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勇双全的琼纵骁将——符志行》

智勇双全的琼纵骁将——符志行

文/符悦龙

 

符志行(1919—2013),海南临高人。1936年考入广州岭南大学读书。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敌工队长、大队长,琼崖抗日独立纵队支队长、副总队长,粤桂边纵队支队司令员,湛江市警备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后历任北京高级防空学校系主任、空军第二高级专科学校训练部部长,国家体委军管会副主任,空一军副参谋长等职。2013年逝世。

 

投笔从戎的抗日先锋

符志行在他的回忆录中如此描述他出生的故乡:

“村前有一棵可供上千人乘凉的大榕树。这棵大榕树盘根错节,伸向四方的树枝上飘着成千上万条根须,有的扎根在土里长成支撑树枝的根柱,格外壮观。我祖父乐善好施,在这棵大榕树下设一茶座以供过路人饮茶使用。村前是一条自东北向西南通往那大镇的大路……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喜欢在这棵大树下休息,喝碗大碗茶。”

1919年,符志行(原名符清劭)出生于临高县清平乡(现儋州和庆镇)美迎村,他的爷爷符合瑾是清朝末年监生,虽说家道没落但仍是村里的大户。他的父亲符正气毕业于基督教会学校——琼州华美中学,在当年也算是上过洋学堂,是一个深受自由民主思想影响且富有正义感的人。1927年中共儋县县委领导农民起义,他的父亲毅然参加农会,后被国民党逮捕入狱,直至儋临农民军联合攻下新州,才把符正气及其他所有被关押的政治犯解救出来。符正气出狱后经同学介绍进入福音医院学医,之后,成为中国共产党后方医院院长,为革命作了很多贡献。符志行的母亲李华生是大西南地下联络交通站站长,曾多次智救共产党员。

父母的言行,深深影响了符志行。他从府城岭南大学附中琼崖分校毕业后,于1936年夏赴广州岭南大学读书。1937年7月七七事变爆发后,符志行加入了广州中山大学学生发起的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从此,符志行踏上抗日救国的征途。他利用星期日与同学一起到广州长堤散发抗日宣传单,激发民众抗日热情。1938年6月,岭南大学准备迁往香港,符志行为了继续参加“抗先”,转学到广东农专继续学业。此时,抗先总部决定输送志愿者赴延安陕北公学,符志行亦是被选送的志愿者之一。为了表示坚决走抗日救国之路,他改名为“志行”,即“志不求易,行不避难”之意,誓与国家生死共存亡。日军占领衡阳以后,北上延安的交通线中断。因此,“抗先”总部动员志愿者们回自己的家乡参加抗日工作,符志行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家乡海南继续抗日。1938年底,符志行回到海南后,持“抗先”总队长廖承志的介绍信找到中共琼崖特委,见到了特委领导冯白驹和林李明。一见面,冯白驹就对符志行说:“你回来太好了!海南的革命工作正需要你这样的人。那大地区是海南西路的战略要地,物产丰富,兵家必争之地……你的任务是立即回去组织宣传工作队,宣传抗日,为今后部队行动和建立抗日根据地打基础。”

 

第一次打仗

1942年6月,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四支队在大南区(以那大为中心的临高县、儋县交界地区的抗日根据地)成立,支队长为马白山,政委为陈青山;第一大队队长为潘江汉,政委为陈岩;第二大队队长为符志行,政委为张诚军。

符志行是一介书生,之前从未打过仗,更不要说指挥作战。当得知要任命他为第二大队队长时,趁到总部汇报工作的时机,符志行向冯白驹总队长诉说他不会打仗,不适合担任大队长的职务,却挨了批评。冯白驹对他说:“第四支队的任务是坚持西路的抗日斗争,第一大队在澄迈地区活动,第二大队在儋临地区活动。儋临地区方言复杂,你不干叫谁干?从红军时代起,带兵的人大多数是发动工农起义的领导人,他们有几个打过仗、进过军校?军令如山,不想干也得干,只准干好,不准干坏!”挨了总队长的批评和教育,符志行下定决心:只能进,不能退。但是怎样才能学会带兵打仗呢?符志行不由得陷入冥思苦想,每天都琢磨着怎样才能打胜仗。一天,符志行突然想起了清平乡那麻村的符允中。广州沦陷前,符允中曾在黄埔军校燕塘分校军官班学习。符志行立刻写了一封信并派人送到那麻村交给符允中的弟弟。果然,符允中在燕塘分校读书时的军事教材还留在家中,他的弟弟送了几本军事书籍给符志行,其中有符志行最感兴趣的《孙子兵法》。符志行如获至宝。之后,张诚军政委又送了一本毛泽东的《论持久战》。自从得到这几本书后,符志行就用心揣摩怎样打胜仗,摩拳擦掌,随时准备与日军作战。不久,机会来了。

