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国际责任妨害全球抗疫
来源:光明日报 2020/07/09 10:15:16 作者:晋继勇
字号:AA+

导读: 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不但无助于国内疫情防控,而且对全球卫生安全体系构成威胁。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7日说,美国政府已于6日正式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美国将于明年7月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在近期美国多州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反弹、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屡创新高、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世卫组织全力协调全球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退群”之举不但使得美国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而且进一步损害了全球卫生安全体系。

二战之后,美国摆脱了孤立主义的窠臼而转向多边主义,推动了多边国际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在1950年召开的第三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美国代表团团长强调了美国对卫生治理多边主义的承诺,表示美国政府和人民坚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的理念。美国支持世卫组织发起的根除天花运动,不仅实现了自己的国家卫生安全利益,而且提升了美国的国际形象。然而随着近年来美国民粹主义的兴起,特别是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美国在全球卫生治理领域奉行狭隘的单边主义,每逢世界卫生组织面临困难之时,美国政府习惯于雪上加霜,而不是雪中送炭。例如2018年,特朗普政府就曾试图要收回对世界卫生组织的2.52亿美元埃博拉疫情相关应急项目资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当世界卫生组织在资金方面启动“战略准备和应对方案”以帮助疫情防控能力令人担忧的国家时,美国提交的2021年预算草案将其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应急支出与上年度相比削减50%。美国之所以削减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支出,美其名曰“为了提升问责性和效率”,并指出相比通过多边组织,美国对其他国家直接援助能够更好地“应对具体的疾病和卫生危机”。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美国同时也将直接对外援助的全球卫生项目预算大幅削减。美国实际上是在打着“提升世卫组织问责性和效率”之名,行逃避国际责任之实。5月18日,特朗普政府致信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并在信中罗列了14项所谓世卫组织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罪状”,威胁如果世卫组织不承诺在未来30天内作出重大的实质性改革,将永久停止美国对该组织的资助。然而,5月29日,特朗普便称他将推动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退出世卫组织是处心积虑的。

作为全球卫生治理中最重要的多边机制,世卫组织仍然是当前唯一能够提供全球抗疫领导力、激发干预所需要的信任的国际组织。世卫组织自成立后不久就开始不断变革,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卫生安全形势。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后,世卫组织积极致力于疫情防控,成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的“推动者”、全球抗疫合作的“协调者”、全球抗疫薄弱环节的“补位者”以及全球抗疫规范和技术的“提供者”。而美国对世卫组织罗列的种种“罪状”,根本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的单边主义行径与国际主流社会所秉承的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背道而驰,使得美国国际形象一落千丈。正如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罗伯特·梅嫩德斯所言,美国政府退出世卫组织的举动“不会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或利益,而是使美国人生病,使美国孤立无援”。

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不但无助于国内疫情防控,而且对全球卫生安全体系构成威胁。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作为当今国际社会中的强国,美国理应通过发挥其全球领导力来协调全球抗疫行动,然而实际上美国却退回到狭隘的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美国优先”和全球卫生治理所需要的多边主义毫不兼容,冲击了现有的全球卫生安全治理体系。

有效的全球卫生安全体系离不开对多边主义的坚守。正如欧盟委员会新闻发言人所言,“现在应该是团结一致而不是相互指责或破坏多边合作的时候。”然而由于美国政府以其疫情防控方面的“政治化”操作,成为全球卫生多边主义的破坏者,使得世界卫生组织、二十国集团等传统的多边协调机制难以发挥全球卫生治理的功能。例如在4月19日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卫生部长视频会议上,美国仅派副部长参加。该会议本来要发布的联合公报草案支持和承诺进一步赋权世卫组织来协调全球抗疫,但是由于美国的强烈反对,联合公报发布“流产”,会议仅发布了简短的联合声明,而且声明中根本就没有提到世卫组织。此外,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将无法与美国在传染病防控方面共享信息。在全球卫生安全相互依赖的背景下,信息共享渠道的关闭将会使美国成为全球疫情防控中的“黑洞”,从而危及全球卫生安全。

美国频繁“退群”已成家常便饭,一方面反映了美国国内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回潮;另一方面反映出美国政府意在通过破坏现有的全球多边治理体系,以重塑能够体现以“美国利益优先”的国际体系。

首先,在国内层面,退出世卫组织成为美国政府迎合国内日益上升的民粹主义和获得党派竞争的政治工具。自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肆虐以来,美国政府因其自身防控疫情不力而备受其国内媒体和民众指责,因此美国政府将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向外推卸,不断指责世卫组织“以他国为优先”。通过制造“退出世卫组织”这个话题转移民众的注意。

其次,美国政府意在追求塑造“美国利益优先”的国际体系。二战后形成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国际体系,以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促进各国共同发展为基础。作为联合国的一个专门机构,世卫组织是这种国际体系的重要载体之一。中国全力支持世卫组织在全球卫生治理中的领导作用,体现了中国对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国际体系的承诺。反观美国,近年来一意孤行,企图重塑一个能够体现“美国优先”的国际秩序。因此,美国不断无端指责世卫组织,挑战世卫组织所代表的国际卫生体系和秩序。由此看来,美国此时退出世卫组织,只不过是美国破坏现有多边国际秩序的又一个例证而已。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世卫组织大力倡导全球抗疫合作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认为,在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中,卫生是少有的能让各国为一项共同事业开展国际合作和共同奋斗的一个领域。面临史无前例的疫情威胁,作为当今世界的头号强国,美国理应成为全球抗疫合作的重要贡献者。然而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美国对民粹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固守和疫情防控中的政治化操作,不但危害其自身的卫生安全利益,而且还将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体系置于险境。

(作者:晋继勇,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

原标题:逃避国际责任妨害全球抗疫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