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推进共同富裕,要啃“硬骨头”
来源:环球时报 2020/07/03 10:43:20 作者:贾康
字号:AA+

导读: 近期经济界有一种观点认为,未来5年,即“十四五”期间,中国可以实现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跨越。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在直接税调节收入分配制度建设上仍然处于滞后状态。

近期经济界有一种观点认为,未来5年,即“十四五”期间,中国可以实现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跨越。这一设定目标,现实中是可期待的,因为2019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达到1万美元,如果能按年均6%的速度继续增长,那么5年累积增幅可达到约33.8%,可以实现人均国民收入达到13000万美元以上的情景。按世界银行的标准划分,这意味着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

以上是一种常规的推理,一种可能的经济发展前景。

但有一个严峻的事实我们必须注意到,从全球的统计数据来看,过去约70年内,绝大多数从中等收入冲击高收入的经济体,都被挡在了这条升级门槛之外,最终未能如愿。基于这种统计现象,产生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表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在向高收入国家冲刺的时候,“门槛效应”突然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纠结在一起,使其经济发展突然失速,国民收入没有如愿地继续提高。

最近20多年,全球还没有一个经济体实现从中等收入国家到高收入国家的跨越,这个统计结果十分值得我们注意与警醒。由于经济体量不断壮大,中国近年的发展告别高速增长转入中高速增长,再维持2010年以前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已不切实际,此后稳中求进、引领新常态、追求高质量的经济发展思路越来越清晰。

与其他中等收入国家相似,中国在2010年人均国民收入达到4000美元、坐稳中等收入国家位次之后,就开始告别有经济起飞特征的高速增长阶级,向下调整力求软着陆到以高质量发展为取向、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撑经济升级版的中高速增长平台。

这一转型在2015年下半年后曾露出了对接平台状的端倪,一直到2018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在6.7%-6.9%的中高速平台上运行了12个季度。但不期而至的中美贸易战在这个时候打响了,其后中国经济增速继续回落到6%的整数关口。2020年初,疫情突然暴发,中国一季度经济增速出现负增长6.8%的严峻局面。但现在经济“前低后高”全年实现正增长,应该已比较确定。现在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刚刚达到1万美元,正是向高收入国家冲关的关键时期,却又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内外部因素交织合成的巨大不确定性摆在我们面前。挑战与考验不可回避,我们宁可把困难想得更严重一些,只要应对挑战得当,如能在今后7年内实现年均4%的人均国民收入增长速度,中国就可以使人均国民收入达到1.3万美元以上而坐住高收入经济体的门槛。但仅从这一角度考虑问题,又还不足以正确而全面地认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历史性考验。

我们须再看另一个重大的角度,即收入分配如何优化其结构,是中国实现从中高收入经济体到高收入经济体的另一重大课题。人均经济指标常常形成一种假象,在收入水平取平均数时,一个先富起来的亿万富翁就可能把千百万个低收入阶层社会成员,平均到中等收入阶层上。

在人均收入达到1万美元之后,要特别看到中国实际生活中引起“矛盾积累”的重要问题,是收入分配结构和格局上存在着悬殊差距。人们感受到的中国人均收入不断提高过程中,仍然有“老百姓幸福感跟不上”这一伴随问题,大量社会成员还处于较低收入水平,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这个问题还要继续解决。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在低端收入抬高的调节机制之外,还需要有一个把高端收入向下适当调减的机制。按照全球经验和国际通行做法,经济手段中,可通过直接税调减高收入,这种机制在现代市场经济中已经运用得相当成熟,比如美国的税收体系多年前就是以直接税为主,典型表现在联邦为主征收的个人所得税和地方征收的房地产税上。

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在直接税调节收入分配制度建设上仍然处于滞后状态。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但实际生活中还没看到明显进展。如果只看重人均国民收入这一个指标,而忽略了国民收入分配体系里的分配结构与格局中的收入差距问题,就没有抓住如何使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上可持续推进的关键点。在向高收入经济体冲关的这个阶段,我们要特别关注大力推进共同富裕,优化调节收入差距,积极促进社会和谐,多策帮扶弱势群体,从而化解相关的矛盾纠结。

直接税改革是整个配套改革中的一部分,却是比较典型的“啃硬骨头”问题。房地产税在中国讨论这么多年,但目前仍未有实质性推进的立法进程。但笔者认为,大方向上,提高直接税比重这样一个影响全局的制度建设问题势在必行。它是典型的在改革深水区如何攻坚克难的问题。站在理性角度上,中国社会走向现代化,必须建立完善的现代化税收制度,其中必然包括优化收入分配的直接税制度建设内容。

综合上面两个大的角度,笔者认为现在更要强调防范“矛盾累积、隐患叠加”造成经济不能继续保持中高速发展的潜在风险。在这方面我们要秉持高水平战略思维,宁可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千方百计化解矛盾,包括形成应对矛盾爆发带来不良局面的应对预案;同时下定决心在改革深水区攻坚克难,以优化中国的收入分配结构等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以寻求长治久安可持续发展。(作者是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

原标题:贾康:推进共同富裕,要啃“硬骨头”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近期热门
相关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