1942年7月初,符志行率第二大队进驻孔教村。一天,刚吃过早饭,符志行就收到日军来袭的消息,还未等他想好该用兵书中的哪条计策,日军已经来到村口与哨兵接上火了,顿时枪声大作。符志行立即下令:“大家赶快摆开,摆开就打!”刚成立的第二大队都是新兵,一下子全乱了,不知道大队长说的“摆开”是什么意思。符志行急忙下令四中队从正面阻击敌人,他带领五中队从左侧出击。但是,新兵们只是盲目地向日军开枪的方向射击,却不敢接近敌人。不久,四中队的哨兵跑来报告:“正面的战士都钻进山里了,怎么办?”符志行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计策,不得不带领五中队撤出战斗。

意外的事发生了,第二大队刚撤出阵地,日军的枪声也停了。符志行正感到纳闷,几个村民跑来说:“日军走了。”听到日军撤退的消息,符志行不由得乐了起来,原来日军也怕死。他们来了二三十人,第二大队的新兵虽然不敢近敌作战,但一阵乱枪也击毙了六个日本士兵,余下的日军不敢恋战,慌忙撤离。

战斗结束后,符志行集合队伍。他没有批评四中队提前撤出阵地,反而表扬新兵们第一次作战就击毙六个敌人,激发大家对敌作战的勇气。他对战士们说:“敌人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卷土重来,大家要作好战斗准备。”

不出符志行所料,下午一点多钟,日军又来了。这次来了四五十个日本士兵,符志行命令五中队正面阻击,四中队队长王乃策带领一个小队和大队部驳壳班从石平村绕到敌人背后包抄。日军见被包围了,只得掉头往石平村后山逃走。石平村后山是一片雨林地带,荆棘丛生。符志行带领四中队两个小队尾随紧追,日军被打死打伤多人。这次战斗还缴获三八式步枪三支。第二大队首战告捷从此,这支队伍在符志行的指挥下,越战越勇。

 

第一次缴获机关枪

新成立的第二大队,武器装备很落后,大多是土制步枪,有的还经常打不响,有的一打就卡壳。符志行心想:就是抢也要抢一挺日军的机关枪。很快,这个机会来了。

孔教村战斗结束没几天,符志行又收到情报:和舍镇据点的日军每天都乘一辆军车到巴总村前面的公路监督民工修路,车上架着一挺机关枪。符志行听到这个消息后,连夜带几个驳壳班的战士去侦察地形,选伏击地点。他们从和舍镇附近一直走到巴总村,发现公路两旁所有的树木全被日军砍光了,唯一可以埋伏的地方只有巴总村东侧靠小河的一片茅草丛。茅草只有一米多高,离公路不到三米,勉强可以埋伏十人左右;后面是一条河沟,河沟过去是一片稻田。符志行心想:这样的地形,显然不适合大部队埋伏,即使是小部队作战,也必须一鼓作气速战速决,否则敌人援兵一到,则无路可撤。打,还是不打?他心里反复琢磨:危险是有的,但那挺机关枪太诱人了,无论如何也要弄到一挺机关枪。几番斟酌之后,他决心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只能胜不能败。回到驻地后,符志行从驳壳班和两个中队战士中挑选出十名敢打敢拼、身强力壮的勇士组成突击队。

7月9日,天刚蒙蒙亮,符志行就带领突击队出发。临行前,他作了简短的动员:“每一个人准备一颗手榴弹,我先开枪打司机,敌人的车一停,就往车上投手榴弹。动作要快,手榴弹一爆炸,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家一齐冲上去,抢到机关枪就赶快撤!”

