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怂了?黄之锋等多人退出"港独"组织
来源:海疆综合 2020/06/30 14:45:16 作者:惠子
字号:AA+

导读: 涉港国安立法进入最后阶段,乱港分子黄之锋30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辞去“香港众志”秘书长,并退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此外,据香港电台报道,罗冠聪及周庭也宣布退出“香港众志”。

涉港国安立法进入最后阶段,乱港分子黄之锋30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辞去“香港众志”秘书长,并退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此外,据香港电台报道,罗冠聪及周庭也宣布退出“香港众志”。

报道称,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声称,在涉港国安立法下,他“没有办法确定明天”;周庭声称未来无法参加“国际连结”工作;罗冠聪则声称“难料自身安危”。

他们为什么怕成这样?这要从该组织的所作所为说起。

早前《人民日报》评论称,“香港众志”这一组织打着“聚众之志”的幌子,借外部势力黑手,妄想掌控香港的明天,就是祸港“新生代”。“众志”主张“自立”但内外勾结,假托“自决”,对网民颠倒黑白,对青年极力煽惑,搞的都是“港独”活动。“香港众志”曾因“自决纲领”不符基本法而断绝议会之路,政治力量一落千丈。然而攀上“洋主子”,为这些弃子提供了“废物利用”机会。从拜见外国政要并索要合影,到乞求美国国会通过涉港法案,再到窜访外国卖惨乞怜、寻求外力插手援助,是他们最常用的套路。

三类“独青”祸乱香港

黄之锋。他是“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的秘书长

6月17日,一群示威者在立法会前集结。当天恰逢非法“占中”案中因藐视法庭而入狱3个月的黄之锋刑满释放。他一出狱就赶到立法会大放厥词,要求特首林郑月娥“问责下台”,并称大规模游行“陆续有来”。

果然,6月21日,暴徒在黄之锋的带头煽动下包围湾仔警察总部达16个小时之久,不仅用铁马、栏杆等围住各出入口,还用单车锁锁住闸门,并破坏警总外的闭路电视,在外墙喷漆涂鸦搞破坏。

7月27日的元朗大规模骚乱中,香港《大公报》记者拍到黄之锋出现在非法集结者防线附近。当晚,暴徒四处纵火并袭击警察。香港《文汇报》还曝出,前一日黄之锋、梁延丰和周庭同在一辆车内,出现在元朗某商场附近。

8月13日,香港国际机场已经因“独青”们的非法集会而瘫痪了数十个小时,黄之锋却于凌晨2时在脸书(Facebook)上做了一场38分钟的视频直播,继续煽动示威者“着黑衫”“下午机场见”“升级冲击装备”。当晚,有内地游客和内地记者在机场先后被暴徒殴打,引起各界震惊。

就是这么一个不断煽动以暴力方式冲击香港的年轻人,却在2014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年度最有影响力青少年”,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为“年度思想者”,还在2015年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全球50位最杰出的领袖人物”。那时,黄之锋不过十八九岁。

罗冠聪背后有高人指点

和黄之锋一样有着“政治明星”光环的是罗冠聪——“香港众志”常委。因为8月中旬悄然离港,抵达美国后又高调鼓动示威继续,罗冠聪这个名字一夜之间为内地网友熟知。

6月11日,罗冠聪随学联前往中联办示威,焚烧了国务院发表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7月1日,他随学联在遮打花园进行“占中预演”;到9月份,他以岭南大学学生会长的身份煽动学生参与非法“占中”。在此期间,他很可能接受过来自美国的资助。根据2014年10月19日的香港《文汇报》报道,有网站曝出密件,证实在非法“占中”爆发前夕,香港中文大学港美中心工作人员向16名“占中”核心人员发放苹果手机,罗冠聪就收到一部。

在非法“占中”期间,罗冠聪与黄之锋都是主力。9月26日,他们发起所谓“重夺”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广场行动,带领示威人士非法冲击警察防线,攀越并摧毁广场围栏,引发多次肢体冲突,导致大规模骚乱事件。2016年罗冠聪被起诉时,在法庭上堂而皇之地自辩:“一直倾向集会后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进入总部前地。总部前地外加围栏,认为有政治考虑。”最终,这起事件将他送进了监狱,被判入狱8个月。

周庭,组织暴乱的狠角色

虽是年轻女性,暴乱言行却丝毫不亚于黄之锋和罗冠聪之流。

周庭出生于1996年,和黄之锋一样在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中冒头,频频接受媒体采访,后来担任“学民思潮”发言人。在非法“占中”期间,她同样极尽煽动之力。不过,刚刚考上香港浸会大学的她看到形势不对后,便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篇“退出声明”,称自己“身心疲累”“无法再承受如此沉重的压力”,决定“暂时退下火线”“暂时不会接受任何传媒访问”。半年之后,她重新现身,接受电台访问时称要发起“二次占领”,同时给自己准备好了“免责条款”:“我不能作任何保证,因为我控制不了所有参与示威的人。”

在屡屡作出卖国祸港之事后,他们如今退出“香港众志”,也被网友嘲讽是“知道怕了”,是“缩骨”之举。而这并非单一事件,在涉港国安立法即将出台之际,一些乱港头目纷纷“变脸”“自保”。

6月26日,“祸港四人帮”之一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发表声明,声称自己已年届80,会“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搅乱香港后一句退下就想翻篇?”“搅乱香港想拍拍箩柚就走人?”声明发出后,这是许多香港网友共同发出的质疑。香港《大公报》27日发文称,陈方安生甘当“逃兵”,是反对派阵营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引发强烈震动,相信类似事件将陆续有来。

本月稍早前,“乱港四人帮”之一的李柱铭也公开与“港独”割席。他接受电台访问时,直指香港“搞革命”根本不可为,认为“港独”是“罗曼蒂克”及危险的。而他早前涉非法集结被捕时,曾扬言“与年轻人一同被捕感到骄傲”,感到舒服。对此,港媒直指,李柱铭的言论无非就是想“甩锅”。

6月28日,泛暴派关键人物陈云也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退出”。他声称,今后将把重心放在学术研究上,不仅如此,他还在帖文中批判“港独”分子,并声称,自己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主张“永续基本法”的议程失败之后已经宣布退场,又指当日是自己在香港最后一次的政治行动。而这些言论无非是想跟“港独”以及近来的香港暴力事件撇清关系。

责编:吴小惠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