想按自己的路数来。于是,欧洲人提出的协调自然不对美国人的胃口,而美国人希望欧洲人做的,欧洲人也不那么乐意。

在北约国防部长视频会议上,双方因美国要从德国撤军的计划再生嫌隙。在既定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议程中,主要讨论应对第二波疫情计划、应对俄罗斯新型核导弹以及北约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任务和行动的反应。但是,特朗普的撤军计划引起北约和德国领导人的强烈反对,尽管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以美国没有就如何和何时撤军做出最终决定来淡化北约盟友们的担忧,但难以化解北约盟友们对美国的不信任,最终美国的撤军计划成为北约国防部长视频会讨论的议题。

斯托尔滕贝格对外宣称,美国防长埃斯珀非常坚定地表示,美国仍然致力于与欧洲盟国保持联系,并承诺就美国未来在欧洲的任何军事行动征求他们的意见。不过,埃斯珀的表态能在多大程度上让北约盟友安心还很难说,毕竟在与特朗普分歧日增后,埃斯珀能在国防部长位置上干多久还是个未知数。而且,特朗普的撤军计划也不仅仅是希望德国提高国防预算的筹码,根据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此前的表示,白宫对驻德国军队的去向确实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一部分可能调派到欧洲其他国家,一些将被部署到亚洲。围绕着驻军问题,以德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可能还会跟美国有更多的摩擦和协商。

事实上,除了这些已经协调的问题,欧美之间有分歧的问题还有不少。例如,美国日前刚刚下达最后通牒,宣布将终止对中国、俄罗斯以及欧盟企业在和伊朗民用核设施合作方面的豁免,这些企业必须在60天内取消与伊朗的合作。再如,美国已经明确表示要扩大“北溪-2”工程的制裁规模。

跨大西洋关系走到今天这个样子,表面看是理念上的不同,实则更多是利益上的分歧。特朗普奉行美国第一和单边主义,严重制约了欧洲盟友合作的积极性,即便双方有沟通协调的愿望,也很难实实在在落地,正如此次所显现的“波诡云谲”一样。博雷利宣称,“为捍卫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同美国站在一起很重要”,但问题是如果欧美的利益不总那么一致,或者在某些时候压根就不一致呢?

不过,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分歧,不可否认的是,欧美毕竟同属西方,仍是最重要的盟友。双方愿意协调本身就有重要意义,而且即使双方在对华政策、撤军问题等方面分歧重重,也不意味着双方立场没有回调的空间。对此,我们要保持密切的关注,不能掉以轻心。当然,我们也有一定的战略定力。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

原标题:王朔:美欧密集协调,暴露出“无数分歧”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