天还未大亮,突击队就已经进入埋伏阵地。这天是和舍镇的赶集日,赶集的村民三三两两,一批一批地从阵地前走过。伏击地点因为靠近小河,蚊虫滋生,不断有蚊子、小虫叮咬突击队员的脸和身体,但大家都咬紧牙关,一动也不动。上午九点多钟,前方哨兵跑来报告:一辆日军汽车从和舍方向开来,驾驶室顶上架着两挺机关枪,但车上有多少日军不清楚。

符志行决定打,他果断地下命令:“大家准备好,不管有多少日军,进入阵地就打,我的枪声就是命令!”

日军汽车离伏击阵地越来越近,下坡时减慢了速度,刚好进入伏击阵地。符志行举起驳壳枪对准司机的脑袋“砰砰砰”连开三枪,日军司机中弹扑倒在方向盘上,汽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突击队员同时将手榴弹投到汽车上。“轰!——”一声巨响,硝烟弥漫,车上的日军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乱成一团。

“冲!”符志行大声下令,突击队员如猛虎下山扑向日军,与敌人近身搏斗。

驳壳班战士许妚(fǒu)海和陈嘉兴两人跑得最快,他俩纵身一跃跳到车上抢夺机关枪。日军机枪手紧紧地抱着机枪不松手,许妚海便和他扭打起来。紧要关头,陈嘉兴一把扯掉日军机枪手的钢盔,手持一颗手榴弹对准他的头狠狠一砸,日军机枪手脑袋一歪断气了。许妚海和陈嘉兴合力将一挺机关枪抢到手,然后跳下车。

一个日军小队长趁许妚海、陈嘉兴抢夺机关枪时,与三个日本士兵将另外一挺机关枪抬下车,快速跑到路旁一个小丘边,企图架起机关枪反击。此时,符志行正带领几名战士正面牵制日军,另外几名战士从东侧迂回,发现这个日军小队长的企图后,立即以密集的火力回击,日军小队长和几个日本士兵连忙扛着机关枪仓皇逃离。

这时,在巴总村公路上监工的日军听到枪声,迅速跑步前来增援。“撤!”符志行一声令下,突击队员立即按预先设定的路线快速向山上跑去。当增援日军赶到伏击阵地时,符志行与突击队员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缴获机关枪一挺、步枪五支、手枪一支,还有一箱子弹和一些军用品。车上十几个日本士兵,只逃掉四五个,其余全部被歼灭。巴总村缴枪之战,虽然是小胜,但政治影响很大,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大大鼓舞了第二大队的士气,激发了民众抗日的激情。

 

武侯桥截击日军货车

巴总村抢夺机关枪战斗后,符志行率领第二大队在儋县、临高县一带开展游击战。日军进攻,第二大队就退回山区;日军撤退,第二大队就寻机出动打伏击。

9月22日,第二大队又接到情报,日军有一辆军车运货从海口市返回那大镇。符志行和张诚军分析,从海口到那大最快也要下午两三点钟才到达。符志行决定由他带领一个小队和驳壳班三十多人进行截击。

从和舍到那大的公路两旁的树木全部被日军砍光了,只有武侯桥两头的山坡上可埋伏三四十人。此地距离公路有百米左右,都在机枪和步枪射程以内,符志行分析认为在这里截击一辆货车不成问题。

第二天,天色未亮,符志行便带领突击队在离设伏阵地二十米左右的树林中等候,待货车从桥对面驶过来时,突击队再进入阵地。下午三点钟左右,一辆满载货物的日军货车从桥上驶过,正在减速上坡。符志行抓准时机,带领突击队立即冲向阵地。才几分钟,战斗就结束了。押车的四名日本士兵全部被击毙,缴获三八式步枪四支,布匹、杂货、香烟、月饼一大批,战士们过了一个富足的中秋节。

10月,日军在大南区被第二大队多次打击,更加疯狂地加强对农村的“扫荡”,同时采取严密措施封锁、断绝物资供应。为了解决抗日队伍的物资供应,第二大队准备袭击光村日军专卖局。

是一个滨海镇。光附近的屯积村据点驻扎二十多名日本士兵、三十多名伪军。此外,光村内还驻扎着三十多名伪军。日军专卖局设在光村内。若夜间袭击,只能缴获物资,达不到歼敌的目的;若白天袭击,一旦敌人同时出动,则两面受敌,强攻将付出很高的代价。符志行摸准情报后,决定长途奔袭,化装潜入镇内打击敌人。

这个作战方案得到地方干部的支持与协助。王怡亭、吴明、谢凤安等地方干部提前到光村周边村庄做准备工作。第二大队政委张诚军也提前一天带领五中队队长王大洪、五中队一个班和四、五两个中队的炊事班到达光村附近的宜安村做后勤工作。

开始行动的这天下午五点左右,符志行带领四、五两个中队从清平乡赶往集结地宜安村。从清平到宜安六十多公里,当部队急行军到达抱舍乡四方山时,突然一阵雷鸣,随即倾盆大雨从天而降。符志行带领战士们继续冒雨前进,山路崎岖,雨天路滑,不断有人跌倒,战士们一个个都变成了泥人。夜色降临,山区的雨夜格外黑暗,战士们一个紧挨着一个急行,没有人掉队。部队到达宜安村时,雨终于停了,已是黎明时分,提前一天到达的炊事班已经为战士们煮好早饭。符志行望着渐渐发白的天色,心想:部队进入宜安村的消息肯定很快就会走漏,若惊动光村的日军则功亏一篑。他当机立断,决定不吃早饭,立即行动。他派十多名驳壳班战士化装成赶集的农民,挑着柴火、粮食、番薯等由宜安村的民兵带路进入光村,迅速占领有利地形,监视日伪军的动态。大部队待驳壳班潜入光村后,快速跑步前进。四中队负责截击驻在屯积村据点的日军和伪军;五中队配合驳壳班打击光村的伪军,并收缴专卖局物资;地方干部则组织民众和担架队随部队进入光村,以便抢救伤员和搬运物资。

发现大部队进入内,光村的民众连忙四处奔跑协助部队。混乱中,内传来枪声,这是提前潜入光村的驳壳班与伪军交火的枪声。四中队跑步到达屯积村与光村之间占据有利地形,以便截击从屯积村据点出来增援的日伪军。符志行带领五中队插进内围歼伪军守敌。双方交战半个小时左右,第二大队占领了伪军据点,击毙伪军二十人,俘虏十七人,缴获步枪十多支。

驻守屯积村据点的日伪军发现出路已经被四中队封锁,不敢出动。随第二大队进入内的民众自卫队和担架队配合部队打开专卖局仓库,搬运物资。这一天缴获的物资,仅布就有一百多匹,还有被子、牙膏、香皂等一大批日用品。  

光村之战后,符志行估计驻守长坡的日军会出动,即率第二大队转移到苏村。由于汉奸出卖,日军很快发现了第二大队的行踪,并突袭苏村。好在符志行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沉着应战,没有让日军占到便宜。  

 

抢夺那大日军电台

1940年“美合事变”时,中共琼崖特委的电台丢失了,为了恢复与党中央的联系,急需缴获一部电台以解燃眉之急。1942年12月,第四支队支队长马白山指示第二大队袭击那大日军电台,伺机夺取一部电台。

符志行派出侦察员潜入那大镇,对日军电台的准确位置进行侦察。经过侦察,获悉日军电台位于那大镇东北角,与日军军部距离千米左右。电台设在一座平房内,四周有铁丝网,由三十多名日本士兵看守,附近还驻有五十多名伪军。

12月17日,天下起了小雨,符志行决定晚上行动。为了翻越铁丝网,临高县县长符英华带领基干队用竹子做了七八个竹梯,还准备了几张门板,用来压在铁丝网上,以便突击队快速翻越并搬运电台。

夜间十二点左右,符志行带领突击队绕过军屯村进入那大市区。那天晚上真冷,大家都被雨淋湿了,嘴唇直打颤。四周一片漆黑,日军电台室还亮着微弱的灯光,除了巡逻哨兵,大部分日军都已入睡。突击队在向导的带领下,避开哨兵从后面进攻。突击队员悄悄地摸到铁丝网前,一切似乎都很顺利,没想到当将竹梯和门板架到铁丝网上时,挂在铁丝网上的一串串空罐头筒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这些空罐头筒是专门防备偷袭的警报器。日军哨兵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叽里咕噜地大声叫喊。事不宜迟,符志行下令立刻发动进攻。

五中队负责警戒日军军部方向来的援军,六中队负责警戒伪军出动,四中队掩护突击队冲进电台室缴电台。夜色漆黑,守敌无法判断有多少游击队袭击,不敢出动,只守在驻地内向外开枪。第一声枪响后不到半小时,几个突击队员就冲进了电台室。一个战士打开手电筒,几个战士同时在电台室里搜寻。他们看见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几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又看到另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连接着红红绿绿电线的东西,到底哪个是电台?正犹豫间,外面枪声大作,一个战士急忙说:“快用刺刀把这些电线割断。”几个人立刻忙了起来。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几人就抬着战利品出来了。

“符大队长,电台到手了!”一个战士高兴地报告。

“赶快撤!”符志行急忙下令撤退。

符志行带领突击队抬着战利品撤到和村附近,他满心欢喜地上前一看,心里凉了半截。这哪是电台?分明是有线电话总机的插座。突击队员都傻了,一名战士说:“我们也不知道电台长什么样,用手电筒一照,看见桌子上很多四四方方的东西,又看见这东西有很多条红红绿绿的接线,以为这就是电台。”

“嘿,那摆在桌子上四四方方的东西才是电台。”符志行说。

“哎,我们真傻,连电台都不认识,现在怎么办?”一名战士用手拍着脑门说。

符志行没有责备战士们,他只责怪自己没有交代清楚。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能活着回来就是胜利。他用轻松的口气说:“把这东西丢到河里,大家快回去睡觉,别感冒了。”通过这次任务,符志行吸取了教训,以后每逢有作战任务,他都要再三向战士们交代清楚。

 

白南岭伏击战

1943年1月,日军担心游击队埋伏,强迫民工把那大镇通向海口公路两旁的树木全部砍光。之后,又接着砍伐那大镇以西到新州公路两旁的树木。一天,符志行接到情报:那大日军司令部每天都派出二三十人,配备两挺机关枪,押送民工到洛基乡白南岭公路旁砍伐树木。

符志行决定在白南岭打一场伏击战。为了选择伏击地点,他亲自带领四中队队长王乃策、五中队队长王大洪和驳壳班班长沿着公路段侦察。他们到达白南岭时,发现山脚下的树木已全部被砍了,枝叶一堆一堆地散落在地上,枝叶还是绿色的,显然,这片树林是一天前砍伐的。符志行当即决定在此设伏。他向两个中队长详细地交代作战计划:突击队在靠近公路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埋伏,用树枝覆盖伪装掩护,四中队正面截击敌人,五中队负责警戒从新州方向来的援兵。

为了打好这场伏击战,第二大队提前从清平乡开拔到洛基乡沙田村驻扎。第二天天还未亮,符志行便带领部队进入阵地埋伏。大约下午一点钟,从新州方向传来汽车的引擎声,但山路蜿蜒,无法看清楚到底有多少辆汽车。引擎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就看见四辆满载日本士兵的军车进入突击队阵地。符志行立即命令四中队机枪班开火。机枪手一梭子弹就把第一辆车打瘫了。车上的日本士兵纷纷跳下车,散开队形进行反击。埋伏在公路边的突击队员冲出去与跳下车的日军近身搏斗。为了尽快结束战斗,符志行指挥四中队、五中队从左翼、右翼两面夹攻,冲下山去歼灭敌人。这时,监视新州方向的哨兵跑来报告:“后面还有很多军车,敌人已经下车向山上爬上来了。”情况不妙,符志行当即改变主意,决定由张诚军指挥五中队阻击从右侧冲上来的敌人,他亲自带领四中队冲下山去协助突击队,以尽快结束战斗迅速撤退。

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敌人的炮弹、轻重机枪子弹像倾盆大雨似的往山上飞来。双方对决激战至下午两点多钟,日军还调来两架飞机投掷轰炸、俯冲扫射。敌强我弱,符志行决定率领四中队冲下半山腰掩护突击队撤退。当他冲出丛林时,一颗子弹从他左胸穿过,接着一颗迫击炮弹向他飞来,紧随他的黄亚广立刻扑倒在他身上。炸弹在两米远处爆炸,年仅21岁的黄亚广壮烈牺牲了。符志行的右腿被弹片削去一大片,他立刻失去了知觉。

张诚军沉着指挥部队撤出战斗。此战,第二大队伤亡二十多人,毙、伤日军四十多人。

符志行负伤后,他父亲闻讯赶来抢救。符志行的父亲符正气是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后方医院的外科医生,医术高明,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他就地取材用土方法抢救儿子。符志行的右腿被弹片削得皮开肉绽,露出骨头,必须缝合治疗。没有外科用的缝线、缝针,符正气只好用麻绳和缝麻袋用的粗针放进小锅里煮,消毒后进行缝合;没有消毒水,只好用盐水和烧酒代替;没有麻药、血浆,但为了抢救儿子的生命,符正气还是决定进行手术。难以忍受的疼痛使符志行晕厥了好几次。手术前后进行了四五个小时,天黑了,就用干竹火把照明,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完成。

 

转战东成的艰苦岁月

1943年夏,符志行率第二大队挺进东成乡开辟新的根据地。东成乡位于儋县东北部,地处丘陵和平原地带,靠近山区的村庄都很小,老百姓生活十分贫困。因此,第二大队进入东成地区后,遇到的最大问题是粮食问题,战士们经常饱一顿饥一顿。为了解决粮食问题,第二大队向靠近临高边界的抱社山区转移。但是,这里的村庄不仅少而且也很穷,部队只好专门安排人员到比较远的村庄买些红薯回来掺野菜一起煮着吃。山里的猴子很多,而且不怕人,经常与人抢食物。炊事班的女同志到山上采野菜,经常遭到猴子袭击。为了对付猴子,符志行还专门安排四中队战士协助炊事班同志采野菜。一天,四中队好不容易从外面买回一担红薯,炊事班的女同志正忙着准备晚饭,结果猴群来了!几十只猴子来抢红薯。猴子们龇牙咧嘴,不断向女同志们扑来。直到战士们赶来助阵,才把这群猴子赶走。不过,它们并没有走远,而是爬在树上等候,伺机再扑上来抢食物。四中队不得不派战士坚守炊事班,才保住了这顿晚饭。又有一天,部队运回一些红薯准备作为第二天的早餐。临睡前,炊事班怕猴子夜里偷吃,用石头压在木盖上。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石头全被猴群搬了下来,红薯全被吃光了,战士们的早饭又没了。

抱社山区实在无法解决部队的生存问题,第二大队只好转移到比较大且相对富裕的村庄建立新区,坚持与日军周旋,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不久,第二大队便在文柏村打了一仗。文柏村比较大,地方党组织在这里有群众基础,但文柏村也有以地主为首的反动势力。第二大队进入文柏村主要是为了解决粮食问题。文柏村四周都是刺竹,只有一个栅门出入,易防难攻。在第二大队进驻前,这个村子一直是国民党活动的区域,村子富裕,但是群众对共产党认识不够,所以态度保守,不愿意主动捐粮,甚至有的地主派人到长坡镇向日军告密。第二天,长坡和新州的日军立即派出日伪军一百多人向文柏村进攻。符志行接到日军来袭的情报后,一点儿也不着急。第二大队进驻文柏村后,他就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地形。文柏村四周野生的刺竹很密,人无法从刺竹丛中进出,整个村庄只有一个栅门可以出入,这些天然的地理优势可以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第二大队刚一进驻,符志行就安排战士在村边挖壕沟,作好备战防御。因此,当他听说日军来袭时,只派四中队的一个小队把住栅门,在隐蔽的防御工事上架好机枪,等日军靠近栅门时再开枪射击,靠近一个打一个,靠近两个打一双,多人上来就用机枪扫射。为了减少伤亡,其他人员都进入村边工事休息,等待命令。

日军从上午十点多开始进攻,一直打到下午两点多,多次向栅门组织冲锋,都被防守的四中队打死、打伤好几个。因伤亡代价太高,日军不敢再向栅门冲锋,只好远远地开枪开炮。下午,日军又调来两架飞机,刚好刮起了大风,无法准确投弹,只能在上空盘旋几圈,用机枪远距离扫射,无法对第二大队形成很大的威胁。日军飞机飞走后,地面上的这股日军不得不抬着二三十具尸体离开文柏村。此战,第二大队有三名战士因被日军迫击炮弹片击中而牺牲。

第二大队在文柏村驻扎了四五天后便转移到立定村。立定村比较富裕,群众很拥护党的政策,支持部队的抗日,所以纷纷捐粮捐物。因此,部队在立定村的征粮工作比较顺利,战士们终于能吃饱饭了。

但是,日军的密探很快就探听到第二大队的行踪。没过几天,日军又来“围剿”第二大队。立定村的防御条件没有文柏村好,此战中,符志行以五中队为正面防御,阻击日军进攻;特务中队为后卫,保护五中队背后和两侧的安全;他自己带领四中队从村后山绕到敌军左侧进攻。

日军来得不多,只有四五十人,有三挺机关枪和两门小口径迫击炮。日军没有想到符志行早已布好半弧形防御阵地,严阵以待,拼命向五中队阵地开枪开炮,但一阵炮声过后,却听不到第二大队还击的机枪声,日军怕有诈,既不敢冲锋,也不敢前进。日军停止开炮后,符志行带领四中队以灌木林为掩护,弯腰接近敌军。距离日军四五十米时,符志行以手枪声为号,砰砰连放两枪后,四中队的机关枪、步枪同时打响。突如其来的袭击使日军乱了阵脚,顾不上反击立即向右侧逃窜。因地形对追击不利,符志行没有追击,只让司号员吹响冲锋号,日军以为中了第二大队的埋伏,跑得更快了。

 

迈格村战斗

1943年6月8日,太阳落山后,符志行带领四、五中队一百五十余人从立定村开拔,连夜奔袭兴贤乡的伪维持会和伪军。部队本打算在天亮以前赶到迈格村隐蔽,待第二天天黑以后再向兴贤乡进军。可是,由于下大雨和向导迷路,部队在泥泞的羊肠小道上行进,到达迈格村时已是凌晨五点多。此时天色微亮,这一天刚好是长坡的赶集日,路上已陆续有了行人,部队的行踪暴露了。进入迈格村后,炊事班马上做早饭,符志行和林荫森政委立即集合战士们进行战斗动员。紧接着,符志行带领小队长以上干部查看地形,并下令构筑工事。

上午八点左右,早饭刚出锅,迈格村的群众就跑来报告:日军已经从长坡开出来了。来不及吃早饭了,符志行命令战士们立即进入阵地。第一股闻讯赶来的日伪军,被第二大队打死、打伤了几个后,就退回去搬援兵了。不久,几辆汽车前后运来日伪军一千人左右。敌人把迈格村层层包围,还从海口派来两架飞机轮流轰炸。面对敌强我弱的局面,符志行采取重点防御、机动歼敌的打法,带领战士们迅速占领有利地势与敌人展开搏斗。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第二大队共打退日军二十多次猛烈进攻,最后秘密突围,日军消灭第二大队的计划落空了。这次战斗,第二大队共毙、伤日伪军两百多人,击毙日军分遣队队长谷川和松本八郎,再次打出了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的军威,符志行被授予“抗战特别奖章”。

在长达六年多的琼崖抗战中,符志行亲历的对日作战难计其数,他指挥和参加的战斗包括:孔教村战斗、麦契战斗、武侯桥截击战、奔袭光村、苏村战斗、蕃长截击战、白南岭伏击战、迈格村战斗、袭击南丰日军专卖局……从第一次打仗到第一次缴获机关枪,符志行经历了近百次战火的考验,最终成为一名战功赫赫、令日军闻风丧胆的抗日骁将。

(本文根据符志行回忆录整理)

 

创建时间:2021-04-01 14:08

近期热文

好书推荐